九久小说网

异地夫妻 第卅一章 疑点重重

九久小说网 2021-11-24 21:54 出处:网络 作者:差不多白胖子编辑:@春色满园
             第卅一章 疑点重重 作者:差不多白胖子(SKYLAOWW)
             第卅一章 疑点重重

作者:差不多白胖子(SKYLAOWW)
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同步首发于:第一会所
发表时间:2021/09/15

  两周不到的时间一下子便过去了,新项目比起之前的项目工作量骤然增加了
一倍,芷莹每天晚上都在办公室加班到接近十二点才回住的地方。

  作为行业翘楚的蔓蔓的设计院,也为了接下来即将要召开的规委会要上会的
几家公司的规划方案忙得焦头烂额。

  而辉哥也因为老婆从北京回来了,筹备清明祭祀的事情,也是忙得不可开交,
一直没有时间和机会再去找芷莹。

  一时间芷莹身边的世界如同按下了加速键一般,时间在飞快的轮转中度过了。

  一眨眼,愚人节伴随着各种恶作剧的搞笑段子,宣告着四月的到来。

  晚上八点的办公室,只剩下芷莹一个人在加班,手机铃声响起,是明枫打来
的电话,芷莹按下了通话和免提键,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活动着僵硬的肩颈。

  明枫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老婆,我明天下午开车来广州接你,你们休息
时间应该没什么变动吧?」

  前几天芷莹已经跟公司请了假,清明的三天要跟明枫一起回家里面祭祖,芷
莹伸展着脖子,发出一声呻吟:「嗯……没问题,我一会儿把项目的定位发给你,
你明天直接来项目上接我呗。」

  明枫关切地说:「是不是加班太累了啊?我预约了后天下午的按摩,到时候
咱俩一块去呗。」

  芷莹嘴角划起一道曼妙的弧线,甜美地回应着:「MUA,老公真好,知道
我最近加班都累坏了,新项目这个月底要开盘了,所以事情特别多。这三天假期
怎么安排啊?」

  明枫笑着说:「你这小懒猪,我当然知道你累咯。所以这三天没有安排什么
事情,后天睡个懒觉,然后中午回我妈家吃个饭,下午我们去按摩,晚上回你妈
那边吃饭。然后第二天上午去拜姥姥、姥爷和舅舅,下午去拜我太爷爷、太奶奶
和我奶奶,晚上和爷爷他们一块吃饭。然后第三天就睡个懒觉,起来吃完饭我们
就出发回广州,我在广州再住一晚然后再回潮州。」

  听完明枫的安排,芷莹笑着说:「老公安排好就行了,我听老公的,嘻嘻。
好了,我得接着忙了,不然今晚就不知道几点才能下班了。」

  明枫办公室敲门的声音响起,连忙跟芷莹说:「嗯啊,那老婆你先赶紧忙,
忙完早点回去休息,我去跟老赵和老郑他们开会去了。」

  两人互相吻别后,便挂断了电话,明枫连忙走到老郑的办公室中,推开门里
面已经是烟雾缭绕,还有老郑以及老赵并不算好看的脸色。

  明枫落座后,接过老赵递过来的烟,点着后,老郑也开口了:「赵总,我半
个月前就把这两个月佣金表递了过去给吴经理和林总了,吴经理那边回复说是她
也催了林总很多次,但林总那边一直在各种找藉口不愿意签名啊。」

  老赵掐灭了手中的烟头,说:「这个林总是想搞什么?明天蔡老闆估计会过
来,到时候直接递给蔡老闆吧。」

  老郑点了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今天打过电话给蔡公子,他说林
总那边不归他管,也是要我明天直接递给他爸。」

  老赵拍了一下明枫的大腿,问道:「你这边怎么想的这件事?」

  明枫看了看老赵和老郑两个人,说:「我的意见和你们俩一样,林总来了这
一个月老是在挑老郑的刺,明显是在挑事。现场有吴经理在,林总那边我看是想
在销售这边安插他自己的人进来。但我这边他暂时还插不了手,毕竟策划这一块
他那边没人,之前蔡公子安排过来的那个死女人已经被我逼走了。」

