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自导自演‧旧情不灭的学妹

九久小说网 2021-01-08 19:54 出处:网络 作者:arro1编辑:@iCMS
                自导自演 作者:arro1 2012/11/11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自导自演

作者:arro1
2012/11/11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旧情不灭的学妹

  我看着腿上摆着闪着微光的电脑屏幕,脑中的思绪突然卡住了,写到一半的
东西突然忘记了要怎么继续。我伸了伸懒腰、使劲揉了揉眼睛,头转到一侧看着
躺在我旁边正在看杂誌的老婆。

  老婆身上穿着一件贴身的小T恤,两颗D罩杯的乳房紧紧地包裹在里面,乳
头激凸可见;下身穿着一条小内裤,两条白嫩嫩的长腿交叉叠在一起。见我正看
着,她对我一笑,往我的身边靠了靠。

  老婆这个笑容绝对是普普通通但是又诱惑非常,我绝对要把这个笑容添加给
我写的小说里的女主角。我正想着,老婆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她拿过手机一看,
微微一皱眉,然后给我看来电的人,娇声说道:「都是你给我惹的麻烦。」

  老婆的手机上来电显示的名字是高老师,我一下子来了兴趣,说道:「看来
这个家伙真的是迷上你了。」

  「还不都是你的错。」老婆娇嗔道:「怎么办?他打过好多电话了,我还没
接过。」

  「接呗!怕什么?」我的兴趣上来了,关掉电脑上正在写的小说,换到了另
一个写着「扮演游戏」的文件夹,从里面选出「风骚舞蹈学员」一项,打开里面
的文档唸道:「生活平淡追求刺激的少妇和舞蹈老师偷情的故事,诱惑……特殊
指导……」

  「别说了,到底现在怎么办?」

  「显然还没完呢!」我笑着看着老婆,拿起电话直接接通说道:「喂?」

  「喂……喂……」对面听到我的声音明显声音一颤:「请问这是刘云小姐的
电话么?」

  「对。」

  「您是?」他问。

  「她老公。」我说道。

  「哦……哦,我是她的舞蹈教练,她最近几星期都没来了,所以打电话问一
下,不知道她现在能不能接电话?」他说得很客气。

  「你等下。」我说着就把电话递给老婆。老婆对我做了个愤怒的鬼脸拿过电
话,小声说道:「等等,现在说话不方便。」

  老婆说完用手捂住手机,对我说道:「怎么弄?老公。」

  我对她指了指电脑,说道:「拒绝他,不过按照原来的方案表现。」

  老婆打开公放,看着我小声说道:「你有什么事情?」

  「你现在一个人?说话方便了?」男人问道。

  老婆哼了一声。

  「想你了,那天大战之后就一直没你的音讯,舞蹈班你也不来,打电话你也
不接,怎么睡完就不认人了?」男人一改刚才那种客气,对我老婆调着情。

  老婆看着我,显然头脑里在构思怎么回答。想了一下,用一种精于世故的语
气说道:「不理你是为了你好。」

  「我可是想了你好久,什么时候咱们再来一次特殊的身体指导啊?」他邪邪
的笑着说道。

  老婆看着我的表情说:「我可以告诉你,我有不少男人,而且最近我找男人
的事情被我老公发现了,正在查是谁搞他老婆呢,你现在算是撞到枪口上了。」

  「啊?别开玩笑……」听他的声音,他显然心虚了。

  「要不我的电话怎么会是我老公接的?」

  「那怎么办?你没说咱俩的事情吧?总共才一两次,他知道肯定不是咱俩的
事情。」那小子的声音颤了起来。

  「反正他刚才看到你的电话了。」

  「你别说!他没準就以为我只是问情况而已呢!行了,也别说太多时间了,
省得让他起疑心,咱们最近也别联繫了。」

  「你不是说喜欢我么?」老婆听出他已经害怕,一边看着我一边调侃他。

  「我就是……反正先避避风头……我先挂了,别说哦!」那小子急急忙忙的
挂了电话。

  「最佳女主角非你莫属。」我听着老婆和她姦夫的电话早已巨根暴怒,说着
已经跨在了老婆的身上,粗鲁地将老婆翻了个身。

  小云嘴里轻歎了一声把手机扔到一边,随着我大力地扯下她的内裤,一声抑
制不住的兴奋尖叫从她嘴里喊了出来。我用手蘸了口吐沫涂在怒张的鸡巴上,按
住老婆的脖子使劲把鸡巴插进了她的阴道里面。

