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夫社群僚之禁脔妻(四十五)

九久小说网 2021-01-08 20:00 出处:网络 作者:森下编辑:@春色满园
从三十四集开始,多了一个新规则,除了一样50则不同读者回应会续贴下一章外,本故事的结局,也可能是最后的2~3章,将会设阅读权限100,但分数不够的不用担心,只要现在开始一直有在关注本文而且集集都有留言者,本文
从三十四集开始,多了一个新规则,除了一样50则不同读者回应会续贴下一章外,本故事的结局,也可能是最后的2~3章,将会设阅读权限100,但分数不够的不用担心,只要现在开始一直有在关注本文而且集集都有留言者,本文完结篇完成时,自会发简讯给各位要email,再将文章mail到各位手中。谢谢支持。


另外提醒:

四十四集的有效回覆时限是9/30,还想上车的读者再请尽快。

预计下一集将揭晓男主为何遭此命运的原因。

《本文开始》

眼前有光时,逐渐凝成的影像,是一片陌生单调的天花板。

我脑袋和天花板一样空白,想不起自己在那裏、忆不回今夕何夕、分不清日夜晨昏。

像午睡睡不醒、在似醒似寐中挣扎。

今天应该是週末吧!诗允没来叫我、喆喆也没吵我,我才可能午觉睡到不醒人事?

还好这种情形我不陌生,知道要从梦靥中脱离的办法,就是冷静不挣扎,专注寻找真实世界的线索,然后抓着它、慢慢爬出来,着急反而更难达到目的。

于是我不用眼、而是用心和耳朵倾听,刚开始空气就像凝结,没有任何响动,一阵子后,终于听到金属碰撞和卡通节目的声音。

那些声音线索让我平静下来,想必妻子正在厨房準备晚餐,小孩在客厅看巧虎。

既然清楚了,我也不急着醒来,反正晚餐好了,她自然会叫我。

才刚这么想,忽然一只手抓着我肩膀,轻轻摇动。

「醒来啰...」温柔的声音在呼唤。

「嗯,北鼻...」我握住那只手,想将手的主人拉到身上。

「干什么!」

妻子的声音突然变粗,接着发现抓住的手腕也不是熟悉的纤细跟光滑。

才惊觉有异,脸上就吃一记热辣耳光,瞬间全醒过来。

「不要脸的色囚犯!都割掉了还想吃老娘豆腐!」

站在我床边的,是体重目测八十公斤的监狱资深护理师,此刻像一头愤怒母熊、恶狠狠瞪着我。

「对不起...我弄错...」不等我解释,那名胖护士就转身「登登登」走掉,好似受了天大的屈辱。

其实收到最大惊吓的人是我,原本记忆跳过人生骤变的一年,以为仍在温暖的家,正妻可儿相伴,没想到醒过来才是恶梦!

惊魂甫定、体认到现实后,想起那肥女人刚才的话,胸腔裏好不容易平静的器官又扑通扑通狂飙跳,怀着恐惧绝望的心情,视线往下,终于看见自己最不想面对的一幕。

那根陪伴我三十几年头的男人象徵之处,已经变成平坦三角丘,连一根毛都不存在。

虽然早就知道是这样,但不甘心的泪水还是暴涌而出。

在被阉割的地方,接出一根小指宽的塑胶管,拉到床下不知何处,只听到一直有「滴滴、哒哒」的落水声。

「就是他!他想性侵我!」

我还在哀悼自己逝去的男人生涯,那头母熊又「登登登」走回来,后头还领着两名狱警!

「干!又是你!惹的事还不够吗!」狱警人还没到就破口大骂。

「是想女人想疯了吗?把自己的老二弄烂!现在还想非礼这位...」另一个狱警骂一半说不下去,一直想要笑。

我生无可恋,唯一让我不能死的理由,就只有还能看到诗允这个动机而已,其他再过份的委屈和羞辱,都已如蚊子叮咬般寻常而无感。

「他现在这样,也不能作什么,还是就算了?」一个狱警问她。

「不行!我要申诉!这种色狼就算没有那个东西,还是很危险,我每天要帮他换药送餐,要怎么保证我们护理师的安全!」

那头母熊说得愤慨,好像她长得很危险,我却连爲自己辩解都懒了,随便他们想怎样,反正再惨、也莫过于连老二都没有、妻子像母畜被人玩弄的男人。

「好吧...」连狱卒都觉得有点无奈,问我:「这位...指控的,你有什么话说?」

我眼神空洞看着天花板,默默摇头。

「那就是承认了!我们会呈报上去,看上头决定怎么处罚你。」

「就这样?」护士看狱警问完就想走,拉高嗓子不满问。

「不然还要怎么办?他才刚动完手术不是?」

「你们随便问两句就走,谁来保证我的安全?」她挡住狱卒的路不给去。

「那这样吧...」狱卒拿出手铐,把我手脚铐在床栏。

「这样就没办法非礼妳们护士了,可以了吗?」狱卒问。

「哼!」那母熊这才扬起头,挤开两个狱卒「登登登」离开。

「你不要再给我们惹麻烦了!听见吗?」狱警大声警告我。

「干!都这种样子了,还在想女人!」另一个狱卒跟着骂。

「走吧!够虽的,好不容易可以休息抽根菸,又被叫来处理这种鸟事!」

两个家伙边走边唸。

「不过听说要一辈子接尿管,还要带着水桶...」

「恁娘勒,要是我早就去死一死了,还有心情想女人!」

「想也没用了...」

他们走到门口,都还听得见谈话内容,本以为已在地狱最底层的我,现在才知道原来陷得更深。

那个「滴滴答答」不停的声音,原来是从膀胱漏出来的尿,如果照他们的说法,床下一定有只水桶,莫非以后我一辈子都要接着这条屈辱的尿管,还得把水桶带在身边。

想到这裏,我忽然有股冲动,想要一死百了,正当我牙齿已经放在舌头,却又看见黏在我肚皮上的诗淳照片。

那是唸研究所时我帮她拍的,大大眼睛清纯的样子,除了青涩一点外,跟现在的模样几乎没变。

想到死了、她还留在世上被人当母畜玩弄,我忽然又咬不下去...

事情跟我想的一样,在术后恢复的这段日子,每隔几小时,就有人来帮我换床下的水桶,每一个来的人,都是想笑又怜悯的表情。

第三天,帮我动刀的黑医终于第一次来看他的杰作,我忍不住问他,我是不是没办法自己小解了?

他连想安慰我的意思都没有,直接给我肯定的答案。

「你的膀胱在动生殖器割除手术时,我顺便让它失去收缩功能,你一辈子只能这样了。」

他说「顺便」说得心安理得,彷彿我被这样恶搞是理所当然。

我对他发出两声怒吼,就再也没力气多作什么,因为作什么也没用,这不是会醒的梦靥,是只有断气才会结束的真实人生。

「不要怪我,我也是拿钱办事,不知道你到底得罪了谁...」

他的话令我想哭又想笑,这是我每天有空就绞尽脑汁在想的疑问。

我到底得罪了谁?难道工作能力不足,惹恼了上司,就要遭受这么可怕的惩罚?还是因为我窝囊废,却娶了人人垂涎的清纯正妹妻子,才有现在这种下场?

到目前为止,我能想到的理由只有后者,再有机会见到那个害我最深的人,我一定要亲口问他究竟跟我有什么仇...