  老赵点了点头,明枫接着说:「但上个月的业绩并不算太理想,我估计林总
那边会以这个理由来为难老郑,明天赵总你这边还是得过来一下,一块和蔡总那
边说明清楚上个月业绩不理想的原因,主要是林总那边一直在卡我们的方案和营
销费用。」

  老郑也把烟头一掐,咬着牙说:「妈的那个姓林的,老是和我扯碧桂园怎么
怎么样,老子也特么是碧桂园出来的,在老子面前装个鸡巴。」

  明枫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口茶,说:「行了行了,老郑你也别骂骂咧咧的,
想办法解决问题才是重点,关键是现在你下面的人情况怎么样?」

  老郑歎了口气,说:「目前还能稳得住,但毕竟已经签了一部分的合同了,
如果佣金不儘快结算,我怕他们会有意见,不一定稳得住了。」

  明枫点了点头,对老赵说:「实在不行先从公司账上预支给他们先垫上,我
和老郑的佣金等回款了再发也不晚,赵总你觉得呢?」

  老赵也点头道:「嗯,我也準备这么做,所以老郑你这边要统计好佣金,这
个月和工资一块发下来给他们。」

  老郑应了一声,老赵接着说:「好了,佣金的事就先这样吧,后天就清明了,
你俩怎么安排?」

  明枫和老郑对视了一眼,说道:「我和老郑商量过了,我明天下午去广州接
我老婆回家,然后清明假期第二天回来,我回来之后再换老郑休假。」

  老赵站了起来,说道:「那就辛苦你俩了,我应该清明也在潮州这边,老郑
你有什么事随时打我电话。」

  明枫也站了起来,说:「我明天走之前会把接下来两个月的营销方案发到群
里面,到时候老郑你这边跟甲方对接了,有问题打电话给我。」

  老郑点点头,说:「那你俩先回去呗,我晚点再回。」

  三人道了别,明枫和老赵俩人便走出了营销中心,开上车回各自的宿舍了。

  想到明天要开差不多八九个小时的车,明枫也没心思再寻欢,回到宿舍后发
了微信给芷莹,早早地便洗漱躺上了床睡觉了。

  芷莹回到出租屋,收拾好明天要带回家的东西,洗漱完也快要十二点了,这
时候门铃响了起来,芷莹打开门,门外站着的正是小北。

  小北一进来便把门关上,然后迫不及待地把芷莹抱着转了个身,抵在门上,
吻上了芷莹的双唇,半晌才分开。

  微喘的芷莹娇嗔地拍打了一下小北的胸口,说:「要死啊你,一来就这么猴
急?」

  小北挠了挠头,憨憨地说:「这不是快两个星期没有见到你了么,好了,我
得走了,小言还在楼下车里等我。」

  芷莹愣了一下,眼神不自觉地流露出一丝失落,说:「哦哦,那赶紧牵芝麻
下去吧,我回来了再和你约时间送回来。」

  小北点了点头,轻吻了一下芷莹的额头,憨笑着说:「行,到时候我自己来
哈。」

  芷莹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等小北牵着芝麻出来,送走了小北之后,便回到
了床上。

  芷莹看了看手机上的日曆,上周刚来完月经,正好过两天要吃长效避孕药了,
便从床头柜拿出一片药片放进了药盒中,然后塞进包包的夹层里。

  百无聊赖地刷了刷短视频,芷莹便放下手机关上灯,睡了过去,梦里一个看
不清样子的男人,对她百般挑逗,最后在梦里交合了一宿。

  第二天早上醒来,芷莹发现自己内裤上一滩水渍乾涸后的痕迹,不由得想起
了昨晚的梦,满脸通红的换了内裤,然后穿上一条黑色宽吊带长裙,收腰的设计
以及后腰的镂空,再套上白色的大面积蕾丝镂空的西装外套,显得干练之中带着
点性感,化了个素颜妆后,便拿上因为要回家换上的大手提包,出门上班去了。