  老婆兴奋得全身抖着,把手反扣在背后,彷彿是被无形的锁链绑着一样,嘴
里低吟道:「老公主人,快把不听话的云儿捆上,好好惩罚我。」

  「哪有时间捆你。」我压在她身上,下身在她的洞里抽插着。

  「主人快点骂云儿这只万人操的贱货母狗。」老婆说的同时,我感到她的洞
洞里面湿润了起来。

  「你这个骚屄,就想让男人操你!」我兴奋的骂着,下身更加使劲,次次顶
到底。

  「啊……啊……啊……云儿就是骚屄,欠操的骚屄,老公主人让做什么就做
什么。」

  「快说你老公喜欢什么?」

  「老公主人就喜欢看云儿被千人骑、万人操。」

  「你喜欢什么?」我喘着气问道。

  「我喜欢老公主人控制我、命令我、教训我。」

  「你还真贱。」

  「云儿就是贱,老公主人叫我给谁操我就去给谁操……啊啊啊……老公主人
好厉害,云儿忍不住了……」老婆大声的说着羞耻的话,大声的淫叫着,背在身
后的两只手死死地搅在一起。

  「真乖,真乖,老公要奖励小云儿了……」我快速的在老婆刚刚高潮过的身
体中抽插,云儿完全无力的被我顶得全身瘫软的摇晃。

  我俯下身抬起老婆的脸作最后的冲刺,云儿的嘴里不断地发出「嗯嗯嗯」的
淫蕩喘息为我加油。我死死地顶住她的身体,享受地闭上眼睛让巨大的快感从肉
棍喷射出去灌入了她的身体里面。

     ***    ***    ***    ***

  我起了个大早準备去报社上班,老婆一如既往的早起去做她的小公司的小文
员。我是週刊的一个小专栏的编辑,一个星期最多也就忙个两三天,其它时间就
主要做我的兼职网络作家,今天虽然身体抗拒不过最后定稿怎么也得去。

  开完会,半个上午时间我都在自己的哈欠和几个作者的电话中渡过了,我伸
着懒腰从我的小办公室走出来到大厅里面,外面每个隔间都响着一阵一阵的敲键
盘的声音。这时从门口走进来两个人,一个是负责广告的主任,我们都管他叫何
大头,其实他不光头大,肚子也不小,这倒是同他这个肥缺非常相配,他算是报
社掌握着经济命脉同主编差不多的人物了,不知道这些高层从楼上下来到我们这
里做什么?

  他旁边站着一个中年男人,脸看起来还比较年轻,不过头髮已经掉成地中海
了,站在何大头旁边,看何大头那种谄媚的样子,我估计是个大主顾。

  两人站在远处正在看着工作中的编辑们说着话,我从他们旁边走过準备去厕
所,正当我走近的时候,那个地中海男人一直盯着我看,我也朝他看了两眼,离
得近了突然看他也觉得很眼熟,但是突然猛地想不起他是谁。

  「张明扬?」那个地中海男人突然叫出了我的名字,我诧异的看着他,果然
我们认识,不过我实在想不起他是谁了,只觉得眼熟。

  「怎么连师哥都认不出来了?」

  对啊,这不是那个早我两届经济系的师哥么?我们在学生会的时候一起共事
过,这个家伙好像是姓李的,姓李的师哥怎么好像还有点什么别的记忆来着?姓
李,经济系的师哥,学生会,一个名字跃入我的脑中,李维庸!那个老婆在学校
第一个男友,让她成为女人的男人!我一下子神经被刺激了一下,瞬间突然什么
东西在脑中点起了一点兴奋的火花一般。

  「老李?李维庸?」我想起了老婆以前和他的照片,我很确定了,但还是用
试探的口气问的。

  「还算以前没白栽培你。」

  「小张,怎么你们认识?」何大头问道,他叫我的时候,显然是因为刚才被
李维庸提起过才知道的。

  「同学。」我回答道,心里却想着我和他的联繫当然还有都和云儿做过爱。

  「你来这里做什么?」

  「找你们给我的公司做广告啊!要知道你在这里,怎么也先联繫你了。」

  何大头一听他这么说,脸上表情稍微一变,马上笑脸说道:「我带你去我们
的印刷部门还有物流部门看看。」

  「好。」李维庸对何大头说道,然后转向我递给我一张名片说:「我从太原
来北京还要住几天,什么时候出来一起叙叙旧啊?我电话在上面,你可别不给老
哥面子不联繫。」

  我对他一点头,他笑了笑,跟着何大头坐电梯继续往下层去。

  见了他,我的心中起了波澜,这个家伙是对老婆第一个行使主权的男人,老
婆跟我讲过她的历史,她交过两个男朋友都是在大学,这个人是她第一任男友,
虽然现在已经脱髮成这样,看起来还是很精神。