===========================================

在床上躺了五天,下体伤口已经癒合了,男人尊严却永远无法癒合。

出院回监的日子到了,诗允当人体模特儿的美术课也在今天。

我想看她想到快疯,但又害怕在这裏见到她,那些囚犯,就像一群发情强壮的公狮,性能力都处于颠峰,我一个孱弱又刚被阉割的丈夫,根本保护不了她。

但不管我多么矛盾和挣扎,会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我被囚犯们推进美术教室,这原本是为了陶冶这些暴戾之徒性情而存在的地方,却马上就要变成肉慾横流的淫狱。

他们只给我穿上截囚衣,下半身完全空空,衣襬还刻意剪短,让两片屁股和刚被阉割的下体完全露出,这身屈辱的穿着,跟我国小被那畜师和三名恶霸霸凌时一模一样!

如果可以选择,我宁可赤身裸体,也不想让日思夜想的妻子,看见自己丈夫这种可笑悲惨的模样。

但至少衣服如果可以的话还能选择,无法选择的,是已经没办法收缩的膀胱,完全失去了储尿跟排泄自主的功能,现在一头插进我下体的管子,在外的一端挂在腰间绑的绳子,要这样才不会一路滴滴答答漏尿。

「来了!来了!」

「哇!好正喔...」

「有够清纯的啦,本人更像大学生内!」

「干!瘦瘦的,那有怀孕身材还这么好,天生就给人干的!」

我进去时,教室前面已挤满人,气氛处于疯狂高潮,相必我思念的那个人已经来了,我心情既是激动,又是妒怒恐惧,肾上腺素一下子升到爆表。

「喂!各位,绅士风度好吗?人家第一次来监狱,不要一副猪哥样,吓到人了!」监狱矫正官大声喊,那群囚犯才稍稍平静。

我虽然有183公分的身长,但距离太远,又有有好几个快190的彪形壮汉在前面,挡住了我努力想看见她的视线。

「现在介绍今天来的两位美术老师...」矫正官说:「这一位是张静大师」

「老师好!」囚犯异口同声问好,他们处于精虫溢脑的低智商状态,像小学生一样好控制。

冷傲的张静「嗯」了一声。

「另外这位,是韩凛正老师。」

「老师好!」囚犯们又比刚才更亢奋。

「不敢、不敢!各位大哥好。」回应的是韩老闆的声音,一贯笑嘻嘻小心客气,但此人却对我妻子作出天理难容的淫行!

而且我从没想过这猥琐的老家伙,居然还取了这种跟他样子南辕北辙的名字!光是听到,就令我拳头快捏出汁!

「接下来呢...」矫正官才说三个字,囚犯们就像暴动一样欢呼吹口哨。

「安静!安静!」一阵警帮敲击桌子的声音,才让这群发情的公狮又安静下来。

「长官,接下来就交给老头子吧,我来!」韩老闆自荐。

「好,要不接下来麻烦老师了,我先告退,有任何问题随时叫我。」

「是,谢谢长官。」

矫正官离开教室后,那老头忽然变了张脸孔似的,冷峻命令诗允:「自己说,叫什么名字?」

「...」

「出声啊!哑巴是吗?」

「嗯...王...诗允...」那声音微弱发抖,却令我热泪涌眶、喉咙像被掐住。

「妳这算什么介绍?好好说,再来一遍!」那畜生老头斥责。

「嗯...大家好...我...叫...王...诗允...是今天大家的...人...人体...模特儿...」

说到后面那几个字,她似乎已羞耻得说不下去,声音就像蚊子。

但即使要拉高耳朵才听得清楚,她一说完,现场立刻又欢声雷动。

「各位大哥稍安勿躁!这头母畜就是这样,每次发情完,就有自以为是相夫教子的良家妇女,一定要让她再次认清自己,接下来才会百依百顺...」

韩老闆安抚下那群囚犯亢奋情绪后,又对我妻子斥喝!

「继续啊!我们来之前不是教过妳怎么说?结婚了吗?丈夫叫什么?有没有小孩?」

听他要诗允自己说这些,让我气到不住发抖。

「嗯...结婚...了,丈夫...丈夫...」

「丈夫怎么样?妳一直在看什么?自我介绍可以不专心吗?」

韩老闆一连串斥责,我虽然看不到前面,但可以想像她此刻又怕又羞,一双大眼睛忍着泪、很想在囚犯人头中找到我的楚楚可怜模样。

「快说!」忽然听见「啪!」一声,伴随她的痛哼,韩老闆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抽打她。

「对不起...」她声音带着哽咽:「结婚了...五年...丈夫...叫林育桀...」

「还有呢?」又一下抽打在蜜臀还是大腿的声音,她悲哼后,颤抖回答:「还有...有一个小孩......」

「什么名字?」

「林喆浩...」

「现在肚子裏的几个月了?」韩老闆没一秒放过她。

「嗯...五...个月...」

「孩子的爹叫什么名字?」

「不...可不可...」她才开口求饶,立刻又传出「啪!」特别响亮的抽打声。

「嗯...」一阵不寻常的呻吟,囚犯忽然都只剩粗重呼吸,我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心急想挤到前面,但才动一下,膀胱就一阵剧烈抽痛,彷彿要被扯出体外,差点就休克昏倒。

