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汗臭老母猪丽芬的黑人村生活

九久小说网 2021-11-24 21:54 出处:网络 作者:indainoyakou编辑:@春色满园
           汗臭老母猪丽芬的黑人村生活   作者:indainoyakou   2021/9/23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汗臭老母猪丽芬的黑人村生活


  作者:indainoyakou
  2021/9/23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本文为sorryxh委託的赠文,经同意公开。


  ※本篇为《沦为黑人性奴隶的美母丽芬》的后日谈。


  游丽芬,四十六岁,单身,生有四子(育儿放弃);身高一点六五米,体重
六十六公斤,K罩杯。过去曾是知名高中美熟女教师的她,某次酒醉被黑人强暴
后就堕落成无节操的媚黑熟女,即使搞到家庭破碎、社会性死亡,仍自愿成为黑
人的性奴隶。和黑人同居的两年间,她散尽家财来养好吃懒做的黑人,被黑人与
其友当做性玩具日夜凌辱,生下三个健康的黑宝宝。几十年来辛苦工作的存款全
部花光后,身体早已被玩烂的丽芬旋即遭到抛弃。身心皆脱离不了黑人的她别无
选择,最后住进髒乱的黑人村,以公用性奴隶的身分继续服务本地黑人。

  在黑人村的三坪半租房内,丽芬与其他两名媚黑熟女同住一间。三头挺着孕
肚、浑身流满热汗的老母猪就在通舖上挤着睡,房内鼾声大作,充满相当难闻的
汗臭味,还不时传出黏稠流泻声──这些肛门被玩坏的老母猪睡觉时必须穿戴尿
布,一个个老臭屄和鬆弛外翻的屁眼就在尿布内和屎尿闷上整晚,到了早上拆尿
布时,每个沾屎的骚屄味道都臭到令人想吐。

  丽芬在三年前曾经两度堕胎,后来很幸运每次都怀上小黑爹,刺有超大黑桃
Q图案的肚皮得以经常保持隆起状态。以往肤白如雪的身体,由于缺乏保养且经
常和黑人们进行长时间的不洁乱交,变成色泽黯淡的黄白色,上头浮现一层油腻
的汗光,汗臭味十分浓厚。她的奶子因为不断怀孕而增大,不变的是既垂又长还
外扩的大木瓜形状;二度变大的黑乳晕来到了直径十公分这么宽,勃起后的黑乳
头高达五公分,粗度也有二点五公分,是一对非常宏伟的大砲奶头。

  丽芬的奶头左右各塞着一枚金色乳钉,每天睡醒后,才把乳钉换成掌心大的
金色圆乳环。两条油亮的汗臭大垂奶挂在黑桃Q孕肚上,左乳的双屌入穴图天天
沐浴在黑爹精液下,右乳也在去年刺上新的图案:一根肉红色的双头龙假屌弯成
红丝带状,繫在爆筋喷精的粗壮大黑屌根部,底下是一条写着「HIV♥PUS
SY」的彩带。她在家里被黑爹与黑爹朋友们日以继夜地轮姦时染上了爱滋病,
这个刺青意味着她是头供同样患有爱滋的黑爹们使用的病猪。但其实有很多黑爹
不在意她是否带病,毕竟使唤媚黑母猪不见得就要进行体液交流。

  金光闪烁的圆形大乳环将丽芬的大砲奶头拉得更垂、更扁,光看就觉得很臭
的乳黄色奶水滴滴落下,把饱满隆起的刺青西瓜肚浇上一股有别于汗味的酸臭味
,让孕育着小黑爹的肚皮闻起来异常恶臭。这种臭味是丽芬的特色之一,她的乳
汁比其他老母猪都来得臭,狐臭味也浓郁得跟黑爹们有得拼,以至于她的肉感双
腿靠近腰的地方被刺上大大的「臭」、「豚」二字,大字底下是一条绕腿的小黑
桃藤。