  大学的时候就更加风流倜傥了,难怪小学妹们很容易就被他把到手,没有任
何经验的小云被他三个月弄到手,痛快的用了一个月,这个家伙就去实习了,随
后就不了了之了。直到大二,小云被一个情场浪子再次弄到手,结果被那人的女
朋友发现,然后便遇到了我。

  这次这个家伙再次出现,我的凌辱慾就突然爆发了出来,老婆的前男友自然
是偷情的最好目标不过了。我打开我的笔记本电脑,开启「扮演游戏」那个文件
夹,在里面再新建了另一个文件夹,踟蹰了一下,写下标题「旧情不灭的人妻学
妹」,我写着大纲:对学长旧情不灭,想用自己的身体为这段感情画一个句号,
和学长做完却希望更加长期的关係……我停下打字的手,不用再往下想我的鸡巴
已经硬如铁块了,我得回家让小云儿準备準备。

     ***    ***    ***    ***

  「喂,老李,我是明扬。」

  「哦,张老弟,我还以为你忘了联繫我呢!」

  「哪能啊?老兄来北京我得尽地主之谊啊,今天我请老兄来家里吃饭。」

  「去家里?也好。」

  「其实这是我老婆的主意,她说认识你,她以前也是咱们学校的,比我小一
届。」

  「是么?」

  「刘云,你有印象么?」我故意装作不知道他们的关係说道,这是我想好的
桥段。

  「……哦,认识,她嫁给你了啊?哈哈!」他沉默了一下,然后恢复了原先
的语气说道,最后还乾巴巴的笑了声。

  我跟他说了晚上到家里来的时间和地址,小云听着我和他打电话,表情有些
摸不透,而且不断地咬着手指甲,显然这是她焦虑或者有心事的时候才会有的。
我觉得我的决定可能有些唐突,虽然老婆是那种有很强被动的性格的女人,被我
命令做她羞耻的事情都会非常兴奋,但是这个家伙毕竟和她以前有过感情,不知
道我这次做得是不是有些过了。

  「你只要说不,我就……」我没说完。

  「云儿是最听老公主人的话的。」老婆看着我说道。

  「乖……」

  晚上天刚擦黑,李维庸就来了,手里带着一瓶葡萄酒,我笑着把他迎进门,
当云儿和他对视的时候,两人都楞了一下,马上云儿低下头,而他以最快时间恢
复了他那种有亲和力的神态跟她打招呼。

  云儿吃饭的时候并不多说话,只是有意无意地用眼神瞟着李维庸,手上不停
地给我加兑了水的酒,她和李维庸都没有喝,看起来目的就是把我灌醉。

  李维庸看着云儿的举动表现得很随意,不住地和我聊天然后劝我喝酒,和云
儿配合得天衣无缝,彷彿他俩才是谋划好的一样。

  很快我就没法再喝下去了,不是因为醉了,而是因为膀胱受不了这么多水,
我故意装作喝醉,晃晃悠悠的往厕所走去,云儿假装搀扶我去厕所。等我放完水
跟她做了表情就直接被她搀进了卧室,她出门的时候把卧室的门虚掩了起来。

  李维庸看我被搀进了卧室,云儿自己走了出来,心里突然像明白了什么一样
看着云儿重新坐下,他赶紧换了个位置坐到了云儿的身边。

  「你最近还好吧?」李维庸说。

  「嗯。」

  「你知道……」

  「你那时候为什么一下子就不联繫了?」云儿劈头盖脸就问道,虽然我是这
么策划的,但是不知道云儿是不是真在质问他。

  「你知道的……我当时在山西,肯定不回北京了,两地不方便,为了你,我
觉得我们还是散了的好。」李维庸牵强的解释道。

  听了他这么说,云儿的表情竟然一下子释然了,难道云儿竟然被这么一个烂
藉口摆平了?

  「你就这么不作声的就不管我了。」云儿低声说道。

  李维庸看着云儿的表现彷彿买了他那句谎话的帐一样,突然觉得有门,偷偷
的看了眼卧室门的方向,肯定他是看不到躲在黑暗中的我,于是放下心来,伸出
一只手抚摸着云儿的脸,看她没有躲闪,脸上多了些自信的神色,轻轻的托起小
云的头,歎了口气说道:「哎……我也是没办法。」

  「你知道我……你就这么不明不白,你至少欠我一个正式的分手让我结束这
段感情。」小云说着已经把头扎到他的怀里了。

  「云儿。」他感觉时机已经成熟了,亲昵的叫着老婆的名字,又一次托起小
云的脸亲了过去,他见小云不躲不闪只是把眼睛闭了起来,这种经验丰富的老手
肯定知道眼前的人妻已经是他的盘中之物了,他可能没想到的就是竟然驯服过程
竟然这么容易。