  回到营销中心,几个年轻的女销售都夸芷莹今天穿得好看,男销售则是不时
地看向芷莹,芷莹不由得心里一阵窃喜,然后便投入了工作中,準备今天能早点
忙完和明枫出发回家。

  中午饭过后,芷莹的手机响了起来,正是明枫打来的电话,芷莹赶紧接了起
来:「老公,你出发了没啊?」

  明枫笑着说:「刚刚上了高速,本来下午要开会的,我和老赵请了假,现在
就出发了,应该六点前可以到你那边,路上不堵。」

  芷莹一边回复着电脑微信上的工作消息,一边温柔地说:「嗯啊,不急,我
这边应该也可以準时六点下班,你慢慢开,我在营销中心等你。」

  明枫听到芷莹那边电脑键盘的声音,轻笑了一下,说:「你啊,吃完饭就赶
紧休息一下吧,下午再忙了,我先挂了哈。」

  芷莹应了一声好,便挂断了电话,回复完消息后便靠在凳子上闭上眼睛休息
了,而明枫也踩下油门,朝广州方向飞驰而去。

  下午五点半,明枫的车稳当地停在了芷莹项目的停车场,发了条微信告诉芷
莹自己已经到了之后,明枫摇下车窗点起了根烟。

  六点钟一到,芷莹準时地走出了营销中心,和她一起的还有同项目的几个女
销售,明枫赶紧下车走过去,顺手接过了芷莹手中的包包后,朝芷莹的同事们点
了点头。

  芷莹笑着对同事说:「我老公来接我了,先走了哈。」

  其中一个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的女销售羡慕地说:「莹姐真幸福了,老公长
得这么帅,又这么体贴。」

  芷莹笑着看了一眼明枫,说:「那肯定咯。」

  明枫也在一旁笑着说:「哪里哪里,这全是我家老婆调教得好。」

  互相道别后,明枫给芷莹打开副驾驶的门,芷莹坐上车后说:「帮我把我手
机拿给我吧。」

  明枫打开后排的门,把包包放在座位上,从里面翻找起手机来,无意间打开
了包包的夹层,看到了里面放着的药盒,疑惑地问芷莹:「老婆,你不舒服吗?
怎么会有药盒在包里的?」

  芷莹脸色一变,但又马上恢复了正常,说:「上星期来姨妈了么,痛得厉害
所以就备了止痛药在包包里。」

  明枫也没多想,又翻找了一下,把手机拿了出来,便关上了车门坐到驾驶位
上,把手机递给芷莹,然后说:「你啊,平常少喝凉的,多喝点热水,不然老是
痛经。」

  芷莹接过手机,亲了一下明枫的脸,说:「知道了。」

  明枫发动车子,随着踩下油门,夫妻俩异口同声地说了句:「走咯,我们回
家咯。」

  话音一落,两人相视而笑,芷莹接着说:「要不我们去花城汇先吃个饭吧,
吃完再出发,不然一会儿路上要是堵车就得饿死了。」

  明枫点了点头,说:「嗯啊,听你的,走,我们吃饭去。」

  两人来到花城汇,随便找了家饭店填饱肚子后,便开启了返程之路,刚上华
南快线便发现导航上已经是一路飘红,足足半个小时才往前挪了不到一百米。

  明枫看了一眼芷莹,无奈地说:「看来我们今晚是早不了了。」

  芷莹低头靠在了明枫的肩膀上,轻声说:「是啊,每次你过来总是匆匆忙忙
的,难得可以好好休息上三天。」

  明枫侧过头轻吻了一下芷莹的额头,歎了口气,说:「唉,我这边这个月底
开完最后一栋楼应该就差不多了,然后我就可以回家了,离你也近多了。」

  芷莹半合着眼睛,也跟着歎了一声,说道:「嗯啊,那下个月你过来广州就
可以不用开车了,直接坐高铁来就好了,也没有那么累。」

  明枫左手扶着方向盘,右手握着芷莹软若无骨的手,两人十指紧扣,试探性
地问道:「老婆,接下来我这边应该是国投的新项目了,应该会常驻在家里了,
你準备什么时候回家?」

  芷莹睁开微闭的双眼,低头凝视着两人紧握的手,犹豫了一下,说:「老公,
如果我想稳定在广州发展,你会过来吗?」

  明枫双眼直视着前方的车流,扶着方向盘的手紧了一下,反问道:「那你是
决定了在广州发展了是吗?」

  芷莹抬起头,看着明枫的侧脸,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半晌过后,明枫先开了口:「如果你决定好了要在广州发展,那我就过来吧。
但是,得等我帮老赵把国投的项目做完了。」