  居住于黑人村的老母猪几乎不洗澡,体臭是她们与年轻媚黑妹最大的差别所
在,一个月洗一次澡是家常便饭,也有像丽芬这样从怀孕后就不洗澡的。丽芬身
上到处都是汗垢,特别是黑臭脱毛的腋窝、髒黏污黄的臭脚,还有剃成灰渣却臭
得出奇的老骚屄。她的小阴唇现在已是两片皱巴巴的深黑色肉瓣,左右阴唇各穿
了三个洞、挂着三对金色小圆环,方便黑爹用绳索把臭屄摊开。其他母猪们也都
穿了至少两对以上阴唇环,有的黑爹上门叫人习惯带一条绳子,选定猪只就把绳
子套在阴唇环或乳环上,像溜狗般带走她们。

  丽芬的臭鲍在这群老母猪之中也是特别腥臭。这是因为她在入住前就被黑爹
命令长期涂抹腐败的精液,阴道反覆发炎,治好了马上又因为屄肉浸泡在腐精中
再度感染。这里的老母猪每个人都是被操烂的,一个个屄肉鬆垮又外翻,可是要
像丽芬的臭鲍如此恶臭还真是不简单。连隔壁栋的密医黑爹都说她这种天天浸在
腐臭精液里的烂屄能保住孩子简直是奇蹟。

  或许是肚里的小黑爹抵抗力特别强,或许是丽芬对于黑桃Q孕肚的执着,总
之她的肚皮今天也展示出相当出色的超大黑桃Q,以及两个裂开的桃色爱心、三
个黑宝宝图案。

  在丽芬挺着黑桃Q孕肚下床、伸了个腋臭全开的懒腰时,同床老母猪也纷纷
清醒过来。刺上不同图案的孕肚油滑浓臭地滴着热汗下了床,睡眼惺忪的母猪们
来到窗前,臭味逼人的三粒孕肚一字排开。

  继丽芬之后第一个下床的是她熟悉的老面孔,一位过去在同所高中教书的女
老师。无需说出此人姓名,只要看她那泛着油汗亮光的大肚皮即可知晓:包住整
颗孕肚的是巨大的黑色大爱心,爱心外缘绕着「NO YELLOW MONK
EY!」、「BLACK COCK ONLY♥」两种句子构成的警告字样,
黑漆漆的爱心内部写着两个大大的白色中文字「淑媛」。

  淑媛是被风云儿小吴玩完就丢的女老师之一。本是贞淑贤妻的她,在小吴死
缠烂打下破了防,又给擅长谈情干砲的小吴害得越陷越深,最后成为小吴的砲友
兼提款机,一段时间之后又被抛弃。正当她陷入外遇衍生的婚姻风波,丽芬那毫
无下限的媚黑影片成了解放她的契机。当丽芬过起被黑爹大屌豢养的性奴生活时
,淑媛也主动向一个个本地黑人投怀送抱,一次又一次地被她的黑爹们榨乾利用
价值,最后扔进黑人村做廉价的性奴隶母猪。

  若说淑媛适逢中年低潮羽化蜕变、喜迎媚黑母猪的新身分,接着下床的就是
从年轻便在海外嚐遍黑鸡巴的老淫娃,名叫柳瑾。这头接近更年期的老母猪有着
茁壮中的六月孕肚,肚皮上刺了老派的写实猪头搭配「SLUT♥BBC」艺术
字、几张黑桃Q和黑屌扑克牌,背后还有充满刻板印象的黄皮凤眼女吸吮大黑屌
的全背刺青。

  柳瑾是个喜欢把「我在加州的时候啊」挂在嘴边的女人,一副大前辈风範,
据说还拍过许多色情录影带。和被黑爹调教成两对大垂奶的丽芬与淑媛不同,她
的奶子是做出来的,两粒小麦色的篮球奶浑圆又饱满,还有宽达十二公分的灰黑
色大乳晕。每次她隆乳后不久就被黑爹虐乳虐到变形下垂,从篮球状变成水滴状
,形状上多了几分真实感。这个啰唆的八婆会和新来或不熟的黑爹吵架,她的奶
子因此被打爆好几次。

