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美妻地狱(二十五)

九久小说网 2021-01-08 19:58 出处:网络 作者:森下编辑:@春色满园
               美妻地狱 作者:森下 2008/01/23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美妻地狱

作者:森下
2008/01/23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二十五)

  贞儿被他们玩弄得体力不继,又被餵喝了不少酒,神智有些迷乱,但听见维
民说我已经要被断精了,还是哀凄呻吟地呢喃:「不……我想有强的骨肉……」

  「还再想那没用的男人?听了就有火!」维民说,忽然毫无预警的,将留在
贞儿体内制少还有三十公方长的肛门珠,一口气快速全扯出来。

  「呜……」贞儿身体受到突如其来的强烈刺激,整个人失去控制地反抱住在
她身下的教授,两排贝齿也咬在教授肩膀上。随着肛珠的抽离,大量白浊黏稠的
液体,从她巧緻的菊花心喷射出来,呈一道弧形完美的抛物线,「劈哩啪啦」地
奔落在地上铺好的塑胶布上。

  「哇……好厉害!第一次看到这么刺激的画面。」

  「我快受不了了,这女的……真是难得的尤物啊!」

  那些观众们看我的贞儿当着他们眼前排泄,看到血脉贲张。

  「噢!怡贞……我爱的贞……妳的身体……太美妙了……」在贞儿身下的教
授喘着气一直激吟,露出在贞儿耻穴外的一小段阴茎,上头的血管都已被缠绕成
紫红色,他的手掌还伸到贞儿后面,用力扒开她两边嫩臀,让肛门更无法闭合,
难堪的排泄如小小洪水暴发般一路不歇。

  「人美,连失禁的的样子都好诱人,难怪男人都会想折磨她、欺负她。」有
个贞儿的男同学说。

  另一个男同学则涨红脸兴奋地说:「对啊!而且一点都不臭耶,这是怎么回
事?总不会人长得美,连便便都没味道吧?实在太神奇了!」

  台上的色虎这时笑嘻嘻、得意洋洋地说:「当然是有原因,想知道吗?」

  「想!你知道什么原因?」那些男同学兴奋到不行的回答。他们身边的女同
学和女伴,虽然一脸不削和不悦,却也忍不住拉长耳朵想听。

  「那是因为啊,每天洗澡时,我会定期为她作大肠水疗,就是用这个。」色
虎说,一手还拿起洗肠用的软管晃了晃。

  「什么?她洗澡时……你都在?」有个女同学掩着嘴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
惊呼。

  「不……不是的……请你……别再说了……」已经拉完肚子里所有东西的贞
儿,软绵绵地伏在教授身上,听见色虎说的话,哀羞欲绝地流泪哀求。

  色虎淫笑着说:「当然啰,除非我有事,否则我们每天都一起洗澡,我都让
她把腿张开,自己用手剥开小嫩穴,然后温柔地帮她清洁呢!」

  「是吗?是吗?你都怎么帮她清洁?」那些男人想知道又显得嫉妒地问。

  「通常是用舌头帮她把肉缝里里外外舔一遍,连肛门我也帮她仔细舔喔,当
然啦,她也会用可爱的小嫩舌为我舔乾净鸡巴和肛门。不过我们这样互相为彼此
清洁身体,调情到后来两人都会忍不住,洗着洗着就性交起来,几乎每次都是这
样的结局,嘿嘿……贞儿她兴奋起来呻吟的声音,在浴室里特别放得开呢!不像
现在在这么多人面前,她总是比较害羞。」色虎得意洋洋地说。

  「不……不是的……每次都是你逼我……我没有这样……」贞儿哀羞欲绝地
反驳,但声音是那么软弱无助,一点都无法替自己辩白些什么。

  听见色虎把他平常逼贞儿作的无耻事蹟,搬出来在众人面前炫耀,我则是气
得握紧拳头,泪水都忍不住滚落下来。

  一个坐在第一排的微胖的女人,应是贞儿大学男同学的老婆,鄙夷地质问:
「他逼妳的?所以妳也有配合啰?原来这个男人说的都是真的!妳和他每天都那
个……我是说,都这样玩……呦!我都不好意思听下去了!」

  「不……不是这样……」贞儿想说,却已被那些坐在前排的同学们恶毒的交
谈淹没。

  「好噁心啊!怡贞每天都跟这个男人一起洗澡,还有做爱。」

  那些女同学打量着色虎,脸上都露出厌恶和不敢置信的神色,一些人窃窃私
语说:「听他说,他还常帮她作大肠水疗,那不是连肛门……这种难堪的地方,
都被这个男人摸透透看光光了吗?」