「还没轮到你,乖一点!」一个清良的手下冷冷警告,我这才发现下体的尿管,不知何时被人抓住。

「干!怎么回事?尿出来了!」

「被打屁股也会失禁吗?」

「齁!齁!拎娘勒!还站不住内,是会爽吗?」

前面的惊叹,让我不需要往前,就知道妻子因为被韩老闆抽打蜜臀而漏尿。

她的身体被强迫调教到敏感不堪,加上照那老头先前说的,来之前已让她禁慾五天,最后几天还跟含滷蛋绑在一起,应该是已达到了极限。

虽然我死都不愿这样说自己的妻子,但我心知肚明她现在的状况,可能被男人摸手都会出水,所以才会因为被韩老闆抽打屁股而失禁。

「自己站好!告诉大家,肚子裏孩子的爸爸叫什么名字!」

「我...不...」她知道我也在这所监狱,所以这问题实在令她耻于启齿。

「还不说!」又一声响亮的抽臀声,她发出悲噎,我已经受不了,但尿管被人紧紧拽着,叫都叫不出来。

「海...海龙...」她急促娇喘回答。

「哼!叫丈夫连名带姓,叫下野种的男人就只叫海龙叫的那么亲密,一定是比较爱海龙吧?」

韩老闆的话令我抓狂,但我只能一直发抖,像被锁喉的鸭子一样窒息抽搐。

「不...不是...」她急着辩解。

「还在说谎!不是这样,妳怎么会心甘情愿帮他生孩子?」

「我...不是自愿...」她哽咽抗议:「是被他...强姦...」

「嘿!嘿!说话要诚实负责任喔!」韩老闆那畜生立刻打断她:「我们可是都看过妳勾引他上床的影片,妳那种享受的样子跟淫蕩的表现,说是被强姦,上法院一定会被判诬告吧!」

「我没有...」

她想替自己辩驳,声音却既羞愧又心虚。

「没关係,等一下就会让妳诚实承认,不要耽误上课时间,对了!先让妳见一位很想看到妳的人吧!」

韩老闆说完,她立刻激动哽咽:「是他...育桀吗?」

「哼,没想到妳知道要见丈夫还会掉泪,我以为妳早就把他丢到脑后了!」那畜生残酷道。

「我...才不会...我只爱我丈夫...」她激动自白,听在我耳裏感动万分,却又滋味複杂。

而在场的囚犯门早就看尽她的耻态,发出了让人想死的轰笑。

「光会用嘴说爱丈夫,身体却很诚实,这才是妳吧?」

让我心痛的,是诗允似乎被说到无法辩白,默默吞下韩老闆的指控。

「各位大哥,让他丈夫过来前面吧!」那老头说。

我近乡情怯、又不想让妻子看见完全丧失男人尊严的样子,有点抗拒向前,但他们用换手接力的方式牵着我的尿管,把我从最后方一路强带到她面前。

她清纯短髮、大眼睛和水嫩苹果肌,一如以往女学生的模样,让我这个几个月没见本人的丈夫一下子傻了,直到她哽咽轻唤一声「北鼻」,我才醒来,然后忍不住又往下看。

今天她穿细肩轻薄的连身短衬裙,性感锁骨跟柔软光滑的藕臂夺人目光。

那条衬裙,根本就只能遮掩三分之一的身体,两颗奶头凸翘在上面,微微隆起的孕肚并不臃肿,反而更添一股性感。

衬裙下摆也很短,露出一对均匀白直的玉腿,肌雪柔美的美丽脚ㄚ,繫在她最常穿的短跟小凉鞋裏。

看见这双她仅有的两、三双鞋子之一,又是结婚前几年前买的,我心裏忽感酸愧,泪水不自禁滑下来。

自从她嫁给我,都只为家用、丈夫和小孩花钱,很少为自己添购装容,别的女生百货週年庆大血拼、上网网购保养品、逛街买衣服,这些对她而言,都像是平行时空的事,否则以她的条件,绝对比多数女人更有本钱打扮。

这么美丽清纯又贞淑的妻子,为什么我会保护不了...

「北鼻...」她不知道再叫了几声,我才又回神。

「嗯...北鼻...」我看着她泪花在美眸中绽动,很想冲过去抱紧她,但她被韩老闆捉着香肩,我也被囚犯架住,两人只能咫尺相望。

「很想念你丈夫吗?」韩老闆笑嘻嘻问。

「嗯...很想...」她抽噎说。

「但是妳看他那裏,有没有发现少了什么?」韩老闆粗鲁地将她小脑袋压低,让她看我没穿任何裤子的下身。

「不!不要看!」我手被反折无法遮挡,慌忙中只能夹紧腿,但怎样都已掩不了平坦的下体。

「北...北鼻...你怎么...会这样?」她声音颤抖的利害,两颗瞪大的眼睛,泪水毫无预警滑下来。

我放弃挣扎了、把脸转开,心中全是自卑自暴的念头。

「他喔,嘻嘻!是被我打烂,后来不得已割掉的!」清良这畜生,居然还得意洋洋向我妻子炫耀。

「割...割掉...」诗允眼眸好似空掉一般,呢喃唸着这两个字,几秒后才醒过来,摇头说:「不!不要!」

「都已经阉乾净了啊!现在说不要有什么用...」

「你们...为什么...这样...我恨...你们...」

她激动到一句话快无法说完整,豆大的泪珠从美丽的大眼睛滚落,止都止不住。

「还有呢,妳看...」清良捏起我的尿管:「妳的北鼻,以后只能靠这个排尿,随时都会滴出来,所以要带着水桶。」

她雾湿的美眸,全是自责、不捨、歉疚和哀凄,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只是一直抽噎。

我也只能转开脸,不知道该安慰她还是安慰自己,现在的我,根本没有安慰别人的本钱。

「啧啧,没想到妳还会为丈夫流泪,看起来贤妻良母的本性还没死尽。」韩老闆狞笑说。

「那就让妳知道更绝望的事,然后看妳的恨能不能战胜妳敏感的身体,跟妳那颗充满害羞慾望的脑袋瓜吧!」

那畜生说话同时,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上面出现一个小孩的面孔,我马上就认出是我们的儿子喆喆,诗允则是隔了两秒才落泪轻唤。

「喆喆...」

孩子似乎看不见我们,一双状似女手绕到他前面,将小裤裤拉下,我的脑袋像被铁鎚打中一般,整个人空白耳鸣。

「怎么...怎么...这样...」诗允颤抖悲呼。

小小的生殖器,再度被细绳紧密绑死,睪丸已经缩小到几乎看不见。

「今天要拆线了...」张静冷酷说:「以后他的性器只会这么大,没办法再成熟。」

「你骗我...」她转头恨恨瞪着韩老闆,情绪剧烈起伏:「你说...只要我变成...就会好好...照顾他...」

「变成什么?我怎么听不清楚?」那畜生笑嘻嘻反问。

诗允没接话,只是不甘心看着骗了自己的恶人,一直悔恨掉泪。

「说啊!变什么?」韩老闆忽然一记爱的小手,抽打在雪白大腿!

「啊!」

她失声哀叫,两条玉腿一阵发抖,下一秒耻尿就浠沥沥洒到地上,靠人架住才没软倒。

「哈哈,身体这么敏感,怎么替丈夫跟儿子讨公道...」那群囚犯大笑。

「说!妳刚说妳要变什么?」韩老闆冷叱,又一记抽打在蜜臀。

「呜...母畜...下贱的...母畜...」她在被打的疼痛与快感中抽搐,短暂忘了丈夫跟儿子被人残忍阉割的仇恨!

「然后呢?」那个人握着爱的小手,撩起她衬裙下摆,露出的雪白的股蛋已有好几条红痕。

「嗯...嗯...」她抽抽噎噎抗议:「你答应过...我变成那样...就会照顾喆喆...但是...你骗我...」

「嘿嘿...」

韩老闆一直用爱的小手在她屁股和大腿滑移,弄得她无法好好站直,一直强忍娇喘,双眸频频失焦。

「我答应妳不会让他死掉,并没有骗妳啊...他不是活得好好的,只是以后没有鸡巴能用而已...」

「唔...不是...我...恨你...嗯...不要弄...」

「啧啧,这样的身体,有什么办法抗议?」

韩老闆将爱的小手伸进她胯间柔软之处,她唯一能作,只有将大腿夹紧一直颤抖。

「恨我?那能怎么办?还是要让我们继续摆布啊...」那只细棍不停在她腿缝间来回拉动。

「我不要...再被你们玩弄...停...停下...来...」她呻吟抗议。

「住手!她叫你住手!没听见吗?」我眼睛快喷火,怒声警告那淫具店老头!

「啧啧,丈夫也生气了呢?好吧...」韩老闆抽出爱的小手。

诗允如获大赦、抖了两下后软腿一直娇喘,薄衫下的奶头更明显翘立,胸口、锁骨和大腿,布满细细性感的汗珠。

「不过妳领了钱,还是要尽责作完今天的人体模特儿才可以。」

「我...没有拿钱...」她摇头否认。

「哼!妳没拿钱?妳以为妳跟那个小病种每天吃饭不用钱吗?还是妳觉得那些钱是从天上掉下来?还是大家乐捐的?」

「我不...」

「不愿意吗?那今天开始小病种就不用吃饭好了,下个月也不必动手术了,因为妳拿不出钱吧!」

诗允被他一连串恐吓,逼迫得六神无主,只要开口就被韩老闆无理打断。

「北鼻!别听他的!我们一家人饿死,在天上相聚,也比妳变成他们的玩物好!」

我怀着悲壮心情,向眼前这些恶人宣战!。

「欸!没那么严重啦,什么全家死...」韩老闆却笑嘻嘻说:「你们夫妻死没关係,你们生的小病种,有人会替你们照顾一辈子,把他当成小狗一样养。」

他这番话,让我誓死如归的决心瞬间被打回原点,意思是万一我跟诗允不在了,喆喆会孤苦伶仃独活,然后被人当狗折磨一辈子!