  听到明枫的前半句话,芷莹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但明枫的后半句话,让她
的微笑凝固了。

  芷莹鬆开了和明枫紧握的手,坐直了身子,靠在副驾驶的靠背上,有点激动
地说:「总是老赵老赵的,你们公司发的那点工资,你一个总监一个月才一万出
头,所谓的合伙人今年年初分红也就发了那么两三万块钱。你又说想要小孩,你
觉得这样够家里开销吗?你知道现在在广州找工作有多难吗?代理现在在广州已
经没有发展空间了,你又不听我劝转型去甲方,没有甲方经验你在广州怎么办?」

  车流稍微鬆动了一点,明枫一脚踩下油门,车子的引擎声轰鸣了起来,也带
着一丝怒意地说:「我和你说过,我不想进甲方,我不喜欢那种勾心斗角的环境,
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做事情而已。我来广州前,肯定会找好工作再下来,这不是还
有时间慢慢找吗?」

  芷莹转过头瞪了一眼明枫,已经有点抑制不住的声线越来越高:「慢慢找,
每次我说你都是这样,万一找不到呢?难道你就不来了吗?到时候又说接到新项
目了,我又一个人在广州吗?这大半年我一个人在这里,你知道我过得有多不开
心吗?想要你陪的时候你又不在,那我们和没结婚的时候有什么两样?我如果可
以一个人过不需要你了,那还结这个婚干嘛?」

  听到芷莹的喝斥,明枫的怒气也开始压抑不住了,一手拍在方向盘上,说:
「难道我就开心了吗?我说了做完国投这个项目就到广州来,你还在那不依不饶
的,你想怎么样你就直接说就是了。我也想陪你,问题是我不用赚钱吗?在老赵
这起码我是合伙人,有话语权,我也要考虑我自己的发展啊。」

  听着明枫越来越大的嗓门,芷莹眼里开始噙满了泪水,带着哭腔地骂道:「是
是是,你的发展最重要,我可有可无,你满意了吗?随便你爱来不来。」

  车流再一次停了下来,明枫转过头看着芷莹那已经划落泪水的脸庞,声音也
小了下来,不顾芷莹的反抗,一把把她搂进了怀里,轻抚着后背,温柔地说:「好
了好了,我们不吵了,你怎么会是可有可无呢?这样吧,我清明回去之后就和老
赵聊一下吧,如果我找到了合适的工作,我就跳槽去广州就是了,你也帮我留意
一下有没有合适的机会吧。」

  芷莹的反抗也停了下来,在明枫的怀里侧过头看见前方的车流又开始蠕动了
起来,轻轻推开明枫的胸口,冷冷地说:「开车吧,注意安全。」

  明枫轻踩油门,车子缓缓向前移动着,芷莹靠回座椅背上,气鼓鼓地刷着朋
友圈。

  一时间,车里安静了下来,只有音响里轻轻的歌声,还有偶尔响起的芷莹手
机的微信提示音。

  逐渐过了这一段拥堵的路段,车速也快了起来,芷莹冷声开口说:「我告诉
你,下次你要是再这么大声吼我,你就不用来广州了,我只是关心你的工作而已,
你就对我这么凶。」

  明枫点了点头,伸出右手握住了芷莹的手,连声说道:「好好好,我知道了,
我也是刚刚一下没控制住,我的错。」

  芷莹任由明枫握着自己的手,但声音也稍微放软了:「哼,别以为我这样就
能消气,我跟你说,这三天你就好好反省反省,别想着晚上又和你那帮兄弟出去
鬼混。」

  明枫见芷莹的情绪已经有点缓和,连忙讨饶道:「是是是,老婆大人,我不
出去了,喊他们到家里喝茶聊天总可以吧?」

  芷莹手机响了一下,她看了一眼屏幕,抽出明枫握着的手,边回消息边说:
「管你这么多,反正不许出去,我明天晚上约了我闺蜜出去喝东西,到时候不用
你送我了,我晚上去我闺蜜家住,后天早上你来接我去祭祖就行了。」