  「你知道我喜欢你。」

  小云和他缠吻着,嘴里只是闷闷的发出「嗯嗯」的声音,我看到李维庸的胳
膊一直在不断地晃动,猜想他被桌子挡住的手一定在小云的阴部摩擦。

  「宝贝,像以前我教你那样给我弄。」他指使着小云,小云推开椅子蹲在桌
子下面,我可以看见桌子下面小云背对着我蹲在他的胯下,马上我就听到了一声
拉鍊拉开的声音。

  李维庸又向我这面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满是兴奋,享受的闭上了眼睛。桌
子下面可以看到小云已经开始了动作,身体跟着头部的快速动作也晃动了起来。

  「小嘴真棒,比以前好多了。」那可不,也不看是被谁调教过的,我心想。

  他突然按住小云,猛地站起身,那条亮晶晶的肉棒昂着头在空气中不断地跳
动着。

  「真受不了你这张小嘴了。」他说着把小云拉了起来,又心虚的瞅了一眼门
缝,依然没听到什么动静,就问道:「他不会醒吧?」

  「喝了酒睡得很死。」

  「真是个淫娃,故意把你老公灌醉。」小云顺从的举起手让他把睡裙脱去,
她的身上就只剩下了一条连裤袜,我都没注意她是什么时候穿上的,他继续说:
「果然还记得我喜欢黑丝连裤袜。」

  老是婆穿着给她开苞的前男友最爱的服饰,用他们熟悉的方式给他口交,没
準真的是旧情仍在。我看着眼前的情慾男女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老婆真的要心
甘情愿的给她前男友操了,当着我这个老公的面给他操,我不由自主的轻轻揉搓
起自己的肉棒。

  「你是不是想要了?小淫娃。」

  「嗯,我老公跟我说见到你了,我就想把你叫到家里来。」小云轻哼着点了
点头。

  「你老公娶了你,真是要戴不少绿帽了。」

  「我不是谁都可以上的。」他一听小云这么说,满脸都是得意,一下子把小
云抱了起来放到饭桌上,很粗鲁的分开了小云的两条腿,小云双腿间的黑丝一块
深色的水渍一下子就映入了我的眼帘。看到老婆被人玩得这么兴奋,我也生出了
一种变态的兴奋感。

  「啊……」小云随着李维庸撕开她的裤袜的裤裆兴奋的轻叫了一声,显然这
个家伙是熟悉老婆喜欢被强迫的性癖的,没準作为老婆男女之事的第一任导师,
云儿的性癖就是被他培养出来的。

  「想不想要?」他扶着硬肉棒在老婆的阴户上摩擦着问道。

  「想。」

  「忘了怎么求我了么?」

  「老公主人,小奴洞洞痒了,求主人糟蹋我。」

  没想到「老公主人」这个称呼也是从这个家伙那里就开始有的了,我的大龟
头上也兴奋的挤出了液体,更不要说被别人的媳妇求操的李维庸了,他把小云往
桌边挪了挪,抓住已经在小云阴道口濡湿的龟头戳进了她的阴道,小云微微的张
开了小嘴,双腿缠绕在了他的腰上。

  「啊……好爽,没想到我又能插进这个骚穴里面。快继续求我。」

  「求你操我。」

  他应声猛插入底。

  「啊……使劲操……」

  他拔出阴茎又一次直插入底。

  「别停,操烂我……」

  他更加兴奋了,两手捏住云儿的大乳房疯狂地舔吸着云儿勃起的乳头。

  云儿享受着他的阴茎在身体里来回抽送,嘴里「操我」、「使劲」夹杂在淫
蕩的叫声中不断传来,她的前男友一定非常熟悉怎么让她快乐。老婆正被老公以
外的男人满足着,这个场景让我心里揪心的兴奋。

  他简单来回抽插动作在我眼里却感到每下都震撼着我的心,肯定同时也震撼
着小云的神经,我心里暗想:『我这次货真价实的戴了顶大绿帽,干死这个小贱
货!干得她继续求你给我戴更多的绿帽!』

  正当我想着,猛烈的抽插戛然而止,他已经停了下来,缓缓地拔出阴茎,马
上一股白色的液体就缓缓地流出来,他想也没想就把小云的头按下去,把正在逐
渐变软的阴茎插进她的嘴里。

