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自导自演‧身体解心结

九久小说网 2021-01-08 19:58 出处:网络 作者:arro1编辑:@春色满园
                自导自演 作者:arro1 2012/11/29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自导自演

作者:arro1
2012/11/29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身体解心结

  「老公,我有孩子了!」小云惊叫道。

  「是么?这么快啊!」我有些无聊的说道。

  「你看,来看么,就跟在我后面。」小云硬把我的头拽到她那里说道。

  「和你前几天叫着喊着让我看的宠物没什么区别嘛!」

  「区别大了,这是人家和相公生的。」

  「你还真是随便,认识不到十天就叫相公还给他生孩子。」我兴奋的说道。

  「人家和相公拜过天地入了洞房了哦!」小云故意用诱惑的语气说道。

  我把对我撒娇的老婆搂在了怀里,轻轻的亲了一口,继续写我的东西,不过
注意力马上被老婆屏幕上的对话吸引过去了。

  「云儿,我带你去做任务。」

  「人家一会等相公一起去。」老婆打字回应道。

  「云儿姐,我打出个XX邮寄给你了。」另一个人发来。

  「谢谢,么么。」老婆很熟练的打字回道。

  「大红人啊,这么多人献殷勤,希望你相公也喜欢戴绿帽。」我看着老婆说
道。

  「那次你让我用了下语音,结果一下子就多出这么多好友来。」老婆笑着娇
嗔道,手忙不迭的给各种示好的人回覆。

  「云儿姐,谢谢哦!按你说的,我女友又和我在一起了。」一个游戏里的人
发来一条信息。

  「这是怎么回事啊?」我问道。

  「那就好了,她就是想让你多陪陪她。」小云打完字对我说道:「这个小弟
的女朋友跟他闹分手,我劝了劝他,给他出了出主意。」

  「没想到老婆还有心理谘询的实力啊!」我笑道。

  小云听到短信声,看了一下就把游戏关掉,说道:「他今天不上线了,好无
聊啊!老公陪小云玩吧!」

  「现在才想起老公啊,我要不想陪你玩呢?」我酸溜溜的说道。

  「老公吃醋了啊?那也难怪,起码有三十多个人想操你的骚云儿呢!而且云
儿还找了一个相公生了孩子……」她看着我,一边慢慢地脱着衣服,一边用骚骚
的口吻说道。

  云儿的挑逗非常效果超群,我把电脑放一边,一翻身就骑在了她身上。

     ***    ***    ***    ***

  老友刘洪亮旅游回来已经有几个月了,他一直都没联繫过我,不知道现在如
何,是不是从离婚的阴影中走出来了,正好小云有个年纪相仿的同学也离婚了,
藉此机会我打算把他叫出来,让他们见见面。

  我让小云给他打了电话,如果事情不顺利,至少小云的面子不好驳。一切安
排好了,晚上我和小云吃了一会就先藉故离开,等回了家不久就接到小云那个朋
友的短信,原来他们没聊多久也各自回家了,因为刘洪亮这个家伙实在太闷了。

  「我记得他以前不是很闷的,虽然说的笑话都很冷吧!」小云看着短信皱眉
说道。

  「可能是没準备好吧!」我说道。

  「是不是还没有摆脱阴影?」小云说。

  「有可能。要不这样,把他叫到家里来,你这么能做心理工作,你来劝导他
一下,没準和我没说的会和你说呢!异性可能更好倾诉一点。怎么样,老婆,是
不是要助人为乐一下?」

  「老公都说了,云儿当然听话了。」

  我拿起电话打给刘洪亮,直截了当的说:「亮子,那女人看不上?」

  「哎……不是……我……」

  「你在哪呢?」

  「老地方。」

  「喝酒来我家吧,正好有个人一起。」我说道。

  「算了,怪麻烦的。」

  「来吧,云彩请你来的。」

  「那就更不……」

  「快来啊,我让云彩準备了。」

  「明扬……」还没等他回答我就挂了电话。

  小云翻找了半天就找出点辣花生可以用来下酒,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终于有
人按门铃了,我本来以为他可能真的不来。小云去应门,一看真的是亮子,热情
地拉着他的一只手让进家里。