  明枫愣了一下,说:「还是我送你去吧,这样我放心一点。」

  此时芷莹的脸上有点发烫,但在车里昏暗的氛围灯下,明枫并没有察觉。

  芷莹犹豫了一下,说:「明晚再说吧,我告诉你,别以为我去我闺蜜那你就
可以出去玩,我随时发视频给你查岗,你要是不在家你就死定了。」

  明枫连忙应道:「是是是,遵命老婆大人,我明天晚上喊他们到家里来,保
证不出去。」

  车内紧张的气氛总算缓和了下来,夫妻俩又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芷莹
不时地回复着微信的消息。

  车速渐渐又慢了下来,导航上显示前方又是足足十公里的拥堵路段,明枫一
边放慢车速,一边向右侧变道,说:「老婆,前面又开始堵了,一会儿你要不要
去个厕所?前面有个休息区,不然我怕一会儿堵在半路就麻烦了。」

  芷莹看了眼前面的车流,点了点头,说:「嗯啊,一会儿还是去上一下厕所
吧。」

  跟着拥堵的车流进了休息区,足足转了差不多十分钟,才从人满为患的停车
场找到一个空位停了下来,两人一块下车朝厕所走去。

  芷莹把手机递了给明枫,说:「我怕一会儿上厕所掉了,你帮我装着吧。」

  明枫接过手机,进了男厕,好不容易排队上完厕所,出来的时候发现芷莹还
没出来,便站在厕所门口点了根烟,準备等上芷莹再一块上车。

  看着女厕门口乌泱的人群,足足过了十五分钟,芷莹还是没有出来,放在口
袋里的芷莹的手机连着振动了好几下。

  明枫掏出芷莹的手机,看到微信有十多条未读的消息,便解锁了屏幕点开微
信,除了几个微信群的消息外,还有芷莹的闺蜜给她发来的消息,然后还有一个
陌生的头像发来了一条消息,显示在界面上的内容是:「还没上完厕所呢?不会
是去做坏事了吧?」

  明枫有点奇怪这条消息的内容,正当要点进去看的时候,芷莹已经站在了他
的面前,说:「走吧老公,谁发消息给我啊?我们去买点喝的吧。」

  说完,芷莹顺势从明枫手上拿过了手机,然后转过身拉着明枫的手朝休息区
的便利店走去。

  背对着明枫的芷莹,一脸紧张的表情,但明枫并没有看到,只是心里有点疑
惑,到底是谁给芷莹发那样的消息。

  两人走进便利店,芷莹拿了一瓶咖啡和一瓶饮料,然后对明枫说:「老公去
结帐吧。」

  明枫接过饮料,站到了柜檯前排队等着结帐,芷莹在一旁拿着手机回复着消
息。

  结完账后,两人朝车子走过去,明枫开口问道:「老婆,刚刚我看你微信,
有个人发给你的消息有点奇怪,那个是谁啊?」

  此时芷莹脸上已经没有紧张的神情了,有点厌恶地说道:「一个讨厌的人,
一会儿回车里再跟你说。」

  回到车上,芷莹掏出手机,点开那个陌生的头像的聊天界面,递给明枫,说
道:「你看,这个是一个合作商的对接人,一个猥琐的大叔,总是发一些让人误
会的消息给我,噁心死了。关键是还是关係户,又不敢得罪他。」

  明枫看了一眼,消息都是诸如什么「等你回来,我下面给你吃啊」、「你要
是没空就改日吧」、「你这么性感,肯定很多男朋友吧」之类的擦边球一般的调
戏的话语。

  而最近的聊天对话则是在问芷莹回到家了没有,芷莹回复他在休息区上洗手
间,然后就是刚刚明枫看到的那句话了。

  明枫看完后还是觉得有点奇怪,问道:「怎么我看他发的消息 都没有说工
作上的事,净是发些调戏你的内容额,这人也太噁心了吧?」

  芷莹心里咯噔了一下,连忙说:「你也觉得噁心是吧?工作的东西是我下面
的人跟他在对接,他就老是说要请我吃饭啊什么的,讨厌死了。你看你不在我身
边,我连个帮我挡着的人都没有,哼哼。」