  老母猪们的床前墙上有块大镜子,镜子旁边的挂勾吊着三袋情趣饰品和便宜
金饰,这里从饰品到化妆品都是同房共用的。丽芬一身热汗地挺着大肚皮、站在
镜子前化妆时,淑媛会凑过来让她顺手涂个口红、上个粉底,两粒硕大的汗湿西
瓜肚滋滋地贴在一块磨蹭,弄到彼此的骚屄都反射性湿了。

  在这个地方,两猪服侍一爹的情况不少见,也有几个黑爹聚在一块打牌看电
视、叫来两头老母猪在旁边表演做爱。不管这批熟女性向如何,她们都是能互相
发情的优质老母猪,当然这一切都是尽可能为黑爹们提供最棒的服务。

  站立化妆区的墙角堆着三袋分装性感服饰、内衣裤和尿布的大型垃圾袋。老
母猪们睡醒后先在厕所脱下尿布、洗把脸和清理过臭的胯下,就来到化妆区弄个
头髮、化上俗豔大浓妆,然后穿起有亮片或若隐若现的婊子装。

  今天丽芬穿的是几乎完全透过去的短袖水手服,她把袖子捲到肩膀处,露出
黑黑髒髒的汗臭腋肉,臭味程度是能让贴鼻吸嗅的淑媛双眼一弹、嘟起红唇「哦
齁!」的浓度。水手服布料大半给两坨青筋大垂奶佔去,由于质料本来就是情趣
用品等级的差,别说是浓黑大乳晕了,连乳肉上的HIV刺青和双屌入穴图都看
得相当清楚。由于奶子吃尽布料,她自豪的黑桃Q孕肚只被勉强遮住四分之一,
大部分曝露在外,挟着汗光飘出浓郁的体臭。

  丽芬穿起白色水手服和海军蓝迷你裙的时候,淑媛也换上布料少到完全遮不
住黑色大乳晕的豹纹奶罩及露出胯下灰渣的深V热裤,柳瑾则是身穿黑色系的网
衣配吊带袜与高跟鞋。走学园风格的丽芬扎了双马尾,淑媛是低单马尾,柳瑾为
高单马尾──这些老母猪离开房间时都得绑上马尾,每条马尾必须有着方便黑爹
们抓扯的髮量,使她们更容易被任何一位黑爹捕获。

  晨间整装完毕,老母猪们在房门前扶着孕肚跪坐下来,仰起汗脖望向门上的
结婚照。那是她们裸着身体、头戴白纱、穿戴白色长手套与白色过膝袜,与黑鸡
巴合影的照片。

  照片里的丽芬双手合十,双肩各挂着一条未充血的黑色大长屌,她满脸通红
地羞笑比YA,拍完后马上就被黑爹们拖去后头干到淫吼不止。淑媛的照片是被
黑爹勒颈勒成一张双眼翻白、口吐白沫的大红脸,给粗壮勃起的大黑屌贴着失神
的红脸蛋磨蹭,还不知羞耻地扬起红唇。柳瑾是挺着孕肚跪在地上,抬起脸来把
黑爹的大睪丸吸进嘴里、热烫双颊给腥臭睪丸撑鼓起来的照片;她的水滴奶被往
两边拉得死命长,拍完照后旋即给黑爹们连抓带搥地玩爆了。

  光是仰望这些象徵她们从女人沦为母猪的照片,一颗颗刺青孕肚就加速发汗
、飘出酸臭的汗味。丽芬做了两趟深呼吸来压下忍不住脱口而出的淫吼声,左手
按肚,右手抬起至流汗的脸颊旁并翻开掌心。淑媛与柳瑾和她一同按肚抬掌。跪
坐于门前的三猪做出宣誓手势,三对红唇呼出一阵浓厚口臭味,怀着迅速兴奋起
来的情绪齐声唸诵。

  ──我是黑爹的性奴,我是黑爹的性奴隶母猪,我发誓一辈子效忠黑色大鸡
巴,我发誓永远服从黑色大鸡巴。

  透过共同唸诵黑爹性奴守则营造的仪式感,能让这群早已臣服于黑色大鸡巴
的老母猪产生十分澎湃的充盈感。丽芬的黑桃Q孕肚在她唸出守则时震了下,让
沉浸于服从喜悦中的老臭屄流下了腥臭的淫水。

