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诸天最强青楼系统 第6,7章

九久小说网 2021-11-24 21:54 出处:网络 作者:hfs101编辑:@春色满园
作者: hfs101 欢迎大家留言对后续剧情提出建议。 第六章 嘀
作者: hfs101
欢迎大家留言对后续剧情提出建议。



第六章

两名女主破处调教达成 奖励100青楼币
宿主破处一名女主达成 奖励200青楼币
奖励发放中
系统商城已解锁
请宿主再接再厉,继续攻略这个世界。

我刚一走出房间就收到了系统的消息,看来是新的系统又开放了。
我打开系统商城看了看,裏面的商品还蛮多的,不过我能买得起的不多,挑了半天我最终选择了一套对实力提升有帮助的功法,售价刚好300青楼币,确定后我就选择了购买,随后功法就出现在了我的脑海裏。
玄天极道功,可以增强认我为主的女人的实力两个层次,同时加强她们对我的服从程度。比如此刻对洛玉衡使用的话,她原本二品的实力将会直达超品。
「玉奴,昨晚的你让我很满意,所以我决定给你一些赏赐。」我对着身后走出房间的洛玉衡说道。
「赏赐?谢主人!」虽然不知道是啥,但是洛玉衡还是很开心。我也就直接释放了玄天极道功,洛玉衡便沐浴在了一阵白光之中,一会后白光消失,洛玉衡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身体。
「主人...我这是?」洛玉衡隐约感受到了自己实力的增强,但是有点不敢相信。
「没错,你现在是超品了。」我点了点头。
「这..我...那个...谢谢主人...」洛玉衡有点不知道说什麽,最后只憋出了一句谢谢。
「嗯,去把临安带过来吧。」我说完便走了出去,去找李大吩咐今天的事情。
...
「老爷,今天小的要怎麽做?还..还是肏公主吗?」李大早就激动的在房间裏踱步,看见我进门连忙走上了问道。
「是,不过今天和昨天不太一样,你可有其他认识的乞丐或者什麽人吗?」
「有,有!我有个以前的同事现在在城防队当差,现在是个小队长!」
「那你去带他过来,顺便让他把手下的卫兵也带上。」
「是,老爷。」李大掬了个躬后就跑出去了,看得出来他也是迫不及待了。
然后我回到了许七安所在的静室,这个注定的绿帽男还在平稳的躺着,胸口随着呼吸缓缓起伏,我看了他一眼,然后把他从棺材裏搬了出来放在了地上,然后又把一个之前订做的木桩炮架放在了许七安边上,这样正好可以让不是很高的临安趴在木桩裏固定好后可以踩在许七安身上,方便后面的男人办事。
我给我的恶趣味点了个赞。
一会后国师带着临安回来了,临安穿着一件红色的长裙,走进静室后便在国师的吩咐下脱了下来,裏面居然是什麽都没有穿,看来临安也已经做好了心裏準备了。
「公主殿下,请来这裏。」国师在我的授意下开口道。
「嗯...狗奴才..怎麽...在地上?」临安走到了炮架边上,看见许七安在地上躺着,不由开口问道。
「唔...这是为了让许七安苏醒而要使用的人宗秘法。」万能理由。
临安点了点头,然后又看了一眼许七安,然后看了看木桩,好看的桃花眸在二者间来回闪烁,最后一闭眼,踩在了许七安的身上,上半身俯下趴在了炮架上,然后洛玉衡把炮架的另一半装上固定好,从身后看便只能看见一个美妙的下半身,正裸露着刚刚开苞的粉嫩小穴,随着临安自己调整姿势的时候微微张合。
一会后李大带着卫兵们走进了国师府。
我想了想,为了不吓着很可能认识临安的城防军们,就找了块面纱给临安戴上遮住了她的面容,只有那一对水汪汪的眼睛露在外面,不安的看着打开的门口。
「国师大人,我回来了。」李大让卫兵们在外等待,然后自己走了进来,看见了戴着面纱的临安楞了一下,随即明白了我的用意。
「嗯,让他们进来吧,暂时不要透露公主殿下的身份。」国师点了点头。
...