  「这种事我光听脸就红了,她竟然做得出来。」

  贞儿羞得把脸紧埋在教授肩上,身子微微地颤抖。

  「乖怡贞,他们那样说妳,很害羞是吗?」鸡巴仍硬梆梆插在贞儿体内的教
授,轻抚着贞儿光洁优美的裸背,柔声在她耳边问道。

  「没关係,教授救妳。」那无耻教授立刻对着那些人大声开骂:「你们几个
不准再这样说怡贞了,听到了吗?」那些家伙这才停止窃窃私语。

  「好了,没事了,怡贞乖,别哭了,让教授继续疼爱妳。」教授轻轻抬高贞
儿的下巴,贞儿闭着眼,弯长的睫毛都被泪水沾湿,漂亮的脸蛋也交错着泪痕,
粉嫩柔软的唇片微微轻颤。那教授看呆她美丽动人的模样,立刻又把嘴贴上去。

  「嗯……」贞儿没有抗拒,可能是为了报答那教授帮她说话,也可能是自暴
自弃,她对那教授的吻慢慢有了回应,羞闭着泪眸,四片唇瓣互相轻吻。接着教
授的舌头滑进她口中,她粉嫩的舌片也迎合着他的搅弄,教授得到这样甜美的回
馈,呼吸越来越浓浊急重,那张臭嘴佔据住贞儿柔软的玉唇、疯狂地吸吮她小嘴
里甘甜的香舌和津液。

  而贞儿只是微微的蹙起眉,任由他粗鲁地舌吻,更气人的,是她的呼吸也由
轻轻的喘气变成急促杂乱,双颊染上晕红,雪白的屁股羞怯地上下轻抬,让教授
湿淋淋的肉棒在她窄紧的阴道里滑动。

  「贞儿……妳变主动了……教授喜欢妳这样……是不是爱上教授了?继续这
样……教授会疼爱妳的……」那教授鬆开贞儿的嘴,无耻地呻吟着,又弯下头,
脸埋入贞儿柔软的酥胸,吸含她乳尖勃起的奶头。

  「哼……教授……」贞儿弓扭着纤细柔软的腰肢,屁股上下抬动的动作也越
来越大胆了,湿淋淋的暴筋肉棒在耻穴口忽隐忽没,发出『啁啁』淫糜不堪的水
声,沙发上早已湿了一大片。

  「噢!怡贞……妳爱我吗?告诉我……」教授一手扶着她纤软的柳腰,一手
揉着她饱挺的乳房。

  「对不起……怡贞不能……我已经……是正强的妻子……」贞儿呼吸凌乱地
哼应。

  正在被动断精手术的我,听了心中真是百感交集。

  那教授忽然抱住贞儿猛然翻身,将她反压在身下,「哼……」贞儿不由得发
出激烈的呻吟。

  「我要好好干妳!让妳忘记他!」教授先喝了一大口酒,含在嘴里送进贞儿
口中,然后俯身向前、双手撑在贞儿身体两侧。摄影机拍到他光着屁股的全裸背
影,贞儿被压倒在沙发上,只看到两截修直匀细的小腿,垂搁在教授两侧腰际。

  在我愤怒矇眬的泪眼视线中,那无耻的家伙开始挺送屁股,「噢……教授,
不要……」贞儿羞苦却难掩激情地轻喊。

  振兴拿着DV走近去拍摄,镜头先从贞儿美丽的小腿开始,慢慢移到她白皙
性感的脚丫。「你们大家看,怡贞的脚丫已经用力成这样子了。」振兴一边拍一
边说。

  萤幕上贞儿白嫩的美足,雪白的脚心用力地弓起,洁白细緻的脚趾紧併,微
微地往内勾握,他们刚才已经将原本贴在贞儿脚心上的强力跳蛋取下了,也就是
说,现在贞儿脚心和脚趾有这种反应,完全是因为和教授性交所带来刺激。

  「啧啧啧!」振兴啧啧称奇地说:「依我对女人的经验,女人做爱时脚会这
样子,就表示她已经完全沉浸在和对方男人的性爱高潮和欢愉当中,才会连最末
端的神经都完全亢奋,看来教授已经彻底征服怡贞的人和心了。」

  「不……怡贞……没有……噢……」贞儿想为自己辩解,但教授一次又一次
的抽送,却让她不断发出让我心碎的激情呻吟,而且她也没发现自己不知何时,
两只纤手已紧紧环搂住那无耻教授的后颈。