  他似乎不适应小云的热情,有些拘谨的被拉到沙发上坐下,小云微笑着坐在
他身边,他不知道说什么了,突然屋子里面尴尬的静了下来。

  「喝酒也不找我。」我赶紧打破沉默的气氛说道。

  「老麻烦你多不好。」气氛又要尴尬下去,他看着旁边的小云又说道:「云
彩不得吃醋么?」

  看了他半年多的愁眉苦脸,今天突然说了一个久违的笑话,我竟然没反应过
来,小云马上笑着拍拍他肩膀道:「是啊,那时候我还真担心他是拿你做藉口出
去鬼混呢,所以以后喝酒就来家里。」

  「云彩还质问过我是不是有外遇呢!」我随着云儿的话多余的补充了一句。

  亮子苦涩的一笑,这时候我才想到这句外遇正好说到他的伤心处了,我真是
后悔莫及,赶紧拿起酒杯示意小云。

  「别光说话。」小云会意的给亮子倒了一杯,我们俩一人倒了一口,「来,
乾杯。」我举起杯子和小云亮子碰了一下,三人都一饮而尽,小云赶紧把杯子又
都倒上酒,第二次举起杯子又乾了一杯。

  小云趁着亮子喝酒看了看我,指着亮子做了个重複喝酒的手势,我明白她是
在说:老刘来之前已经喝了不少了。

  我看了看亮子的脸,同往常一样没有任何痕迹,不过我知道他还没有醉,要
不脸会变得煞白。仔细一看,他的领口虽然洗过,但是边际还是有些暗黄,裤子
上也有几道皱褶,一看就是没有女人照顾的状态。

  两杯啤酒下肚,彷彿是酒引子一般把刚才他喝的酒勾引了出来,他往沙发上
一靠,很响的打了个酒嗝,不好意思的开始道歉了。

  「慢点喝。」小云又给他倒了一点连半杯都不到,看了看又对他说道:「我
同学怎么样?不够漂亮?」

  「不是,很漂亮。」

  「那怎么她说你都闷不吭声的?」

  「我就是……」

  「不喜欢她?」

  「不是……」

  我听着小云的一步一步的问着他,没準她单独聊天会比我在场有效得多,我
装着晃晃悠悠站起身来。「喝了两杯竟然有些感觉了,我去躺会。」我见亮子跟
着我也站了起来,看来不胜酒力站起来要告辞一般,我赶紧把他按住说道:「别
以为我这么快就醉了,你可不许走,小云,别让他走啊,我一会再跟他喝几个回
合。」

  我沖小云挤了下眼睛,几步走进卧室,门留了道缝,人直接就坐在地板上顺
着门缝往外看。

  「那是为什么?」小云赶紧把正在朝卧室看的亮子的注意力吸引回来。

  「这个……我还是走吧!」亮子看了眼卧室门说道,準备站起来,小云按住
他说:「你也听到明扬说的,我可不能让你走,再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我可能还没有準备好吧!」亮子说道,显然这并不是他真正的原因,他的
脸上满是各种顾虑。

  小云并没有马上追问,倒了杯酒递给他,看他一仰头一饮而尽,然后问道:
「是不是还在想她?」

  亮子拿过小云手里的酒瓶,把最后一点都喝掉,苦笑了一下,说道:「说实
话,我以为我一辈子都不会忘掉我老婆,但是这才小半年,她的印象就已经模糊
了,我仔细想了想,从前她的身影也是那么模糊,我就记着是爱她,但是……」

  小云又开了一瓶酒倒给亮子喝,继续问道:「既然不是因为她,那又是为了
什么?」

  「说不是也是……」亮子又喝了一口,沉默了下来。

  小云看着他也不说话,继续给他倒着酒。

  「我问你……算了。」

  小云听他终于主动说话了,虽然不知道他想说什么,不过肯定他很想问,他
不会忍很久的,尤其是喝酒的状态。小云不说话,只是温柔的看着他,给人一种
什么都想倾诉的冲动。

  「我就是……其实……女人都会被厉害的男人征服是不是?」亮子吞吞吐吐
了一阵以后快速的说出了心里话,像敞开了话匣子一样继续说道:「她们的心会
属于给她们快乐的家伙,区别就是她们同时还愿不愿意敷衍原先的老公,愿意敷
衍的时候就偷情,不愿意的时候就离开。」