王二是城防军小队长,李大当年没被革职的时候是他的老大哥一样的人,在李大遭了难后便是经常给他带酒带肉,这次正在岗哨裏和手下的卫兵喝酒吹牛的时候被李大给叫了出来,然后带到了国师府,王二也不知道是啥情况。
「李大,你带我们来灵宝观干啥?」王二看见李大走了出来,就问他。
「好事,跟我进来吧。」李大说完又走了进去。
王二和手下卫兵互相看了看,想着反正这也是在国师的灵宝观,不可能出事,就走了进去。
进门只看见一个裸体的女人正被关在炮架裏,因为有面纱所以看不见面庞,只看得见一对大大的桃花眸正看着自己,身体微微的在颤抖,连带着自然垂下的奶子也在轻轻的颤动,地上也还有一个人,仔细一看,居然是许七安许铜锣!自己是城防军自然是见过他的,只是这是在干什麽?
「李大,这是?」王二不解的问道。
「好事,国师大人要出手救许铜锣,这是必须的步骤,国师信任我所以交给我来办,这个是公..公共厕所一样的女人,随便干!」李大向昔日好友吹牛差点说漏嘴,幸好即使反应过来圆了过去,然后李大看了一眼临安,临安正在因为自己说她是公共厕所怒视自己。
李大见状挑了挑眉,直接走到了临安的身后,脱下裤子拿出早就硬了的鸡巴对準了临安的小穴口。
「是不是啊..公...共厕所?」李大握着自己的肉棒不断地摩擦着临安的阴蒂,粗糙的龟头给临安带去一丝丝让她想要发狂的快感。
临安咬着牙不说话,昨天后来说去那些话也只是被肏昏了头才说出来的。
我见状拍了拍洛玉衡的屁股,示意她该使用人宗的欲法了,洛玉衡心领神会的掐了个诀。随即临安便感觉浑身发热,小穴的空虚感愈发难忍,随着李大的作弄越来越强烈,无尽的欲望涌上了临安的脑海。
只是公主的骄傲让临安不愿意说自己是公共厕所想要什麽的,只能屁股努力的往后顶,企图用自己的小穴把李大的肉棒抓进来,随着临安的动作,脚下的许七安被踩得一晃一晃的。
我看着这场景,现在是李大双脚踩在许七安脑袋两边,正一手握着临安的腰,另一只手抓着自己的鸡巴一边躲着临安往后顶的屁股一边用龟头摩擦着她。
另一边的王二等人此时也缓过了神来,看见国师在一边也不敢立刻就脱衣服,只是看着李大捉弄着这蒙着面露出了一对桃花眼,纤细的杨柳腰固定在了炮架上,双手正努力的抓着炮架将自己的身体往后送的美人。
「你们也做你们想做的吧,不得伤了她。」国师淡淡道,然后闭目开始冥想。
王二等人还是只是面面相觑,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上。
「公...共厕所?」李大又说了一遍「还是说,想让我叫您公主殿下?」然后李大凑到了临安的耳边小声说道。
「不..不要...」临安咬牙。
「那公主殿下就是公共厕所咯?」李大小声说。
「不..不是!!」
「原来如此,大伙快来啊,公主...」李大佯做高声喊道。
「不...不要,我...我...我是公共厕所!」临安最终还是不愿身份暴露,为了自己的尊严而抛弃了尊严,大声的喊了出来。
「那公共厕所小婊婊要不要我插进去啊?」
「要...」
「要什麽?」
「要你插进去...」
「插进哪?」
「插进我这个公共厕所的身体裏,肏我的小穴!用力肏我!」人宗的欲法和李大的摩擦还有言语不断的刺激着临安,终于还是摧毁了她的理智,喊了出来。
李大哈哈一笑,插进了湿润的小穴裏,一边感受着紧致的温热,一边深深的插进了临安的身体裏,龟头一路顶开了阴道到达了子宫口,然后狠狠的顶开了大奉公主的子宫,插了进去,然后开始了九浅一深的抽插。随着李大的抽插,临安的淫液也从交合处飞溅出来,落在了许七安的脸上,他开始逐渐复苏了。