  「好久没干过你这样的骚蹄子了,怎么样,是不是爽翻了?我比你老公能搞
对不对?」他自上而下的看着小云说道。

  小云点了点头,他拔出被小云舔乾净的肉棒,在她两边脸蛋上蹭了蹭,装回
裤裆里面,一下靠在椅子上,掏出烟点起来深深的抽了一大口。小云也站起来,
拿出纸抽擦了擦嘴和脸,然后又把下体流出的精液混合物擦了擦。

  「是不是你老公不知道你喜好这口,还是跟老情人做得爽吧?这次看到你太
兴奋了,都忘了戴套子,你回头吃点药。」

  「没事,我一直吃着药呢!」

  「真是个小淫娃。」他从桌上找到了小云的电话,拿起来给自己打了一个,
说道:「要是来了山西就找我。下次我要再来,肯定让你再多爽几次,毕竟这次
屋里还有个人,下次你骗他,跟我出去开个房。」

  「嗯。」小云温顺的答应着。

  他站起身把小云叫到身边给他整理衣服,我看着裸体的小云给他整理衣服,
感到他这是在完全想标示自己的权利啊!如果我在他面前的话,他这就是想告诉
我:虽然她是你老婆,不过我能干她,而且还能弄得她服服贴贴的像我老婆一样
侍候我。

  「我走了,我明天就回山西了,你可别想我。」

  小云看起来恋恋不捨的低着头。

  「我不能就这么走了,怎么也得跟男主人道个别。」李维庸坏坏的说道。

  「他都睡着了,你就不用去了。」小云马上说道。

  「那怎么行?我得谢谢他的款待啊!」他坏笑着就往我这面走来。

  我一惊,赶紧蹑手蹑脚但是以最快的速度走向床。

  「你都干了人家老婆了,还要干嘛呀?别,至少让我把衣服穿上。」小云又
一次拖住他给我争取了些时间,让我好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装睡觉。

  「没事,你老公那么醉,你被我干得叫那么大声都没醒,你这样进去也不会
有事。」

  我刚闭上眼,就感到门开了,光照在我的脸上,然后是有人拍我的脸,我假
装醉意十足的微微睁开眼睛,含糊的说道:「谁啊?」

  「我啊,老李。你喝醉了,我这就走了。」

  「这么晚了,你就住这里吧!」我含含糊糊的说道,我的头脑里满是他留下
一晚上不断操着小云的画面。

  「不了,我得走了,谢谢你还有云儿的招待。」他把「云儿」说得很重。

  「以后常来。」我继续假装的说道,然后装睡过去了。

  「小张?小张?」他叫我两声看我没反应,马上换了另一种口气对着小云说
道:「你老公叫我常来,看来以后我想不经常操你都不行了。你放心,我一有机
会就来满足你。」就听小云轻声答应,然后是两人往外走的声音。

  我缓缓地睁开眼睛,门又像刚才那样虚掩起来,我马上跑到门缝处,看到他
正跟云儿吻别,随着一声关门声,我一下子就窜出了卧室。

  小云身上依旧只有那件被撕破裆的连裤袜,我已经兴奋到了极点,直接在门
口就把硬梆梆的肉棍插进了她满是前男友精液的阴道里面。

  「老公主人,快点操我!」我一巴掌就响亮地打在她肥嫩的大屁股上,她兴
奋的叫了一声:「再使劲点,别停。」

  「怎么刚才你跟那个主人老公干得还不够?怎么,他插得不爽?」我醋意很
浓的说道。

  「很爽。」

  我一听老婆这么说,心中的神经一下就被刺激到了,看来我刚才想得没错。

  「因为我很讨厌他,所以让他干,我会感觉自己很贱,但是非常兴奋,现在
只有你才是我的主人老公,我只听从你的吩咐,刚才那个家伙把我弄兴奋了,还
没到就射了。」

  『讨厌我倒是没看出来。』我正想着,小云又说了:「老公刚才兴奋么?如
果老公没兴奋,刚才我就亏了,让他白玩了。我本来还对他有些不知道是什么的
感情,但是他说分开是为了我,让我完全没了感觉。我一个朋友当时就告诉我,
他在刚去那面不久就交了个女朋友,所以我就放开去让老公看得兴奋,也让小奴
自己享受那种被讨厌的人糟蹋的感觉。老公,云儿是不是很贱?」

  「是,而且相当贱。」我听了云儿的话,心里的石头落了地,顺着她说道。

  「求主人老公教训我。」云儿央求道。

  我又重重的打在她的屁股上,下身怒张的鸡巴快速的抽插在她两腿之间,我
持续地晃动着屁股,不停地打着她的屁股,没有两下云儿就发出了高潮的嘶吼,
我也在她的淫蕩的叫声下,在她前男友之后把精液注入到了云儿的阴道里面。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