拿小孩威胁父母,永远是最卑鄙却最有效的手段,我除了咬牙切齿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他得到了胜利,立刻从腰后拿出一綑麻绳,

「现在!徵求三位大哥的帮忙,麻烦搬张桌子过来,把她弄到上面。」

两名资历浅的囚犯,不需要清良指派,自动就去抬课堂的铁皮长桌,其他人很有默契让出教室中央区域,让他们把长桌摆好。

清良走到诗允前面,在我喷火怒目逼视下,捉起她细腕,将人拉到长桌前,不顾她的柔弱反抗,一把把怀胎五月的娇躯抱上去。

韩老闆尾随而至,她来不及作什么,一记爱的小手就甩打在蜜臀上。  

「哼...」她呻吟一声,惹来一阵轰笑。

「趴好!」韩老闆像使唤牲畜一样斥喝。

被调教习惯的妻子迟疑了半秒,还是无法反抗自己顺从的惯性,像母狗一样乖乖伏在长桌,又让在场的囚犯鼓掌欢呼!

「嘻嘻,这副好色的身体,已经很习惯听从鞭子的滋味了呢,可惜了这张清纯的脸蛋...」韩老闆似乎故意说给我听。

「王...」我气到快疯,正要开口骂醒她,下体的尿管又抽紧,膀胱一阵痉挛,连叫都叫不出来!

「屁股抬高!」韩老闆又一记爱的小手打在她屁股。

「嗯...」

她羞耻无助地任由那老畜生摆布,裙摆都快盖不住厥起的蜜臀,诱人的腿根间,露出了一小片底裤。

我拼命想挤出声音,唤回她作人的基本尊严、还有为人妻与母亲的自觉,无奈尿管被人抓在手中,就像傀儡的丝线受控于人,完全没有自主的余地。

「嘿嘿...这么顺从的身体,还想替丈夫跟小孩讨公道?真不自量力...」韩老闆得意笑着,他放下爱的小手,将麻绳拉直。

妻子前低后高趴在桌上,脸贴着铁皮桌面不停流耻泪,但我不懂她为何不反抗,不论作什么,就算微弱的一声「不要」,都比现在这种认命的样子好!

韩老闆把她的手腕和脚踝逐一綑绑,绳子分别繫牢在桌子四脚,然后当着整间教室囚犯还有我面前,将勉强盖住她蜜臀的裙摆往腰上掀,露出两颗洁白圆润的屁股蛋。

我忍着非人能忍的痛苦,发出撕心裂肺的怒吼。

「不...」她听到声音终于清醒,摇头说不要,但却为时已晚。

「各位大哥,看过这么上等的屁股吗?」韩老头淫笑咈咈,两手盖在众目垂涎的蜜臀上,慢慢用力收紧。

「唔...不要...」她悲求的声音在颤抖,枯爪般的十指,陷进光溜滑嫩的臀瓣,将原本圆润的屁股蛋捏得变形,然后在肉体主人的呜咽中,残忍地往两边剥开,粉红乾净的括约肌,就这么从亵裤底边露出来,被外力拉得扭曲。

这一幕让囚犯们眼珠子发直,连口水都忘了吞,好几秒后才开始暴动!

「拎娘勒!受不了了!」

「干!上什么美术课,林北现在只想上健康教育课啦!」

「我想教她性高潮啦!」

「那我...我要教她怎么生小马!」

「你们教个屁!林北只想干她!干死这清纯骚货!」

...

「各位大哥,稍安勿躁...」

眼见那些囚犯兽性高张,韩老闆这才把手从别人妻子的屁股拿开,她张着双臂跪伏在桌上,一直羞泣娇喘。

「...今天的美术课,不是给各位大哥上的。」那老头说。

「什么?不是偶们要上的?」

「拎娘勒,那我们来是要冲啥小?」

「冲啥小都行,休想叫林北离开,林北等清纯骚货来,等到快被自己的洨淹死了!」

囚犯们情绪转为焦躁。

「当然不是要各位大哥离开,千万别误会...」韩老闆解释:「是要各位跟这头母畜一起作为人体模特儿,给她的丈夫画...」

「好喔!这个讚!」

「老师真上道!林北喜欢!」

囚犯们兴致高昂。

我还搞不清楚状况,就已经被按坐在椅子上,面前摆了画架、画纸,旁边还有一堆作画工具。

「我不...」

当我回神要拒绝,两脚已被铁鍊各锁在一边椅腿,尿管也绑上了铅球,放进地上的水桶,膀胱裏积压的储尿开始叮叮咚咚落进桶内。

「认真画,张大师会在旁边指导你。」韩老闆笑咪咪说。

「畜生,我才不要!」我开口怒拒,一根麻绳立刻从后面绕住脖子。

「我只说一次,拿起三号素描笔。」

不意外,提着麻绳的人是张静,在对我下最后通牒。

我抓住锁喉的粗索,摇头抵死不从。

ㄧ想到这变态肌肉佬,不只将诗允改造成母畜,还将喆喆去势,我就恨不得抽出他的龙骨,让他余生只能在地上爬!

但这一切仅止于幻想,我连他一根白毛都碰不着,而且在违逆他的话后,绳圈已经收紧,不出几秒,我眼前开始发黑,四肢从挣扎变成痉挛,膀胱也产生强烈脱尿感。

原来这就是窒息的滋味,超乎想像的难受。

「再忍一下就过去了、要解脱了...」

隐约有个声音,随着大脑愈来愈混沌,它变得愈来清晰。

就在我接受命运,放弃生存意念时,忽然绳圈鬆开了些,身体本能的反应,立刻贪婪吸入空气,但才一下子绳子又被拉紧,再度陷入恐怖的濒死亡状态。

「喂,妳的北鼻快要断气了。」清良「好心」提醒诗允看。

「不!不要...放开他!噢...」

她惊慌哀求,但说一半,韩老闆爱的小手又「啪」抽打在光洁蜜臀上!

长桌上的人妻「啊啊」激吟,清纯的泪颜瞬间呈现恍惚,耻尿从湿透的裤底和边缘不断涌出来。

「哈哈哈,丈夫快断气了,她还在高潮...」

我连愤怒都办不到,张静不停玩着收放绳圈的把戏,他似乎深谙凌迟的极限,每每在我断气前瞬就放鬆、但只给我呼吸不到半口气又勒紧。我在阴阳界来来回回数趟,完全体会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啧啧,湿成这样...」韩老闆抚摸着快变透明的薄薄裤底,手指一按下去,吸饱水份的丝布,尿汁混着黏稠的分泌物垂了下来。

「嗯...哈...」妻子失魂的娇喘声,再度引起大笑!

「脱掉好吗?下面不要穿了...」那畜生像玩弄宠物一样问她。

她一味激烈哼喘,并没有拒绝。

「可以吗?」韩老闆又问一次。

「嗯...嗯...」她埋在桌上点头。

「哈哈哈,她说可以内!」

那群囚犯兴奋鼓譟,我却连想发出一点声音都像在跟阎罗王谈判一样困难。

「妳的北鼻快断气了,妳还说小内裤可以脱掉让我们看,这样真的好吗?」清良揪住她清纯短髮淫笑问。

「北鼻...不要!...放开他...」她被人提醒,忽然又回到现实,激动摇头泪求那畜生。

「哼!看起来还没堕落到底,这样没办法达到这堂课模特儿的条件呢!」韩老闆冷笑自语。

「不然模特儿是要什么条件?」荣头A好奇问。

「这堂素描课要表达的,是少妇的耻态,想当然尔,模特儿必须能充分表现出毫无羞耻的样子,她现在看起来显然还是不够。」

「这样还不够?」清良失笑问。

「嗯,各位大哥,不要小看这头小母畜的潜力,她的下贱程度绝对不止于此,大家千万别被她清纯可怜的样子给骗了。」

韩老闆说得一本严肃,同时拿起利剪,穿进伏在桌上的人妻亵裤边缘,「喀擦!」剪断!