  振兴又将镜头移到教授的屁股下面,两颗皱巴巴、湿漉漉的卵袋正前后激烈
地摇晃,撞在贞儿狼藉不堪的下体,粗大的肉茎在红肿的耻穴不断进出,阴道里
的嫩肉因为将棒身缠得很紧,每次都被拉出来外头,花办和男根上黏满了过度磨
擦爱液后所製造出来的大量白沫。

  (不要再拍了……别让我再看这些……)我悲愤不已,但视线就是无法从萤
幕上移走。

  「哼……不要……拍那里……好难为情……」贞儿也看到墙上大萤幕上的影
像,哀羞不已地泣求,但她张隔很远的两只脚掌,却是越来越用力地弓弯,脚趾
头也握得更紧,让这些男人看了更是慾火高涨。

  振兴用DV拍摄贞儿的神情,她被紧压在沙发上,原本柔亮美丽的秀髮,现
在凌乱地披散在椅面上,微晕的脸蛋透露动人的性感,随着那教授每一次撞击,
她就仰起玉颈,揪紧柳眉、发出凄迷蕩人的激吟。

  「怡贞,我听说……妳的阴蒂……也被他们用细线绑住了……真的吗?」教
授汗流夹背,喘吁吁地问。他说着,将贞儿两只美丽的脚丫分别抬上肩头扛着,
然后用力地往下一顶。

  「噢……教授……」贞儿立即叫了出来。

  「是不是真的?他们有这样过份地……欺负妳……处罚妳吗……」教授兴奋
地抽出再用力送进去,两只高举的美丽脚掌又用力弓弯。

  「哼……有……」贞儿回报激烈的呻吟,哀羞地回答。

  「妳这坏女孩……怎么可以让我以外的男人……这样处罚妳……」教授紧紧
抓住她纤细柔美的脚踝,又用力往前顶。

  「噢……对不……起……」贞儿被那教授抽插到失神,竟跟他道歉。我悲哀
地闭上了眼,只差不能把耳朵给闭住。

  「我也想玩看看……妳被绑线的地方……可以吗?」

  贞儿哼喘得很厉害:「教授……想怎么弄怡贞都可以……请您温柔点……」

  在色虎的帮助下,没多久贞儿肉豆上的线,一端已牢牢地繫在教授的鸡巴根
部,他将线弄得很短,几乎已是扯紧的情况,在这种长度下,男根在她阴道内就
算只有轻轻的动作,都会拉扯刺激到敏感的肉豆。

  「怡贞……我要动了……」教授说。

  「嗯……」贞儿声因微透着紧张,羞颤地回应。

  镜头又拍到两人性交接合的部位清楚的特写。

  男根往外拉出才一小截,肉豆就被扯长了,「哼……」贞儿张成大M字型的
两条美腿微微地颤抖,口中发出哀吟。

  「怡贞……可以吗?」教授关心地问道。

  「可以……怡贞……会忍住……」她轻颤而惹人怜惜地回答。

  「怡贞……抱紧我脖子……」教授说。

  贞儿羞怯地搂紧教授的后颈,那身材瘦小的教授,不知哪来力气,忽然将她
端着抱了起来,现场週围立刻响起佩服的掌声和口哨声。

  「教授……好难为情……别这样……」贞儿被那教授用这种『火车便当』的
体位端住,羞得娇躯一直颤抖,脚趾头紧紧握住,却将教授抱得更牢,凄美的双
眸看都不敢看旁边一眼。

  「走,我们去看妳丈夫……他的断精手术就快好了……我们这样一边性交,
同时看着妳丈夫被绝育……一定会很兴奋……」

  「不……你们别对他作那种事……」贞儿仍被酒意迷乱,所以之前并没清楚
意识到我被他们怎么对待,现在教授提醒她我正被动那种残忍的手术,她才恢复
些许清醒,着急而哀伤地乞求那些人渣。

  「别说了,再喝些酒,我就这样抱着妳过去看。」教授一手再拿起红酒瓶,
自己先喝了一大口,然后又喝一口含在嘴里,堵住贞儿双唇强餵她喝下。

  贞儿很快又被酒意弄得迷乱,脸颊浮现晕红,秀髮凌乱,搂紧教授后颈,羞
怯地任他端着。那教授光着脚丫,微微吃力地将贞儿抱到手术蓬前,和我只隔二
步之遥。

  「怡贞妳看……他是谁……」教授涨红脸,喘着气问贞儿。

  贞儿愧疚地转头望向我,美丽的脸蛋看起来晕红发烫,一双凄迷的水眸还含
着泪光,隔了几秒,她才断续不清地说:「强……贞儿爱你……对不起……贞儿
怀……别人的骨肉了。」说完,她又把脸埋向教授肩上,柔亮的长髮披散下来,
遮住她的凄美的脸庞。