王二等人看着二人的调情,肉棒逐渐坚硬,在美人喊出那淫靡的话语时,终于是欲望战胜了未知的恐惧,脱下了身上的甲胄就围在了临安的身边。
王二是最先上去的,一不小心还踩到了许七安的手,心裏暗道一句许铜锣抱歉,然后试图去掀起面前女子的面纱,想看看她长啥样,但是刚準备动手就感到一股气机锁定了自己,是国师,于是便放下了这个想法,走到了另一边,抓起了临安柔弱无骨的小手握住了自己的肉棒,自己撸了两下后已经失了理智的临安便开始乖乖的撸了起来。另一只手被另一个士兵抢到了,其他士兵只能把肉棒塞进了临安的腋下开始了抽插,还有一个干脆是走到了前面,把肉棒塞进了临安柔顺的长发裏,一边嗅着发丝上那从未闻过的好闻香气一边用发丝当飞机杯撸了起来。
不多时,一个个许久未碰过女人的新兵率先射了出来,白浊的精液射在了临安的腰上,然后粘稠的液体随着腰肢顺滑的曲线流下,汇聚在小腹上,然后滴落在了许七安的身上。然后其他的卫兵也忍不住了,一个接一个的射了出来,精液逐渐的覆盖了临安的身体,手臂上,背上,乃至于头上,本就雪白的皮肤被腥臭的淡黄色精液给衬托的更加洁白。
在临安小穴裏肏了有一阵子的李大也忍不住了,用力一顶,马眼抵住了子宫口,然后大量滚烫的精液就那麽沖进来公主的子宫裏,说不定大奉的郡王就要这麽怀上了。
然后李大满足的抽出了鸡巴,退了两步,身边王二则是率先迫不及待的补了上去,瞄準了等待已久的肉穴插了进去,开始享受这温润的紧致。
临安此时已经无法思考了,只有身后的一次次撞击给她带来无止境的快感,大脑酥酥麻麻,好看的桃花眸此时已经被欲火覆盖,双脚有些无力支撑,若不是有炮架支撑着上半身,此刻估计已经是趴在了许七安的身上。甚至临安都没有注意到脚下的许七安已经逐渐的有了些许动静。
我旁观着这淫靡的肉宴,看了一眼身边闭着眼的洛玉衡,仔细看去却发现她的眼角有些微颤,我了然,伸出手摸了摸她不着寸缕的下身,果不其然已经洪水泛滥了。
「玉奴也想要?」
「...是...主人。」
「想要就去啊,他们肯定不会介意肏国师一次的。」我调侃道。                 
「玉奴...只要主人的...」洛玉衡眼神逐渐迷离的看着我,然后施下了屏障,外面的几人无法看见裏面,然后跪在了我的身前,脱下我的裤子取出我的肉棒轻轻的舔弄了起来。
我笑了一声,然后示意洛玉衡转过身去,然后插进了洛玉衡的小穴,于是房中便是一群粗犷的男人围着一个娇弱的甚至需要踩在情郎身上才能站立以方便身后不认识的男人肏弄的场景,边上有一个气质清冷的女子正在被一个矮她许多的男孩抽插着,两边声音交相呼应,绘製出了一副淫乱的画卷。
过了一段时间后,王二早已在临安的小穴内射过两次,其他卫兵也起码射了一次,甚至有一个卫兵直接破了临安菊穴的处,初次的疼痛感让临安差点喊出要侍卫宰了这个以下犯上的小人,不过最后出口的还是变成了动人的呻吟。要不是炮架的限製,这些男人估计早就让临安感受了什麽叫双穴同入。
临安此时满身都是精液,就连那往日悉心呵护的青丝也被染成了白雪,一缕一缕的黏在了脖子上脸上,小腹已经被精液内射的像是四月怀胎一般涨起,若是之后不做处理几乎是百分白会为大奉生下一个郡主或是郡王了。
临安脚下的许七安气息愈发强烈。
在洛玉衡第二次让我射精后,我连忙表示许七安要醒了,让洛玉衡赶快去处理,然后连忙穿上裤子,心裏寻思着之后得去弄点补肾的药喝喝。
在李大又一次在临安体内射精后,临安又一次的高潮了,肉棒抽出后精液失去了阻碍,精液便随着高潮的抽搐不断涌出,全都流下滴在了许七安的身上甚至是脸上。
于是许七安苏醒了。

第七章