  果然还是小云的亲和力比较强,让亮子能说出心里话。小云看他正说到兴头
上,没有马上作答,只是静静地听着,眼神像完全能了解他的感受一样。

  「老婆都让人抢跑了,我也没什么不好意思说的了。我那方面是不行,我知
道他能把她弄得比我爽得多,我记得我最后一次和她说话,问她是不是他比我做
起来舒服,我记得她的那种表情,报复一般的嘲笑,我都没敢把她的话听完就逃
了,不用她说我也知道她在恨我耽误了她的青春,她需要的是真正的男人而我不
是,只是个男性功能不强的二等男人。」

  他说完便想去喝酒,小云把酒瓶拿走,只给他倒了杯水。

  「这就是你的原因?」

  「不管怎么样,最后都会变成这样:再认识一个女人、再发现我的无能、再
去找个男人跑了。」刘洪亮用手狠狠地搓着脸,长歎了一声。

  「你怎么知……」

  「我当然知道!每次我射出来的时候都能看到她失望的脸,虽然她安慰我说
没事,但是怎么能没事?一个男人老婆都搞不定。我越是怕看到她不满的脸就越
是射得快,最后我都害怕做爱了,一年也就做个一两次,每天尽可能的加班晚回
家,能出差就出差,儘量少留在家里,多挣点钱给她,没準能弥补下做男人的不
足。」他顿了顿看着小云,小云的表情从刚才温柔略带关切变成了眉头紧锁。

  「去年我出差了半年回家,偶然发现垃圾桶里面有几个用过的避孕套,而且
床单也是新换过的,我意识到老婆让哪个男人用过了,但是我装作不知道,希望
这一切只是一次意外,直到她提出离婚,那个男人乾脆把他们做爱的录影放到了
家里的电脑上,我第一次看到老婆在床上会那么兴奋……」

  「按你的想法,那全世界的女人都应该爱上按摩棒而不是男人。体贴和关爱
才是女人决定留在一个男人身边的理由。」小云突然厉色的说道。

  刘洪亮被小云突然这么一说惊得一愣:「她确实……」

  「你老婆以前那么爱你,你遇到问题竟然选择了逃避,还用挣钱弥补她来给
自己做藉口。」

  「我不是……」

  「用疏远她的方法来缓解你那卑微的男性自尊心,但女人最需要的是你的关
爱,每天你都不着家,让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独守空房,这不等于把一个没犯错的
女人打入冷宫么?她能忍受这么多年说明她确实爱过你。」

  「她……」

  「尤其你最后还冥顽不灵,根本不知道是你的冷落最终逼走了老婆,还要去
问是不是那个男人的性能力比你强,她只是嘲笑,要是我的话,肯定一巴掌就搧
过来了。的确那个男人比你强,知道照顾关爱自己的女人。」

  「我知道又能怎么办……」亮子竟然说着啜泣了起来。

  小云一改刚才的质问神色,把他搂在怀里,拍着他的后背。亮子哭了一会没
有声音了,小云和他正在窃窃私语,她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他盖了条单子,站起
身走向卧室。

  我刚才看到老友把脸贴在我老婆的乳房上,虽然知道他是在哭,但我还是往
歪处想了,变态的鸡巴挺得老高。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小云走进屋子对我说道。

  「他都没和我说过这些。」

  「你又不是女人。」

  「你光问出了情况,根本问题还没解决。」我话里有话的说道。

  小云听到我的语气,瞇起眼睛打量着我,指着我裤子被撑起来的地方说道:
「这个坏家伙怎么醒了,你又有什么馊点子了?」

  「我能有什么馊点子,不过就是想老婆这么爱帮助别人,肯定想帮我的老友
排解下心理问题的。」我说到老友的时候感觉变态的兴奋喷薄而出。

  老婆看着我,明知故问道:「怎么帮?」

  「你得告诉他,要好好的照顾老婆,多陪伴她,当然首先也得让他恢复恢复
信心,教导教导他男女之事。」我说着,鸡巴更硬了。

  「你真变态,这都能被你利用到。」

  「我这是在帮他,就看老婆有没有爱心了。」

  「爱心倒是没有,色心也不是很足,不过对老公主人的服从心很满哦!云儿
当然会满足主人的要求。」云儿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我兴奋的表情,满脸都是得
意的神色。