我从头到尾眼睁睁目睹,却只能在无声中愤怒,因为生命正与麻绳搏斗!

这种除非屈服,否则永无止境的溺水式刑求,让人愈来愈软弱。

「再给你一次机会...」张静忽然放鬆绳圈。

终于可以尽情呼吸的我,不争气的泪水狂涌而出、止都止不住!

那变态肌肉老说:「现在就拿起笔,否则这个游戏会持续一个小时,才会问你第三次。」

看着妻子的小内裤,在囚犯欢呼声中被韩老闆整件提起,那群野兽全都围过去,近距离欣赏她含饱花露的粉嫩肉缝跟羞耻缩张的括约肌,我当下心情快要疯掉。

张静见我迟迟没动作,冷冷道:「看来你是想再享受一个钟头的死亡滋味。」

「不!我...」想到那生不如死的酷刑,我咬牙切齿,颤抖说:「我会照作...」

在让人难堪的爆笑中,我毫无尊严的拿起张静指定的3号素描笔。

「嗯!」张静哼了一声,接着又下令:「现在,把你妻子目前的样子画出来。」

「我...我不会画图...」我忍着男人最大耻辱,低声下气请他放过我。

「你画便是,老夫自会指导。」

「我真的从来没有画过,能不能...」第二次还想哀求,脖子上的绳圈立刻收缩。

「不!画!我会画...」大脑闪现窒息的痛苦,嘴巴马上求饶,尿水叮叮淙淙落入水桶的声音也愈来愈快。

「快开始吧!」他声音冰冷催促。

我望着像母狗一样趴在长桌、连身裙被掀上腰,光着屁股让人看屄和肛门的妻子,不甘心的泪水瞬间模糊了视线。

「快!」张静提了提我脖子上的麻绳。

「嗯...」我咬着牙,笔尖虽画出一条线,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作什么,不过那群囚犯注意到我。

「阳痿男真的在画了!」

他们笑到前俯后仰,我的手严重发抖,无法再继续。

「喂,妳的北鼻在画妳,快点看着他,现在的表情很棒。」清良还把诗允的脸转向我。

「不...好羞...别看我...」她耻红脸啜泣。

「干嘛害羞啦,妳的北鼻丈夫很努力在画妳呢...」

「快点动笔!」那变态肌肉佬又再紧迫盯人。

我眼睛看着被固定动弹不得的妻子,笔尖毫无概念乱走,原以为画出来是谁也看不懂的涂鸦,但当我瞥见画纸,惊觉图中以妻子为蓝图的女主耻态,已有八分轮廓,俨然职业级的水準。

「哇!阳痿男很会画内,没想到你老二不行,画图还画得不错内!」那些囚犯纷纷围过来看。

「我不...我怎么会?...」我吓到想丢笔,从小画图就是我最弱的项目,眼前这些出自我的手,打死我都不信?

「不许停,继续!」

直到张静又催促,我才看见原来手腕被一双筷子夹住,虽说动是自己在动,但那双筷子却十分巧妙控制着它,一条条生动的黑线,就这么在纸上跃然成形。

「妳要完全忘记羞耻心,妳的北鼻老公才能画出好作品...」韩老闆淫笑对诗允说,同时双手分别拿着润滑油跟长长的珠串棒。

「不...不要这个...我...不可以...」她羞乱摇头,显然知道那畜生要她作什么。

不止她,我也一点都不陌生!那根珠串棒,可说是让她堕落的始源。

当时在我家,涂海龙跟另外两个无赖,就是把那条东西插在她屁眼,要她自己像母狗一样摇晃尾巴,还规定她数摇几下。

犹记得我带着喆喆,拉开落地窗目睹那一幕,至今都还血淋淋深刻脑叶!

「别害臊啦,很爽的,我们都看过妳在客兄面前用这种东西的影片,连丈夫跟儿子回家,妳都还摇到无法停止,完全忘我的表情很讚喔...」清良笑嘻嘻说。

「不...不要...求求您...」她啜泣哀求,被提及那种耻态,想躲无处可躲,还要光着屁股任人观看,并由丈夫画下来,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比这更难堪的事。

至于我,已气到想把笔折断,但张静却只给我勉强能呼吸的恩泽,根本没有余力出声,而且一秒都不让我不休息。

画完第一张,囚犯们拿着传阅取乐,我面前的画架,马上又被放上一张白纸。

在我眼前,韩老闆正把瓶子高举在诗允厥起的屁股上方慢慢倾倒,浓稠的润滑液,从不鏽钢油嘴淋落在光洁的股缝。

「啊...」手腿都被固定的光臀人妻,敏感胴体一阵颤慄,情不自禁呻吟出来。

「哈哈哈,就跟妳说很舒服嘛,是不是?」清良跟那些囚犯都在取笑她。

「不...不是...哼...」她摇头否认,韩老闆中指却抠进温暖窄紧的屁眼,让她又发出失魂悲鸣。

「收缩得很利害,这样的身体,逞强是没用的...」

那老畜生一边说、手指同时「滋噜滋噜」在人妻肛门内抽送,然后「啵」一声拔出来。

「呃...」桌上胴体一阵抽搐。

玩弄别人妻子的老畜生把湿漉漉的手指拿到鼻子嗅了嗅,露出很满意表情:「嗯,没有臭味,自己浣肠浣得很乾净,真听话...」

她伏在长桌上激喘,两片蜜臀控制不住抖颤,股缝跟臀壁全是油腻光泽。

韩老闆换拿起肛珠条,珠子由大到小,第一颗像鸡蛋一般,抵在已经兴奋扩张的油亮肛圈上。

「唔...嗯...」她喘息变得激烈,就算不愿意,但身体俨然已记起那种羞耻却戒不掉的快感。

「很想要对不对?」

「嗯...」她摇头否认。

「哼!真爱撒谎,看妳的身体会不会诚实一点...」

那老畜生将硕大的肛珠往前挤,在润滑油滋润下,小小的括约肌缓慢却很顺利的张开。

「嗯...哈...」长桌上的人妻一阵辛苦娇喘,兴奋的尿水已经在渗漏,滴滴答答打在铁皮桌面。

「干!在漏尿!」

「恁娘勒!好刺激...林北快冻没条了!」

「真会发情!难怪叫母畜...」

那群囚犯亲眼目睹清纯的人妻这种强烈的生理反应,都瞪大眼亢奋不已。

「阳痿男有在画吗?」有人又不放过我。

「嘿喔!阳痿男快画下来,要把老师用珠子塞你正妹妻子屁眼,还有你正妹妻子正在漏尿都画出来才可以!」

我憋红脸作无声的反抗和拒绝,但张静可不允许我这么做,透过脖子上的绳圈紧缩跟用筷子夹住手腕控制,我乖乖的走笔,画出清纯羞耻的女人趴在长桌,一个老头站在她抬高的屁股后面,把一根长长的珠串塞进股洞,而且连在滴尿都画出来。