  明枫一边在聊天框里输入着,一边说:「你啊,下次要再这样你就跟领导反
映一下么,这已经属�职场性骚扰了,完全可以告他额。」

  明枫把手机递回给芷莹,气愤地说道:「好了,我帮你怼了回去了,下回再
骚扰你,等我去了广州收拾他,敢欺负我老婆,不要命了。」

  芷莹看了一眼手机,明枫回过去了一条消息:「我是她的老公,你下次要再
发这些消息过来,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芷莹亲了一口明枫的脸,笑着说:「好了好了,不气了哈,其实也没事,我
不搭理他就是了,不然搞不好这关係户又得投诉我。」

  明枫发动车子,跟随着车流回到了高速上,又开始了走走停停的堵车之路。

  一路上,芷莹时不时回复着消息,然后两人聊着天,本来两个多小时的路程,
硬是开成了八个小时,本来十点左右就可以到家的,结果车子驶进家里停车场的
时候,已经是淩晨的三点钟了。

  回到家里,床铺已经被明枫老妈换好了,明枫让芷莹赶紧先去洗漱。

  当芷莹走进浴室中的时候,明枫忍不住又把芷莹的手机拿过来,解锁后点进
了微信的聊天界面,先是点开了芷莹和她闺蜜的聊天纪录翻看了一下,正如芷莹
所说的一般,两人约定好明晚见面然后在她闺蜜家里过夜。

  明枫又点进去了那个陌生头像的聊天界面中,自己发了那条消息之后,两人
再没有聊天纪录了,点进陌生头像的朋友圈翻了一下,对方是只显示最近一个月
的朋友圈,而且发的大多是一些农场养殖的照片,还有一些黄段子的小视频,但
怎么看都不像是广州的合作商。

  正当明枫还想接着翻看的时候,听到浴室中的水声停下来了,连忙退出界面,
把芷莹的手机放回了原位。

  芷莹从浴室中出来之后,明枫也赶紧洗漱完,躺到了床上,搂着芷莹,两人
吻到了一起。

  怀抱着许久未同房的美娇娘,明枫一边吻着一边上下其手,芷莹轻拍了一下
明枫的手,娇羞地说:「别这么急么,开这么久的车,你也累了,明天早上再爱
爱么,休息三天,你还怕没机会吗?」

  明枫一边把芷莹的睡衣推到胸上,一边把玩着芷莹的双乳,在芷莹耳边轻声
地说:「都多久没干你了,我都硬得不行了。」

  芷莹推开明枫的手,把身子埋进了被窝里,握住了明枫坚硬的肉棒,一口含
进了口中,吞吐了几下,然后吐出肉棒,躺回到明枫身边,一手轻轻套弄着肉棒,
在明枫耳边轻声说:「乖,老公,明天早上再爱爱么,我们早点睡吧。」

  明枫无奈地长歎一声,亲了一下芷莹的额头,搂着她说:「好吧好吧,明天
早上看我不干死你。」

  两人相拥着但还未入睡,明枫心里还在想着那条奇怪的消息,芷莹则是心里
一阵紧张。

  明枫还是没能忍住疑惑,轻声开口道:「老婆,你睡了没?」

  芷莹摇了摇头,说:「还没,怎么了?」

  明枫试探性地问道:「那个合作商是什么关係户来的?我感觉这说话就像个
大老粗一样。」

  芷莹双腿夹紧,从明枫怀里抬起头看着他,说:「一个印刷厂的老闆,听说
还搞了些农场什么之类的吧,只知道是集团管理层的关係户,见过几次,就跟个
土财主一样,髒话满天飞。」

  明枫总感觉哪里说不上的不对劲,但芷莹的话又和那个陌生头像的朋友圈对
上了,并没有什么问题。

  芷莹沉默了一下,说:「老公,你是不是吃醋了?」

  明枫听见芷莹的问话,心里想道,对啊,这结婚这么多年,芷莹身边从来没
有出现过别的男人,难道是我多想了?