  「去吧,老公回来有奖励。」

  云儿对我挤了下眼睛,在我面前脱掉睡裙和内裤,从衣橱里面找出一件前开
襟的情趣纱衣穿上。想到老婆马上要穿着这个去伺候老友,刺激的感觉抑制不住
的上涌,我把小云叫到身边抱在怀里亲起来。

  「好了啦,我要当着你的面出去照顾你的老友了。」小云坏坏的说道,看到
我被她刺激得满是兴奋的脸庞笑了起来。

  小云故意很风骚的一步三摇扭着屁股走到亮子躺的沙发边,回头看了下我的
方向送了个飞吻,然后打开立灯,摇着亮子说道:「洪亮……洪亮,还没睡着呢
吧?」

  「嗯?……」亮子发出了一个比较迷糊的回答。

  小云俯下身和他小声说着话,突然亮子一下子坐了起来看着小云,但是马上
发现小云身上穿的透明纱裙什么都遮不住,随即别过头去,一瞬间又心虚的瞅着
卧室门的方向。

  「小云,你……你怎么穿成这样,万一明扬起来这怎么解释?」洪亮压低声
音对跪在沙发边上的小云说道。

  「明扬他睡着了,别担心。」

  「不是……他知不知道,这样都不好,我还是走吧!」我看着亮子的反应,
心里不禁暗自讚歎他的定力,不过我一瞥他的裤裆,那里早就暴露了他不被理智
控制的想法了。

  「你知道我刚才一直想你说的,我刚才听你那么说,对你那样顽固不化很生
气。」小云把他的话题转移到了他自己身上,说到一半不说了,看着他的反应。

  「我知道我那样不好,听你说了,我也知道其实是我这个一直说爱她的人把
她从我身边赶走了,但是……」

  「我知道你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这都不是冷落自己妻子的理由,我希
望你能振作起来,要知道让女人舒服的方法很多的。」小云说着移动了下位置,
跪坐在亮子两腿中间,双手隔着裤子抚摸着他的腿。

  「小云……这样……」亮子虽然嘴里想推辞,不过他并没有站起身。从小云
的控制下躲开应该是很容易的,不过对于他这样可能一两年都没有做过爱的人,
眼前就是一个漂亮的几乎全裸的女人要求和他发生关係,他如何动得了地方。

  「明扬希望你能想开,所以我才会这样帮你。这事只有你我知道,只有今天
晚上。」小云都说成这样了,洪亮你就别躲了,我心里说道。

  洪亮心里肯定是很想和小云做,但是理智让他顾忌着我这个老友,迟迟的没
有对就跪在他胯下的小云下手。举棋不定的他想走又捨不得小云,结果只是坐在
那里不知所措。

  小云替他作了决定,小手灵活地解开他的腰带和裤鍊,轻轻勾住里面的内裤
拽下来,拿出藏着里面勃起很久的肉棒,亮子的阴茎约十一、二公分的样子,不
粗,正好攥在小云的手里。

  亮子一动也不动,只是任凭小云摆弄他的小肉棒,小云趴在他的腿上,抓着
他一只手按住自己的乳房,张开小嘴一口就把肉棒全部含进嘴里,「啊……」亮
子轻轻的发出了一声,全身都在抖动。

  小云的小手按摩着他的睾丸,头开始上下的套动起来,虽然我这里看不见,
但是小云的眼睛肯定正诱惑的盯着亮子的脸。

  「从来没有人含过它。」亮子终于说出了第一句话。我看着他心里说,那你
走运了,小云早就被我调教成舔屌达人了。

  小云一边舔着洪亮的鸡鸡,一边嘴里发出吸吮的声音,突然声音停了下来,
小云想抬起头但是马上又含了回去,同时洪亮两只手使劲地抓着沙发的靠背,嘴
里舒畅的发着低沉的喊声。总共小云给他口交的时间不超过一分钟,而他射精的
时间都快和这个差不多了。

  「对不起,我就是这么没用。」洪亮低着头说道。

  「别道歉,这还没开始呢!」小云说道。

  「对不起……」洪亮又习惯的说了一句。

  小云站起身喝了口水,咽了下刚才射进去的大量精液的味道,然后对洪亮说
道:「帮我脱衣服。」洪亮站起身就想直接脱掉小云的薄纱睡裙,小云抱住他说
道:「别着急,慢慢的。先抱我。」