许七安睁开了双眼,感觉自己脸上黏糊糊的,伸手一抹去,才发觉此物很眼熟。
定睛一看,发现自己身上踩着一双小脚,而身边还有许多大脚,仰起脑袋一看,才发现自己居然被一个女子踩在身上,方便周围的男人肏弄。许七安连忙一个翻滚滚开,然后发觉自己滚到了一双美腿的边上,又一看,居然看见了一个正在缓缓流出精液的无毛美穴,恰巧又是一滴精液滴落,许七安连忙一个鲤鱼打挺起身躲过,这才发现面前的人是国师。
「国..国师?这是什麽情况?」许七安回过头,身后的女子由于没有了自己可以踩,正被一个男人双手拉开了双腿成了接近一字马的样子沖刺着。
「你醒了就好,这是人宗秘法,为了救你所做的祭典,你既然醒了就随我来吧。」说罢便领着许七安往外走。
路过女子身边时,许七安看了一眼,女子带着面纱看不见容貌,只是眼睛略微有些眼熟。
「这是谁?」许七安问道。
一边正在边上休息的李大听见了许七安的问题,一巴掌拍在了临安的屁股上「告诉许铜锣,你是谁?」
    「我是公共厕所!我是一个求男人鸡巴肏的婊子!」临安此时已经是几乎神誌不清了,甚至都没有意识到问话的是许七安。
「...」许七安楞了一下,然后转身就準备离开房间。
我突然有了些许想法,隐身走过去拉下了临安的面纱,然后施了个小小的醒神术,让临安恢复了清明。
临安终于找回了自己,然后发觉自己的面纱掉了,往地上看去,却不见了许七安的蹤影,这才发现前面马上就要离去的人是许七安。
「狗...」临安欣喜之下刚準备开口,就被边上发现临安的面纱的不见的男人走上前来,用肉棒堵住了公主的口。
许七安隐约间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回头看去只看见一个男人的屁股,看上去是正在让身前的女子口交,身边的国师也在催促,便不再逗留随即离去。
  「欸,你们看这个婊子的脸是不是有些眼熟?」男人在临安的嘴裏射出来后仔细看了一眼,发现似乎是有些眼熟。
「是吗,我看看....啊!!」王二走过来看了一下,然后惊吓下叫出了声。
「怎麽了老大?」其他士兵不解。
「公...公主殿下!小...小的万死!」王二立马跪在了临安身前磕起了头。
「什..什麽?公主?」其他卫兵也过来看了一下,然后就在王二的身边跪成了一排。只有李大还站着,甚至还伸出手又抓了几下临安的胸。
「你..你们该死...但是看在你们帮我救了狗奴才的份上..就免你们死罪..吧...」临安刚刚还沈浸在许七安复活的喜悦中,然后才想起自己此时的处境,开口说道。
「多..多谢公主殿下!!」王二几人还是不敢仰起头来。
李大见状,又是一个巴掌拍在了临安的屁股上,临安侧过脸怒视,只是脸上的精液和红晕让这怒视更像是在邀请。
「那公主大人,我们为了救你的情郎废了这麽大劲,是不是该有些赏赐?」李大说道。
地上的王二等人也被这一巴掌给打掉了大半的恐惧,再次看向了临安,看见了自己刚才留下的痕迹。
「什..什麽奖励?」临安不解。
「那自然是这样了!」李大又是一巴掌拍在临安屁股上,然后走到身后又一次插进了临安的菊穴裏。
「啊!你个该死的东西!我一定要叫父皇斩了你!啊!轻一点!啊!」虽然临安在放狠话,但是婉转的呻吟让这更像是床第间的调情,临安似乎是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便不再说话,只是等国师回来救她。
「来吧,还怕啥?反正做都做了,不如做个痛快?」李大对其他人说,其他人想想也是,便再度围了上来,临安见状闭上了双眼。
就当是做梦了,狗奴才已经回来了,够了。不过其实还蛮舒服的...呸呸呸。
...