  ──我要嫁给黑鸡巴,嫁给黑色大鸡巴,嫁给黑屌做老婆,嫁给黑屌做老婆


  这群媚黑母猪在宣誓服从的仪式里,会重覆一些关键句来达到精神爱抚的助
兴效果。她们的眼睛看着各自的结婚照,红唇织出简单顺口且方便联想的句子,
反覆唸诵的过程中,「结婚日」当天的景色越发淫乱张狂,让每粒刺青孕肚下的
臭黑屄变得极其湿润,甚至能看到鬆弛隆起的尿道口射出橙黄色臭尿。

  ──宣誓服从黑鸡巴!宣誓服从黑鸡巴!是的黑色大鸡巴、遵命黑色大鸡巴


  精神爱抚攀上高点之后,母猪们的关键句就从嫁给黑屌变成宣誓服从,声音
上扬且加快,一方面持续强化精神刺激,一方面呼应开头的性奴宣言。待每头母
猪的黑色大乳头都射出黄臭乳汁、黑骚屄流满一地淫水、三种混合交错的熟豚汗
臭味充满整个房间,越喊越急凑的合声终于将母猪们推上极致的精神高潮。她们
在宣誓服从的合唱中高潮喷汁,黑鬆肛门噗哩哩地拉出裹着肠液的圆柱形肠肉,
每头猪都欢愉无比地吊起双眼,每头猪都坚定地向黑人村的黑爹们──确切来说
是一条条威猛腥臭的黑色大鸡巴──打从心底宣誓服从。

  让老母猪们爽到喷奶滴水的洗脑宣誓结束,行动相对方便的柳瑾带着黑爹们
给的食券下楼领餐,三猪吃完早餐便花枝招展地出门去。

  母猪活动範围大致分为两种,其一是在街道上走动或站壁,其二是待在住宅
区内部。丽芬和淑媛因为处于待产期,不便在外头走来走去,大半时间都是在楼
梯间或阳台等待黑爹叫人。

  丽芬的迷你裙上头塞着化妆包、保险套和两包廉价菸,靠在髒乱的楼梯墙壁
上,左手抚着露在外头的黑桃Q肚皮,右手食指与中指夹住两根香菸,彷彿老菸
枪般熟练地吸着菸。站没多久,楼上就有一对黑爹兄弟吵闹地下楼,浓妆豔抹的
丽芬朝黑爹们眨了下眼、扬起红唇。两位年纪比她小一轮的黑爹却拍了拍她隔壁
的淑媛肚子,给这头母猪滴着腥汁的黑鲍繫上绳索,就带着唇间叼着双菸、鼻孔
噗嘶地泻出白雾的淑媛走掉了。

  丽芬在原地多抽了两根菸,碰上带着年轻媚黑妹回家的黑爹。再抽两根,遇
到只甩了她几个耳光当好玩的黑爹。补了口红后再抽两根,乏人问津的老屄都染
上满满菸臭味了,却只有被上下楼的黑爹们戏弄或嘲笑的命。她踩熄地上的香菸
,摸了摸不时颤动的刺青孕肚,慢慢走到隔壁栋去。到了新地方,才刚从菸盒里
抽出两支菸,就有个老黑爹走过来揉弄她那汗多到乳肉全黏在湿透水手服上的大
垂奶,捏住她的大砲奶头转了几下,带着欣喜地迸出淫吼的丽芬进房。

  老黑爹知道丽芬的臭屄带病,但还是像个大王般舒服地坐在沙发上,让这头
豔丽又低俗的浓妆老母猪按着肚皮跪到地上、满头大汗地埋首吹喇叭。卡在汗臭
西瓜肚下的保险套就是这种时候用的。丽芬会先贴心地帮黑爹们的大鸡巴戴上套
子,再用饑渴的红唇无微不至地取悦着大黑屌,最后再把套子里的精液挤出来吃
掉。无论老黑爹多么用力地捏她脸、赏她巴掌,或用脚踢她的大垂奶和孕肚,完
全服从的丽芬都会在含住黑鸡巴时扬起犯贱的羞笑,直到口中的黑屌射精为止。