  「亲我。」洪亮跟随者小云的指使,估计他以前的亲吻只是用嘴唇,小云用
舌头撬开了他的嘴,接着又开始吮吸起他的舌头。

  「抚摸我的身体,慢慢的……再慢点,从下往上,不要离开,一直摸,按着
刚才的方法抓住衣服的一角慢慢地掀起来。」我看着洪亮一寸一寸地摸着老婆的
身体,而后又一寸一寸的掀起老婆的衣服,不知道当事人是什么想法,我这个观
众已经慾火中烧了。

  老婆光溜溜的出现在洪亮面前,含情脉脉的给他把上衣扣子解开脱掉衬衣,
然后蹲下身伺候他脱掉裤子和袜子,站起身说道:「慢慢地把我推倒,一直吻我
别停。」

  老友的身体和老婆的身体光溜溜的贴在一起,紧紧地抱着对方深情的吻着,
两人慢慢地坐在沙发上,然后如同小云告诉的,洪亮搂着她的头轻轻的把她压在
沙发上。

  「往下面吻,耳朵,把耳垂含在嘴里……对,就像这样……鼻子贴在耳边呼
吸,脖子用舌头一点一点的亲。」小云指挥着洪亮吻她,她的脸已经红得像个苹
果了,我看着亮子这样亲着老婆的脖子,估计这几天她都得带着老友给的吻痕上
班了。

  「锁骨,轻轻的……再往下,乳房,抓住它们边揉边亲,用舌头围着那两颗
硬肉粒转圈,含住它们用舌头快舔,用牙齿轻轻的咬……啊……轻轻的摩。」小
云兴奋的指挥者洪亮满足自己,手已经不自主地伸到自己胯下偷偷地摸着自己的
小穴。

  「亲我的肚子,用手慢慢地摸我的大腿内侧,慢慢地往那里去,但是不要过
去,挑逗我。」洪亮继续跟着她的指示做,但是马上小云就开始淫叫了:「去舔
人家的小穴吧!舔那两道肉褶,用手分开,看到小肉芽了么?轻轻的舔舔它。」

  老友的头就扎在老婆的双腿之间,随着小云淫蕩的指导,她自己双腿开始不
住地颤抖,一只手捏着自己的乳房,把另一只手的手指淫蕩地含在嘴里。

  「把手指也插进去。」小云有些含糊的说道:「摸上边,再往外一点……好
刺激……不行了……」

  洪亮见小云叫不行,赶紧停下来,小云马上淫蕩地叫道:「别停!」

  小云刚说完,一阵液体就喷到了亮子的脸上和身上,亮子还没来得及擦,小
云已兴奋地把腿缠在了他的身上说道:「好舒服……继续,用两根手指。」

  兴奋的小云持续要求洪亮用舌头快速的舔扫她的肉芽,手指贴着肉壁进进出
出,自己的身体也随着弓成了一个拱形,嘴里发出的兴奋叫声足够把任何睡着的
人叫醒,只不过两人都沉浸在性爱中,已顾不得吵醒那个应该在睡觉的老公了。

  「给我,用肉棒插进来!」小云一推洪亮的头说道。

  洪亮很享受有女人能被自己弄得舒服的感觉,但是突然小云让他插进来,他
可能想到从前的种种不如意,突然挺着鸡巴呆住了,说道:「我很快的。」

  「快插进来……老公,云儿要你的鸡巴。」我也不知道云儿这么喊是真的兴
奋到了极点淫乱的瞎叫,还是有意让我更加舒爽,不过这的确让洪亮的色心战胜
了他的自卑惧怕感。

  我兴奋的看着老友撸了撸鸡巴,身子贴近老婆,然后猛地一沉,我的变态神
经被狠狠地刺激了一下,终于我的老友也进过我老婆的身体了。

  老婆被亮子压在身下,胳膊环绕着他的脖子和他激吻着,两腿美腿更是死死
地缠绕着他的腰,洪亮抽插还没两下,小云身体更加紧的搂住他,身体的抖动告
诉他:这个女人在你身下高潮了。

  洪亮精神为之一振,反倒是有了主心骨一样变换着速度,深深浅浅的抽插起
来,小云嘴里轻轻吐着呻吟声为他鼓劲,身体扭动着配合他的动作,洪亮有些重
获新生的感觉,中途停下让小云换了个跪姿背入,满身大汗的加快速度冲刺,他
俩肉体相撞的「啪啪」声响满了房间。