「国师大人,刚才那些...」许七安随着国师到了外面的院子后坐下,然后问道。
「你伤的很重,魂魄离体,但是我发现你的身体还有生机,就用道门秘法助你复苏。」
「这样...多谢国师出手。」
「不用谢我,你要谢谢他。」国师指了指在他们后面离开静室的我。
「啊,多谢这位...额...小道长?」许七安对我拱手道。
「不客气,许铜锣,在下久仰大名!叫我青坊道人即可。」
「多谢青坊道人相助!宁宴感激不尽!只是裏边那位女子是?」
「哦,她是我从一妓院找来的婊子,说起来本来还是个处,许铜锣要是想感谢她之后就多去她那关顾就是,街上马上新开的那家青楼就是了。」
「在下正人君子,青楼这等汙秽之地是从来不去的!」许七安在国师面前想做正气之人。
我笑了一声,走到了洛玉衡身边,拉开了她的衣服,圆润饱满的酥胸便暴露在了空气中。
许七安咽了一口口水。
「许铜锣,大家都是红尘中人,好美人也没啥大不了的,就是这洛玉衡,许铜锣要是想,便让她陪你几晚又何妨?」
「道长说笑...真的?」许七安小声。
「自然是真的,今晚就行,许铜锣在家裏等着就是,哈哈哈哈哈哈。」说罢我便离去了。洛玉衡穿好了衣服,然后带着许七安出了灵宝观,许七安再道一声谢后便急忙回家了。
  随后洛玉衡便回到了静室裏,男人们依旧没有满足,还在围着临安肆意发泄。
「主人,我真的要?」
「你不愿意吗?那许七安可是现在京城的大名人,身上的气运对你也有大好处。」
「但是...他的身体...」
「身体怎麽了?」
「也许是复苏中出了问题,他的下面现在似乎是有些问题。」
「啊?」我愕然,这可是我没想到的。不过许七安这问题应该是绿帽改造卡带来的毛病。
「那他是完全不能用还是啥?」
「这还不知道。」
「那你今晚去看看什麽情况吧。对了,你回头去宫裏走一趟,和元景说说,临安要待在你这裏修行,暂时不回去了,顺便把他那裏好看的几个妃子皇后给也带过来吧,青楼该开了,得有头牌啊。」
「是..只是元景不会愿意吧...」
「你别忘了你现在是世间唯一的超品。」
「明白了。」
「走吧,随我去趟街上。」我又看了一眼临安,她已经再一次的失去了意识,只会迎合着身后的男人发出无意识的呻吟,看来今天就能让她完全调教好了。
我带着洛玉衡来到了人流最大的皇宫前的街上,挑了个好位置,这裏原本是一个酒楼,让洛玉衡去和老板进行了一下友好的谈判后,这酒楼便归我了。
是时候在这个世界开启青楼,完成系统的任务了。
.
.

检测到宿主获得了可开设青楼的建筑地段,请问是否要开设青楼?
是。
系统改造建设中
初期设施开启
建设完成,请宿主尽快安置妓女开始营业。
系统升级
目前为一级青楼系统。

  眼前一阵白光闪过,面前原本的酒楼已经变了样,一楼是一个大厅,中间有一个台子,周围是饭桌,青楼标配的让妓子们展示才艺的地方。周围有一些只有窗帘阻隔的小间,方便男女看对眼了进去来上一炮。
二楼是雅座,才子佳人相会,吟诗作赋,轻至深处褪去衣衫来一次灵魂的交流。
三楼是房间,只有一张大床和桌子,系统裏还有一些灰暗的特色房间没有解锁,看来是之后可能会解锁的。
酒楼后边和边上原本的空地也有了新的建筑,一栋是一个个隔间裏面只有木板床的建筑,看上去是给没什麽钱但是也想嫖的平民用的,不过我这青楼,妓女的质量肯定低不了,平民也得有福了。
另一栋是主人的小院,看来是系统给我住的,不过我并不打算住在这裏,回头安排李大住过来就好,我还是住在灵宝观比较舒服。
青楼的地下还有一间调教屋,木桩三角马吊架一应俱全,之后把那些妃子带过来之后肯定是用得上的。
青楼还需要小厮,李大肯定是一个,可以回去其他那些人愿不愿意。