  明枫紧了紧搂住芷莹的双臂,装出一副恶狠狠的口气说道:「哼哼,能不吃
醋吗?我老婆这么漂亮,看来我得赶紧去广州才行,不然都不知道你身边该有多
少色狼惦记着了。」

  芷莹听见明枫的话,心里松了一口气,往明枫怀里钻了钻,说道:「你才知
道你老婆受欢迎啊?哼哼,所以我说,你千万别让我发现你出轨,不然我就找别
的男人去。」

  明枫无奈地说道:「你看你,又来了,放心好了,我才不会。」

  芷莹得意地笑着,说:「嘿嘿,知道怕了吧?我才不会像你这样,你以为谁
都能追到你老婆我的啊?」

  明枫连忙讨好地说道:「是是是,就我最幸运了。」

  芷莹没好气地回了一句:「知道就好,赶紧睡觉,困死了。」

  两人再一次相拥而眠,没多久,明枫便翻了个身背对着芷莹打起了呼噜,芷
莹也翻了个身,和明枫互相背对着对方,拿起了放在枕头下的手机。

  手机屏幕亮了起来,芷莹微微侧过头用余光扫了一眼明枫仍然是背对着自己,
飞快地点开了那个陌生的微信头像,发了一条消息:「我回到了。」

  手机微微一震,对方的回复传了过来:「早点睡,养足精神,不然明晚我怕
你受不了。」

  手机再次一震,对方发过来了一张图片,芷莹回头看了一眼明枫还是背对着
自己,便放大了图片,赫然是一根又粗又大,微微上翘的肉棒,肉棒上盘根错节
的青筋贲起,深褐色的皮肤泛着亮光。

  芷莹一手回复着消息,另一只手不由自主地伸进了睡裤内,隔着内裤轻轻揉
起了小穴,黑暗中内裤逐渐变深的颜色,是被淫水濡湿的痕迹。

  芷莹的消息回了过去:「怎么感觉又大了?」

  对方的回复依然飞快:「想到明晚可以操你一晚上,就硬得不行了。」

  芷莹发了个害羞的表情过去,回复道:「不和你说了,睡了。」

  对方回复了一句:「赶紧睡吧,晚安。」

  芷莹感觉到身后有动静,连忙放下手机,明枫换成了平躺的姿势,但呼噜声
仍是连绵不断,芷莹又拿起手机,把刚刚的对话和图片全部删除,再一次锁屏把
手机放回了枕头下。

  芷莹再次转过身,靠在明枫身边,缓缓睡去。
===================================
  删除的聊天纪录一:

  「小骚货,是不是今晚回来?」

  「刚吃完饭出发,怎么了?」

  「诶哟,敢回我消息?不怕你老公发现啊?」

  「他在开车。」

  「回来休息几天?有什么安排?」

  「休息三天,大后天回广州,怎么了?」

  「这不是快两个月没见你了么,想你了呗。」

  「少来,你不是很多情人吗?想我什么?」

  「想你的大奶子和小骚逼啊,想操你啊,你有没有想我的大鸡巴啊?」

  「切,才没有。」

  「看来在广州有不少鸡巴喂饱你么。」

  「要你管?」

  「要不要找一晚出来玩啊?」

  「玩什么?和你有啥好玩的?」

  「当然有啦,比如操你一晚上?」

  「我有我老公就行了,不需要你。」

  「在你老公面前,你有这么放蕩吗?」

  「要你管?」

  「偷情才刺激的嘛,和老公有啥好玩的?」

  「出不来。」

  「你可以的,出来大鸡巴保证让你爽一晚上。」

  「再说吧,我进休息区上厕所了,手机给我老公了。」
===================================
  删除的聊天纪录二:

  「你要死啊?差点被我老公发现了。」

  「我哪知道你上厕所上这么久啊?能回我消息就是没事啦。」

  「这几天我不找你,你就别发消息过来了。」

  「意思是这几天要出来找我玩是吧?」

  「你想多了,我怕我老公发现。」

  「来嘛,保证你有惊喜。」

  「啥惊喜?没兴趣。」

  「有性趣就行了,你想想上次被我操得多爽。」

  「再说吧,大后天就要回广州了,出发前肯定不可能在外面过夜的。」

  「那就明晚呗。我们找个环境好点的地方。」

  「再说吧,不和你聊了,一会儿我老公又要怀疑了。」

  「回到了告诉我。」

  「好,别发消息过来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