  一声低吼,洪亮停了下来,同时应该有大量的精液喷入老婆的身体当中了。
「抱歉……我太兴奋了,这是我做的时间最长的一次。」洪亮说,我估计了下时
间,他这次插入也没有超过三分钟。

  「你是抱歉不知道我舒服没有,还是抱歉直接射进我身体了呢?」小云抱着
他问道。

  「对不起,直接就射进去了。」

  「没事,我们有避孕。」小云笑着说道:「而且你弄得我很舒服哦!」

  「真的么?」

  「很舒服哦!有时候明扬也很快就射了,但是他从没让我失望过。又不是只
有那里才能满足女人,只要你能让你的女人满意就行了。」

  「谢谢……」

  「还没完呢!抱住我,继续吻我,像做爱前一样,而且更需要爱抚和讚美。
云儿是不是好老婆?」

  「是!」我在心里和洪亮一起答道,我知道这说给洪亮的,却是给我听的。

  「最重要的是关爱和体贴,千万别犯同样的错误了。」小云说着从洪亮怀里
爬起身。

  「小云,谢谢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洪亮拉着小云的手说道。

  小云俯下身亲了他一口,捂着两腿之说道:「你已经谢过了。好好睡觉,希
望你明天就能重新振作起来,我和明扬都会很高兴的。今天晚上就当什么没发生
好了。」

  「嗯。」洪亮答应道。

  小云关掉立灯,夹着腿跑到卧室门口打开门,正看见我挺着鸡巴站着,突然
回头对着洪亮说道:「不过以后要有什么不懂的烦心事都可以找我说。」

  小云这句话是告诉洪亮,以后他还有机会和她做爱,明显在我面前说就像给
我打了兴奋剂一样,我赶紧关住门,直接把小云按在了地上,趴在她耳边轻轻的
说道:「老刘的谢礼还真实在,把你搞爽了吧?」

  「还不如说是我自己把我自己搞爽了,不过他确实给了我谢礼,让我能诱惑
老公主人。」

  小云对我笑着,把手拿开分开腿,一股浓重的精液味道就散发出来,小云的
两腿之间全是亮晶晶的液体混合物,而且还不断地有白色的液体从里面慢慢地流
出来,小云骚骚的用手指擦了一下流出来的精液放进嘴里舔了一口,撒娇的说:
「他射了好多进来。」

  「我的小骚货!」小云捂着嘴,让我把阴茎插进满是老友精液的淫洞里。

     ***    ***    ***    ***

  「可能是最近工作比较忙吧,昨天竟然睡过去了,正好给你个机会享受下云
儿这个陪酒小妹。」我玩笑着对亮子说道。

  亮子听我这么说,顿时脸色变得煞白,以为我知道了昨晚的事情,但是又看
我如此和颜悦色,不像一个标準知道被戴绿帽老公的表现,才反应过来我在开玩
笑,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道:「是啊,我得好好谢谢云儿。」

  「那当然,还是云儿能做心理工作。咱俩这么多年交情你都不告诉我你怎么
想的,我知道你还在想她,不过是时候向前走了。」我拍着亮子的肩膀说道。

  小云从卧室里走了出来,亮子很感谢的看了看她,显然是对她如此体贴的对
我隐瞒了他的真正恐惧,但是他看我对他也是如此关心,估计想到昨晚自己竟然
把兄弟的妻子上了,脸上出现了一种极度压抑的内疚。

  「是该振作精神了!」小云捏起小拳头对他做了个鼓劲的动作,然后捶在他
胸口说道,神情完全不像晚上和他发生过什么一样。

  「要是有什么难题,儘管找小云来问。」我说道。

  「嗯……」洪亮尴尬的回答着,他的表情更加内疚了,彷彿是辜负了我的信
任一样。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进屋去收拾我的东西,我看见洪亮凑近小云正在小声的
说着什么,还没等我出来他就喊道:「明扬,我走了,咱们再联繫吧!」

  我从屋里面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匆匆的走掉了,我看着小云,小云说道:「他
觉得对不起你,一直跟我道歉,看来这次没準说通了一个心理问题但是又加了另
一个。」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