「玉奴,在二楼挑个你喜欢的房间吧,以后你也要在这裏接客。」我对着洛玉衡说道。
「...是」洛玉衡走到二楼,找了比较靠裏面的一个,在门口的铭牌上刻下了玉字。
「好了,回去吧,再不回去我怕临安要被他们那些人给肏死了。」
果不其然,我们回去的时候临安已经被肏昏过去了,原本粉嫩的小穴都已经红肿,挥退了那群男人后,让国师给她敷上了秘製的药物,身体上的伤痕全部恢复如初。
看着静静躺在床上眼角含笑的临安,大概能猜到她此时梦见了什麽的我给她盖上了被子,回了自己的房间。
洛玉衡遵循着我的吩咐,来到了许府。
「许七安,睡了吗。」
「没!」许七安连忙从床上爬起来,开门让洛玉衡进来。
「国师大人...你?」
「这是我主人的吩咐,你不要多想。」
「主人?国师你...」
「不要多嘴,脱衣服吧。」洛玉衡在外人面前还是那个冷酷的人宗道首。
「是是是!」许七安连忙脱下了衣服,然后看着洛玉衡,她也缓缓的脱下了衣服,道袍下空空如也。
「开始吧。」洛玉衡淡淡道。
「国师恕罪!」许七安把洛玉衡抱到了床上,然后发现自己居然硬不起来。
「怎麽了?还不开始吗?」
「国师稍等,出了点小问题!」许七安急忙撸了撸自己的肉棒,好不容易才微微硬了起来,然后赶忙爬上了床,对準了洛玉衡的美穴就準备插进去,结果刚刚没入半个龟头,就随着一阵颤抖射了出来。
「你结束了吗。」洛玉衡见状不由得嗤笑了一声,然后又连忙正色道。
「没,没!意外!意外!」许七安红了脸,连忙再次刺激起自己的小兄弟,但是不管怎麽努力就是硬不起来。
「算了,我走了,你自己慢慢努力吧。」洛玉衡摇了摇头,穿上了衣服便飘然离去。
许七安在洛玉衡走后还是不信邪,几次尝试失败后,只能以这是国师自己太过于紧张来安慰自己。
洛玉衡离开许府后,虽然许七安刚才没能插进来,但是还有有些精液留了下来,用手擦了擦这稀淡如水的精液,洛玉衡感觉下体有些瘙痒,有点想回来找我,但是想起我说的今晚不要再去我那裏了,便只好放弃这个想法。
朱广孝和宋廷风走在街上巡逻,就在今天出发前得知了自己的好兄弟许七安没死,便想着巡逻路过许府的时候去看看他,但是还没有走到许府,就被拦住了。
拦路的是一个女子,身穿薄纱製成的衣物,地下嫣红的两点隐约可见,薄纱只盖住了下身最隐秘的部位,若隐若现,两条修长的美腿就那麽光着脚踩在地上,面容也被面纱遮住,正向着二人走来。
「姑娘..有什麽事吗?」宋廷风咽了口口水问道,但是随后便感觉到自己动不了了。
女子自然是洛玉衡,她实在是欲求不满,便从街边不知谁家取来了这件衣服,然后找到了街上的两名武者,身强体壮的武者。
洛玉衡一言不发的把两人按倒在地上,脱下了裤子,两人的肉棒被洛玉衡舔了几下后边硬了起来,然后洛玉衡便坐了上去,一插到底,开始了夜晚的欢愉。
第二天早,半宿未眠的许七安走出了大门,发现门口不远处躺着两个人,走过去一看居然是自己的好兄弟宋廷风和朱广孝,两人衣衫不整的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欸欸欸,起床了,你俩躺我家门口干什麽?」
「唔?啊?宁宴!你真的还活着,太好了!」宋廷风先醒了过来。
「是啊,我还活着...」
「玉..玉...」一边的朱广孝还在说着梦话。
「什麽玉?」许七安不解。
「啊,没事,老朱大概是睡糊涂了吧,哈哈哈哈。」宋廷风并不打算把昨晚那个自称是玉的女子说出来。
「是吗...」于是两人便带着还在睡着的朱广孝回了打更人的衙门。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