第二张很快就又被囚犯们拿去传阅,我面前又换了新的白纸。

我痛恨自己的懦弱没出息,却完全无法反抗张静的凌迟手段。

韩老闆将一大段珠串塞进她的屁眼,直到装不进去,约莫还有三十公分露在外头,油亮的菊花已经从裏面鼓了出来,尿珠加快从湿红耻缝滴落,跟盛接我漏尿的水桶一起叮咚作响。

「可以摇了,就像那时向海龙客兄求爱时ㄧ样摇屁股,让妳的北鼻老公将妳最下贱的样子画下来...」

韩老闆残酷下令,我的呼吸量只够活着,根本没办法作任何能表达内心愤怒的反应。

「嗯...」她摇头,但娇喘变得更辛苦,整个人一直在颤抖。

「不用忍耐啦,让自己舒服啊,不然我帮妳开始好了...」那老畜生双手抓住她两片臀瓣,往两边粗暴分开,插入珠串的括约肌露出一小片凸出的圆球,耻尿更加快渗漏的速度。

「不...呃...呃...」

「这样子很舒服吧...」

那老畜生捏着她的屁股强行抬动,插在上面的弹性珠串开始上下摇晃,敏感又被禁欲一週的身体受不了这种刺激,立刻出现严重痉挛。

「好利害!她是不是快死了...第一次见到女人抽筋成这样!」

「嘴巴长那么大还叫不出声音内!太夸张了!只会一直发抖...」

「恁娘勒!母狗发情也没有她利害...」

十几秒钟过后,她似乎才逐渐能适应这种快感,终于发出激烈娇喘。

「可以自己来了吧?」韩老闆放开她屁股。

「嗯...唔...」她整张脸红烫,没有再拒绝,羞耻地让插在屁眼的珠棒上下弯动,繫带小凉鞋裏的美丽脚趾紧紧握住。

「嗯...嗯...」

「舒服吧?舒服可以发出声音啊,不用害臊啦,妳的北鼻丈夫又不是没看过妳这样?」

「嗯...」她将脸埋在桌上,一直辛苦忍住喘息。

「要看着北鼻丈夫才行,他在画妳啊...」清良不让她逃避,硬是又将她转向我这边。

「看,妳北鼻老公快要被勒到断气了,还这么认真在画妳,妳要更下贱才对得起他...」

「我...嗯...嗯...」她美丽的瞳孔忽而悲悽、忽而迷惘,屁股已经习惯了摇动那根插在肛门的珠串。

「再摇快一点,不要害羞。」

「对啊,用力摇落企,妳的北鼻不会怪妳啦!」

「让我们看看妳下贱的母狗样...」

「嗯...喔...」

在囚犯的鼓譟中,诗允更加迷乱,肛珠串愈晃愈快,两腿间的尿滴有时密集成条状洒落,铁皮桌面已积了一大滩,还从桌缘滴滴答答落在地板。

「跟北鼻说,要他好好画妳。」

「北鼻...好...好画...哈...」她不再忍声,嗯嗯啊啊呻吟,惹得那群禽兽笑声不断。

「听见没,快点画啊,阳痿男,把妳正妹妻子摇尾巴向我们求爱的样子画出来!」

「呃...」诗允似乎摇到自己高潮,拱起腰脊激烈抽搐,整条肛珠串一直在颤抖。

「怎么了吗?」韩老闆佯装关心问。

「好...好麻...」隔了好一阵子,她才勉强能说话。

「流好多汗,很热吧?把衣服脱掉好吗?」那老畜生装好心问她:「光溜溜摇给大家看。」

「嗯...嗯...」她没有回答,只是不停娇喘。

「那就帮妳脱掉啰...」

老畜生拿起利剪,先剪掉两边肩带,再从中间笔直剪开,把整件连身裙从她身上拿掉。

「哇...」

那群囚犯双目发直猛嚥口水,盯着长桌上一丝不挂的皎洁胴体。

「先让三位大爷帮母畜全身抹上油,再继续让她摇。」韩老闆提着一壶油。

清良、荣头A跟阿标三个囚犯头子,接手韩老闆的油壶,将诗淳围在中间,几个人都脱到只剩内裤,一身横肉下,裤裆高高肿起。

「先忍一下,等一下继续让妳爽嘿!」荣头A兴奋说。

其实不用他说,诗允也任人宰割,只会在长桌上哼哼娇喘。

那流氓抓住肛珠串尾巴,将它往上拉弯,桌上的赤裸人妻一声呜咽,尿条瞬间落下来。

「乖乖喔,我们要帮妳上油了...」

荣头A就这样一手抓着弯曲的肛珠串,清良在她匀称的雪白丝背倒下橄榄油。

「让老头子来吧,各位可以尽情帮母畜上油。」

换韩老闆接手肛珠串,就像提住母狗的尾巴,更彷彿是控制着快感的把手。

「嘿嘿...真好!皮肤这么滑,光摸都会冻没条...」

「对啊,一辈子没摸过这种货色,外面花钱也买不到吧?」

他们兴奋讚叹,呼吸浓浊像兽喘,六张手掌在别人妻子赤裸的胴体上抚抹揉弄。

「齁!奶头硬得好厉害...」

「真的吗?我看看!...干恁娘,真的,发情成这样...」

油液像不用钱一样,源源不断加在她身上,手掌激烈揉抚发出「啪唧、啪唧」的丰沛声音,从脖子以下都覆盖一层厚重光泽。

「啧,怎么还穿鞋,早该脱了,脚ㄚ子这么漂亮...」

阿标解开她小凉鞋的繫带,逐一脱掉双足上的累赘。

「真美、好光滑,好好摸...」他抓着ㄧ只嫩脚,倒上了润滑油。

「哼...」诗允一阵羞喘,五趾敏感地握住。

「怎么啦?放鬆啊...」阿标温柔说。

「那里...害羞...嗯...」

「哈哈哈,都脱光光趴在这裏了,摸脚也会害羞,真的好可爱啊...」

阿标更加兴奋,爱不释手对着被绑住的玉足慢慢搓油。

「那林北要另外一只!」荣头A看得心痒,跑过来佔据另一张脚ㄚ。

他们不停倒下橄榄油,粗糙大手从脚跟、足背到掌弓,甚至每根脚趾都仔细捉过,白中透粉的健康色泽多了一层光泽油亮,趾缝张开都还会牵出油丝。

被男人恣意在全身抹油的人妻,彷彿在慾火上加油,不住地娇喘呻吟加颤抖。