  接着,丽芬被命令跪坐在沙发前,双手抱住后脑杓,露出气味浓臭的腋窝,
鼻孔用金属鼻钩吊起,两个鼻孔各自插入一根点燃的香菸,大大撑开的红唇则咬
住两包叠在一块的菸盒。她一边献上圆鼓鼓的黑桃Q孕肚和汗湿大垂奶供黑爹垫
脚,一边做为口鼻飘出臭气的人体烟台,在黑爹看电视的时候独自排出与酸汗味
相抗衡的刺鼻菸臭味。

  老母猪们抽的菸十分廉价,菸草劣质、燃烧得快、味道又很臭,通常只有没
什么钱的黑爹会抽。虽然算不上合格的香菸,做为人体烟台的消耗品倒是很不错
。因为母猪身体的汗臭味足够浓厚,再臭的菸碰到她们的体臭都会大打折扣。像
老黑爹这种原本就打算叫头母猪放在旁边的,会事先準备好几包廉价菸,担当人
体烟台的丽芬就必须用鼻孔抽光所有香菸。

  在堵住嘴巴的状态下用鼻孔吸菸是种折磨,但是所有的老母猪都很乐意为了
黑爹成为最臭的人体烟台。丽芬那张被浓菸薰到整个发红的脸蛋,从烟薰开始的
十分钟后就吊起了双眼,瀰漫着菸臭味的黑色大奶头乒乒挺立,气味浓郁的灰渣
臭鲍不断流出淫水。这股从鼻腔蔓延至口腔及喉咙、最终薰向大脑的灼热与苦闷
,仅仅是盖上「黑爹命令」的红泥印章,就让丽芬以身为黑爹专用的人体烟台为
荣。即使被薰到两眼翻白、意识几度飘离,她仍胀着滴落乳汁的大砲奶头、挺起
肥大的阴蒂,用熟练的动作取下乾热鼻孔内烧尽的菸支,再从红唇咬住的菸盒中
取出两根菸,点火后插进自己的鼻孔。

  老黑爹为丽芬準备的香菸约莫可让她的母猪鼻抽上半小时,若黑爹在电视前
睡着,丽芬也会继续履行人体烟台的职责,用她的大鼻孔把所有香菸抽完。这时
黑爹仍未醒来的话,她就在遍及全身的浓烈菸味簇拥下伏到黑爹大腿内侧,给垂
在沙发上的老黑屌戴上保险套、张开菸臭味红唇滋滋地吸吮,让老黑爹的精液滋
润乾热一片的喉咙。

  丽芬在这间看似无欲无求的简陋租屋内吃了两次老黑屌、做上一小时的人体
烟台,又被老黑爹拖进房里用巨大假屌姦了几轮,才带着一身臭味离开屋子。回
到楼梯间,还没过一对菸的时间,又给一个肥胖暴躁的中年黑爹拧紧她的大砲奶
头、扯着她的奶子把她带上楼。丽芬一路噫噫齁齁地叫着,奶头都快被拧断了,
稍微花掉的浓妆脸蛋却因为黑爹胯下一大包而兴奋地眼冒爱心。

  胖黑爹屋里有个儿童用的充气泳池,可容纳丽芬与黑爹在里面一对一玩起泥
浆摔角。池子里倒了些土黄色泥巴加上大量润滑油,脱光衣服的丽芬坐进去后,
黑爹继续往她身体浇上更多油水,再跳进来与她来一场滑不溜丢的摔角。

  说是摔角,其实丽芬大部分时候都是仰躺或四肢开开地坐着,挺着一颗油亮
湿臭的黑桃Q孕肚,让胖黑爹从各种角度、或抱或锁地和她交缠在一块。丽芬和
黑爹刚开始嬉戏时,两人身上都还有浓浓的菸臭味,在油滑泥巴堆中水乳交融地
玩上几分钟,都变成混有润滑液味道的狐臭了。