  「怡贞……妳看,医生要做最后的手续了……妳也快点动屁股啊!我希望他
绝育时……妳也刚好高潮……好兴奋啊……」

  我痛苦地看向自己两腿间,那医生正在把我的输精管用长嘴夹夹起来,输精
管一端已经被割断了,如果是一般的结扎手术,只要在输精管的中间割断,然后
打结就可以,结扎后如果时间不是隔太久,未来接回来还有可能恢复生育。

  但他们是要将我永久结育,所以将整段输精管都拿掉,因此现在我的卵囊被
划破很长一道切口,睾丸都露出外面,刚刚已经割断输精管的一头,现在医生已
经将它夹起来,準备把另一端也切断。

  「不……别那样对我丈夫……」贞儿轻轻地摇着头泣求,但教授却兴奋到不
行,一边盯着我看,等要目睹医生何时动最后一刀,同时操着贞儿大腿,屁股往
后又向前一送。

  「噢……教授……」贞儿洁白的脚趾又紧紧地握住,纤细的胳臂用力搂住教
授。

  「怡贞……我好兴奋……妳也是吧?妳丈夫快不能生了……再等一下……我
们等他……」

  「不……」贞儿悲凄地摇着头。

  「準备要割断了。」医生举起手中锋利的手术刀,我咬牙偏开脸,不想看这
一幕。

  「怡贞……要割断了……我们也要努力……一起高潮吧!」教授气喘如牛地
卖力挺送下体,不断撞击贞儿白嫩的屁股,发出「啪啪」的清脆肉响,真不知他
何处来这么惊人的体力,能这样端着贞儿持续做爱。

  「教……教授……噢……教授……」贞儿也失去思考的能力,只能不停放声
地激吟。

  「怡贞……爱我吗……有没有爱上我……快说爱我……」那无耻之徒亢奋地
看我何时被割断输精管,还逼问我的贞儿爱不爱他。

  「爱……教授……呜……怡贞……爱你……」贞儿已经快无法说话,两副肉
体都是汗水淋漓。

  「真乖……教授好爱妳……妳丈夫不能生……我可以……我会弄大怡贞的肚
子……让妳为我生小孩……」

  贞儿没有反驳,因为她除了用剩余的力气搂紧教授的脖子外,根本很难再出
声。

  「怡贞……我有感觉了……要来了……妳呢?」教授像发情的疯狗般,踮起
脚猛力顶送着贞儿的小穴,两颗卵袋前后甩动的幅度惊人,彷彿要把全身精力都
用在即将射进贞儿体内的这一泡精液。

  「啊……怡贞……也要……到了……教授……」贞儿羞苦地紧搂住教授,全
身没一处不在激烈颤抖。

  「体内射精……可以吗?还是要……拔出来射……」教授问道。

  「不用……拔出来……射在怡贞……肚子里……哼……嗯……」贞儿激喘呻
吟地回答。

  「怡贞真好……愿意让教授……在妳老公面前……射进里面……」

  这时医生最后一刀正要划下,护士撕开我嘴上的胶带,我悲伤愤怒地吼道:
「停下来!你们停下来!不准!我不许你射进里面!」

  我在怒吼时,医生已经割下了那一刀,将我整段输精管用夹子夹着高高的举
起。

  「割断了……怡贞……妳丈夫的输精管……被拿掉了……好兴奋啊……我要
出来了……噢!」他将怡贞压倒在地上的软垫,卵袋一鼓一鼓地,正在她体内喷
出大量精液。

  「教授……怡贞……噢……」贞儿也高潮了,他们两人就在我旁边地上相拥
激吻,一直到高潮慢慢退去,那无耻教授还搂着贞儿柔软的胴体在呼呼睡着。

  「真的被割下来了,好可怜啊!他妻子还跟别的男人在他面前做。」贞儿的
同学们都围上台来看我。

  「怡贞真不知羞耻,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能高潮。被教授射了这么多进肚子
里,难道不怕怀孕吗?」有个还不知道贞儿早已怀孕的女同学说。

  「喂,别讲那么大声,教授和怡贞虽然累到睡了,但脸都还贴在一起,看起
来两人真的很相爱呢!」

  我悲辱得说不出话来,他们说的一字一语,都像是在我被夺去生育能力的这
件事伤口上洒盐。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