「好了!让她继续吧!」韩老闆见差不多才出声,不然这三只畜牲可能会继续进行到受不了,直把人在桌上强姦内射为止。

「先给她喝点水,她尿了好多...」

清良拿起韩老闆带来的餵狗水壶,将舔管送到她嘴边,她立刻舔起管嘴的圆珠,看起来已十分习惯,让那些囚犯既惊奇又亢奋不已。

喝了小半瓶水,她停止舔管子,俯在桌上娇喘。

「是不是想继续了?」阿标问她。

「嗯...」她迷乱又害羞点头的样子,让囚犯们热血贲张。

韩老闆慢慢放开肛珠串尾巴,阿标对她说:「小可爱,摇给我们看吧,我们想看妳的下贱样子!」

「嗯...啊...」她动了一下,插在屁眼的珠串就大力摇晃,闪动厚重油光的胴体承受不住快感,瞬间弓起一直颤抽搐。

「快啊!看着北鼻老公,他要画妳摇尾巴的享受表情!」

「我...北鼻...嗯...唔...」她迷乱哼了两声,滑下两行耻泪,又开始认命摇动屁股,大幅度摆晃的软棒,牵动快感神经,让油亮胴体布满兴奋汗珠。

「快点画!这个表情很棒!」

清良转过来催促我,如果他们肯给我一个要求的机会,我唯一想要的是被张静赐死,不要这么没有尊严的残喘苟活。

但现在的情况并没得选,只能努力呼吸稀薄空气,继续在画纸上作画,在张静的控制下,描绘出一张接一张妻子的耻态。

「接着呢,是真心话时间,请三位大哥大对着我们的小母畜发问吧...」张静大声宣布。

三个囚犯头子似乎和那老头已有默契,都露出了坏笑,清良绕到摇动尾巴的人妻屁股后面,伸手将摆动的软棒压住,慢慢往她光洁无毛的下腹施力。

「呃...嗯...呃...」她手脚被绑在四角,趴伏的姿势被迫弓起背,汗珠缀挂在胸下勃起的乳尖,一滴滴落下。

清良把那根软棒压弯到极限,忽然放手,整条珠串往上弹,「啪!」一声,反打在油腻腻的股缝和尾骨。

「哈...哈...」

她控制不了剧烈痉挛,连铁皮桌都在摇晃,接着就像装上电池的娃娃一样,更卖力摇动屁股,像尾巴的珠串棒激烈甩荡,在耻胯间来回拍下腹跟尾骨,声音响遍整间教室,两腿间尿水是一注一注的抖出来,不再是之前还用滴的。

「干,好利害,完全放开了!」

「对!就是要这样下贱,她的北鼻老公快点!一定要画下来!」

那群囚犯群情亢奋到高点。

但清良忽然又伸手挡住晃动的软棒,中断她无法自制的快感,分明故意要玩弄她。

「唔...不...嗯...让我动...唔...」任凭她怎么努力扭动,就是没办法让珠串棒摇晃。

「现在问妳一个问题,说出真心话才可以继续。」

果然清良又提出这种要求。

「嗯...嗯...」她仍不死心在努力,把自己弄得上气不接下气,油腻腻的屁股蛋一直在抽搐收缩,但清良就是不让她如愿。

「求求..您...让我动...」

迟迟得不到释放,她居然在那流氓面前哭泣哀求。

「先回答我们,妳喜欢搞大妳肚子的那个海龙吗?」

她瞬间像空了一样,不知道是听不懂还是答不上来。

「那个妳说强姦妳的海龙啊,妳爱不爱他?」

此时我只想大叫那畜牲住口,但更在意诗允的反应。

「我...不...」她茫然娇喘,才说了两个字,又被清良打断。

「要说实话,不诚实的话,我就不让妳动喔。」

「嗯...嗯...」她情绪显得混乱,身体在强烈颤抖。

「看着妳的北鼻老公回答...」清良把她的脸转向我。

「妳的北鼻快要断气了,死之前想知道妳的真心话,妳爱海龙吗?」

我用尽所有力气,却只弱弱踢了一下盛接自己尿的水桶。

「快回答啊!喜欢海龙吗?」清良忽然放开珠棒,那根东西「啪」一声,清脆地甩在无毛耻骨。

「呃...呃...」她在突如其来的快感中痉挛,接着又自己卖力摇动尾巴,手指脚趾都兴奋紧握。

「怎样?爱海龙吗?还没回答!」

「嗯...喔...我...不...知道...」她激烈哼喘,声音都像在呻吟。

「这个答案不行喔,爱还是不爱?看那边...」他把她的脸转到另一边,那边电视居然在播她被涂海龙抱着用火车便当干的影片。

「嗯...哈...海龙...哈...不行...」她摇得更快,甩动的珠棒「啪啪啪」打在下腹跟蜜臀,打到都红起来。

我已经快要气疯,但激动反使得肺部对氧气的需求升高,身体更是无力动弹。

「爱不爱海龙?」他们又在逼问她答案。

「爱...嗯...」她含糊回应,但却彷彿一颗炸弹在我耳边引爆。

「什么?说清楚一点!妳爱海龙吗?」」

「嗯...爱...唔...海龙...」她盯着她被涂海龙强姦的影片,完全陷入恍惚,屁股拼命摇动肛珠串,尿滴的一蹋糊涂。

「哈哈哈,真的说出来了,还说是被强姦呢!」

「阳痿男太弱了,正妹妻子被邻居干到身体跟心都出轨了!」

「刚才不是才说只爱阳痿男吗?原来只是安慰他而已,真心爱的还是有强壮鸡巴的男人嘛,那种滋味忘不了的...」

「喂!你们看,影片里面,阳痿男跟他的病儿子也在看她被那个海龙干呢!」

「啧啧!好可怜,他们父子像狗一样被拴在旁边看,地上还有吃饭的狗盆...」

囚犯们惊呼连连讨论,那段涂海龙在我家鸠佔鹊巢的日子,是我最黑暗的记忆,甚至比现在更让我想逃离。

一想到那流氓踹坏我的老二,把诗允当成他的性奴,当着我跟儿子的面天天姦淫她,她就是在那段时间加速堕落,再也回不去以前只为丈夫和儿子着想的清纯人妻...