  越玩越起劲的胖黑爹开始对丽芬锁喉、扳腿,做出各种关节技动作,让富有
余裕的羞笑昇华成拼命呼吸或大声哀嚎的丑脸,享受这头老母猪花容失色的反应
。一双油腻黑手往丽芬油亮肉感的身体摸来摸去,把两片湿亮飘臭的黑色大乳晕
当成鼓来打,兴致来了就撸弄老臭屄撸到她高潮喷乳。裹满润滑油的黑拳头可以
轻易干进丽芬的骚屄和屁眼,所谓的阴道与肛门在这池子里形同虚设,只要黑爹
有那个意思,随时都能把拳头插进她的臭屄内殴打装着小黑爹的子宫,随时都能
扯出她的恶臭直肠让她屁眼开花。待在池子里越久,丽芬就被折磨得越惨。当然
,对这头媚黑老母猪而言,惨就等同于爽。

  待胖黑爹玩够,丽芬早已不晓得洩了多少次,整个人像溺毙般瘫软在池子里
,两只沾满泥巴、精液和臭汗的油滑大腿挂在边上,从青筋大垂奶到黑桃Q孕肚
满是红辣辣的掌痕,屁眼翻出一条十五公分长的圆柱形肥大肠肉,历经打飞机式
的撸弄后直接埋在滑溜溜的泥巴堆中。丽芬抱着被狠狠拍打过几十下的孕肚,任
凭黑爹往她脸上洒尿吐痰、坐在她的刺青肚皮上拉屎,最后整个人就在臭气沖天
的粪尿堆里打滚扮猪叫、给黑爹啪啪地甩打她的淫贱大花脸。

  门铃声响起,胖黑爹中途离开池子时叫的母猪来了,那是和丽芬不同房、但
同样属于怀孕后期且染有爱滋的老母猪。两头挺着肥满大孕肚的母猪滋啾滋啾地
在池子里挤着肚皮、齁齁叫着,胖黑爹往里头捞起粪尿就往她们身上涂,最后强
行挤进快要爆掉的小池子里,与两头滑溜恶臭的老母猪来场挤到密不透风的肉体
交缠。

  孕肚遭到压挤的丽芬一下子哦齁哦齁地叫着,一下子噗嘻噗嘻地扮猪叫,和
她挤在一块的老母猪也不甘示弱。不管这两头母猪怎么竞争,最后都会被胖黑爹
教训一番。或是掐奶,或是拍肚,或是拳交,或是咬肉。在极度有限的空间中享
受老母猪们的压迫、力求反败为胜的胖黑爹,最终成功地站了起来,以强而有力
的黑色臂膀轮番勒紧两头母猪的汗脖、和两对嘶噜噜地舔弄着的红唇尽情喇舌,
最后再一只只拖到旁边地板上干一遍。

  不同房的老母猪之间很可能是素不相识的,不过她们同样是宣誓服从黑鸡巴
的性奴隶母猪,也服侍过相同的黑爹、接受同样的调教,就算初次见面也能合作
愉快。

  丽芬在胖黑爹屋子里用湿毛巾擦拭身上的粪尿,让稍微有点过头的身体喘口
息,再挺着臭味浓厚的孕肚回到楼梯间。

  午后,丽芬穿着她的半透明水手服、晃着欠拉欠扯的黑色双马尾,上门服务
了三位黑爹。一根根爆筋鼓起的黑鸡巴无视于待产期孕肚,硬是用他们的肥壮龟
头撞向装着黑宝宝的子宫颈,把丽芬干得死去活来、孕肚砰砰地震动,终归是用
她破烂发臭的阴道守住了心爱的小黑爹。

  有的黑爹干完丽芬就一脚踹向刺青肥臀、把她赶出去。有的黑爹则会给她的
老臭屄挂上绳索,牵着她到外头溜溜。丽芬的金圈乳环换上了红底黄字的「臭」
、「豚」带圈大字乳环,与大腿刺青一模一样;耳朵挂上黑桃Q鸡巴耳饰,黏糊
糊的圆柱形肠肉脱垂在外,就这么给黑爹拉着臭屄绳上街。

  走在只有黑人往来的街道上,丽芬的油腻大垂奶和汗光大屁股随时都成为路
人的目标。拉她上街的黑爹不管事,任凭大伙上前拍打或捏扯丽芬的乳肉,甚至
有人蹲下来把拳头灌进她的滴屎屁眼、当场来一段让老母猪爽到奶水乱喷的激烈
拳交。有时黑爹会放开绳子,让浑身发汗的丽芬自个儿在后头打转,不一会儿就
有人伸出手来抓住她的汗湿黑马尾、把她拉到旁边骑楼下,就在拉下铁捲门的店
舖前猛操这头汗臭母猪。陪黑爹走上这么一遭的丽芬,往往都会沦落到被路人强
暴又拳交好几遍,最后一身腥臭又满足地返回屋内。

  天色渐暗,被黑爹们捉起来轮姦一整天的淑媛都回来了,丽芬还在一位光头
黑爹的屋子里扮做母马,四肢趴在地上给黑爹骑着玩。她的汗臭巨臀上满满都是
红色鞭痕,垂地的乳肉外侧也被拍打到整面发红、多了两块瘀青,头髮还在黑爹
的驾驭中扯掉好几十根。流着两道鼻涕的大鼻孔插着点燃的廉价菸,红唇咬住粗
大的老二形蜡烛,前头冒着烟、屁股又噗噗地喷出臭屁,身体上下都像淋过雨般
滴下黏热的臭汗,整个人从头到脚恶臭无比。骑在丽芬背上的光头黑爹不时放屁
和吐痰到她身上,强壮骚臭的躯体分泌的雄性臭汗也直接流遍丽芬全身,让这头
爬行中的孕肚母猪臭上加臭,假睫毛整个歪掉,眼角流下紫色妆泪的双眼都翻了
个鱼肚白。

  丽芬爬行的轨迹充满了各种黏臭的体液和菸蒂,她载着黑爹爬到一半,黑桃
Q孕肚突然传出激烈的震动,紧接着就在满地菸蒂垃圾上喷出羊水。此时她的双
眼仍翻白,意识因疲倦而模糊,尚不清楚準备要生了。喝得醉醺醺的光头黑爹以
为这头母猪又拉了屎尿,举起鞭子连连甩打她的黑色大乳晕,再扯了扯给汗水浸
湿的双马尾喝令前进。于是,脑袋迷迷糊糊的丽芬就在羊水流出的状态下又爬了
一段路。她再次停下,被惹恼的黑爹用鞭子狠狠地甩向她的汗臭大肚皮,啪啪地
打了一遍又一遍,总算是把这头老母猪给打回神来。丽芬清醒的瞬间,鬆弛的子
宫颈已被小黑爹撑开到极限,她哀叫着瘫软下来,呼吸急促,母乳狂喷,就在喝
醉的黑爹对着黑桃Q孕肚又打又踹的苦闷状态下生出了肚里的小黑爹。

  「哦齁哦哦哦哦……!」

  小黑爹带来的生产高潮让丽芬在痛苦中爽到了极点,持续数分钟的激昂淫吼
声震撼隔壁的黑爹,那位黑爹再跑去通知专门给老母猪们看病的密医,肚皮消扁
下来的丽芬才被抬往密医处进行产后处置。

  丽芬不想躺在久违的乾净床舖上,她想回到老母猪们又小又臭的房间,随时
準备好服务黑爹们。她不在乎要怎么消掉产后这一坨肚皮,只要让黑爹们尽情往
她的老臭屄注入精液,黑桃Q孕肚自然会重新胀起来。至于怀孕时疼爱有加的小
黑爹,理所当然是放弃育儿、任由黑爹们处理。她好想快点出院,好想打扮得低
俗豔丽,好想给形形色色的黑爹们操翻她、折磨她、使用她──思及至此,这头
老母猪就兴奋得全身发汗,丰满肉感的身体遍布油腻汗光,整张床都充满了浓厚
酸汗味。因为这头母猪实在是太臭了,密医黑爹每晚向丽芬的淫湿红唇讨医药费
时,总是被臭到忍不住揍几下她的热汗大垂奶,床舖名牌还特意写上「汗臭老母
猪」。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