「看着阳痿男,不对...」清良的声音把我从愤恨的思绪拉回现实,他又把诗允的头从电视方向扭到我这边。

「看着妳的北鼻老公,说给他听!」

她迷散的双眸好一阵子才聚焦,看清楚我时,羞愧和惊慌瞬间跟着泪水涌出来。

「北鼻...不...不是...」

「还说不是?」清良抓住肛珠串往上提弯。

「呃...」她马上又只剩原始的喘息。

「告诉他,妳爱海龙还是爱他比较多?」

「海...龙...唔...」她扭动屁股,努力想让肛珠在窄紧的肉洞中滑移,牵动快感神经。

「怎么办?你的正妹妻子说比较爱搞大她肚子的那个男人呢!」

我为了想表达愤怒,几乎已挣扎到油尽灯枯的地步,但外人看起来却微不足道,只像一个中风过无法动的人在无声抽搐。

「告诉我们,海龙那一次干妳干得妳最有感觉?」

「嗯...」她羞喘摇头。

「说啦,跟我们分享啊,我们想知道妳最爽的性经验啊!」

「回答我,你们那一次作得最舒服?」清良玩弄着肛珠串,油腻的肛圈一直在发抖。

「啊...射...」她张嘴说一个字,又控制不住激烈娇喘。

「射什么?说完整!」

「呜...射在...裏面...那次...」

她被弄到失魂吐露的真心话,一次比一次还要残酷重击我心脏。

「什么?第一次中出那次吗?」清良大声向她确认。

「嗯...嗯...」她点头,油亮的两片蜜臀不停收缩。

「是不是第一次射进去就受孕了?」那畜生追根究底,就是要挖出我最不想知道的妻子内心祕密。

「嗯...对...让我...摇...」她流泪承认后,哭泣乞求那畜生还她屁股摇动的自主权。

「真拿妳没办法,是不是就是这一次?」

清良要她看电视,那裏正播出涂海龙把她压在我家沙发猛干的画面,流氓结实的屁股像打桩机的马达,一下比一下猛烈冲顶,彷彿永远不需要休息。

「就是这次让妳怀孕的对吧?」清良逼问她。

「嗯...嗯...海龙...啊...麻掉了...」

她完全没有听进清良的问题,意识又被吸入涂海龙强姦她的影片中,彷彿现在那流氓的龟头正在冲撞她的子宫口。

忽然影片中那两片结实的男臀用力夹缩,紧随着一声低吼:「我...射...射了...」

「海...海龙...」诗允整个人也彷彿被暴涨肉棒撑开一样,跟着萤幕上涂海龙内射的节奏张嘴抽搐。

一条透明的爱液,从兴奋抖动的湿缝垂下来。

「快!快画!现在这样子太刺激了!」

旁边囚犯猛拍我的头。

我咿唷喔喔抗议,但没人听得出我是在表达愤怒,只以为我在说「好」。

张静提高套住我脖子的绳圈,我为了能呼吸,不得已只能继续动笔,在他的操纵下,又画出一幅妻子高潮的耻态。

「嘿嘿,你的正妹老婆,刚才说了很多真心话呢!」

「她被内射受孕时,原来你就在旁边看完全程,还被脱光光用狗绳栓住啊!」

「啧啧!你怎么还能活到现在,都没想说要自杀?」

清良、荣头A跟阿标一人一语,我瞪着他们,眼睛快喷火,但想到妻子刚才不知廉耻的样子,泪水又忍不住狂涌。

「接下来要换另一种姿势,麻烦帮我将她弄下来...」韩老闆一边交代,一边又在準备麻绳。

张静也将勒住我脖子的绳圈,暂交给其中一名囚犯代管,然后从他带来的长型背袋中,取出好几根钢管,很快组合成一座高约一米八的十字形立体架。

一组装完成,韩老闆立刻把麻绳递给他。

「不守妇道的母畜,妳受罚的样子,都会由妳丈夫亲手画下来!」

那变态老头冷冷对我妻子说,接着就开始在她洁白胴体上缠缚綑绕。

我如果说得出话,一定会帮诗允反击!因为她现在会这样,明明都是你造成的!

张静大开大阖抽绳绑结,不消多久,诗允已被绑成扎实的人粽,就像以前在办公室接受子宫颈调教时的样子,然后又在阴道和肛肠装上开穴管,再把整颗人悬吊在十字钢架下。

长年吸收女人汗液和泪水,变得黑亮发臭的麻绳,从纤细脖子绕落,形成了固定乳房和孕肚的菱格,双臂被反剪、大腿顶着胸腹跟身体紧绑在一起,一对洁白脚掌平举胸前,耻胯完全张开,小嘴也被打结的麻绳绕过,就是她现在的处境。

施绑者一点都不体恤下手的对象是孕妇,麻绳绑的又深又牢,闪烁光泽的女胴,彷彿被勒出了汁,混着橄榄油的汗珠,缀在两片屁股蛋的最底端,慢慢凝聚后往下滴。

「阳痿男,你正妹妻子被绑成这样,真让人冻没条!」

提住我脖子麻绳的囚犯兴奋不已,其他囚犯也一样嗨到不行,他们早就脱光光,每个人胯下的家伙都硬挺到在抖动!

「画啊!把她现在这样画下来给我们看!」那家伙催我动笔。

不想理他,他居然学张静把绳圈扯紧。

「唔...」我完全无法吸到空气,眼前愈来愈模糊。

就在最痛苦的时候,绳子忽然鬆了些,空气涌入肺部的感觉,顿时让我感到是世上最美的滋味。

「快点画!不然就再来一次.」那恶囚警告。

我被迫拿起画笔,用拙劣的画技对着人粽般被吊起的妻子素描。

「很乖喔,嘿嘿,阳痿男这么听话,难怪邻居男人会上了他正妹妻子,还搞大她肚子...」

我一边听这些难以下嚥的屈辱,画出来的东西可能比小学生画得还糟糕,但勉强仍看得出是一个女人赤裸被绑吊的样子。

张静重施故伎,将毛笔座放在她悬空的屁股下方,再把吊着人粽的绳子慢慢放低。

带着镜头的笔尖,伸进被穴管打开的阴道,萤幕上又显现尽端子宫颈头的影像。

诗允已经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一双惊慌的大眼睛噙着害怕的泪水。

终于针一样细的毫尖触及敏感的胎孔,她发出难以忍受的悲咽,但张静却仍持续放低绳子,让笔毛插入子宫颈,她努力想抬高屁股,却ㄧ分毫都办不到。

就算胎孔已经开始在渗出白汤,那恶劣的老头却还继续降低她屁股,平举在视线前方的净白秀气脚趾,因为肉体承受的折磨,早已快握出汁来。

唯一跟她痛苦样子相斥的,是两颗奶头高高翘起,乳晕布满了细细的汗珠,完全呈现发情亢奋的状态。

「呃...」

约莫五公分长的细毛,完全没入胎孔的瞬间,她泪湿的美眸瞬间像空掉一般,发出几声喉音后,就只剩下抽搐,乳白的胎水混着尿,和着兴奋分泌物一起从肉缝滴下来。

张静这才将高度固定,再用麻绳绑住她两根脚踝,分别拉到铁架绑牢,连脖子也套上了绳圈,防止摇晃跟动弹。

原以为这样已经是极限,那变态佬却又从口袋掏出两粒乳栓,将它们夹在勃起的奶头,再用搓细的麻绳绑住每一根脚趾,最后五根细绳转成一条,拉到乳栓繫牢。

跟脚趾牵绑在一起的乳粒,被外力拉成尖长,此刻诗允出了能发出「嗯嗯」的闷喘外,完全没有任何一丝身体自主能力,香汗不时从覆满橄榄油光泽的球状胴体滑落。

那些囚犯亲眼目睹这等变态绳技,看到目瞪口呆,丑恶的肉棒都已亢奋到极限。

张静走回来我后面,接回套住我脖子的麻绳。

「动手吧,将她受罚的样子画下来。」

我奋力摇头,要我画妻子这种样子,还不如叫我去死!

「哼!」他冷哼一声,瞬间绳圈收缩,我又陷入地狱轮迴的苦刑。

折磨我不知道多久,他终于放过我,但一样只维持我勉强能活着的程度。

「要不要画?」他再问。

这时要我作什么事,我都已经愿意,在囚犯们的大笑中,我流着不争气的泪水拾起画笔。

「这次你要自己画,要用心画到最好,如果想要敷衍,老夫就陪你玩一小时的窒息游戏!」那变态佬虽然只是冷冷说,却已让我深信不会有侥倖。

于是在他鹰眼逼迫下,我不敢苟且,一笔一笔认真画着妻子受淫刑的样子,完全没美术天份的我,最用心画图的一次,居然是那么耻辱与痛楚。

好几分钟过去,吊在刑架下的人粽,从绑好到现在都闻风不动,但我知道不是她不想动,而是根本无法动,她的口水跟泪水,早就流遍下巴、脖子和胸腹,张开的耻胯间,一条浓稠的分泌物垂下来,一头黏在地板。

「喂,阳痿男,她的奶头翘成这样,你都没画出来!」

「还有淫水啊!流到都黏在地板了,这个也要画啊!」

那些囚犯还在旁边ㄧ言一语找麻烦。

「各位,这边有毛笔,可以拿去挑逗母畜的屁眼。」韩老闆拿了几根毛笔邀喝。

诗允虽然动不了也无法出声,但听见那禽兽的话,美眸中泪花更激烈打转,她的肛门也已被穴管撑开,毛笔可以直接骚弄到最深处的直肠头。

囚犯们马上就排成一排,第一个接到毛笔的人,马上钻躺到她屁股下,将带镜头的笔尖插进被迫张大的菊花内。

萤幕马上出现直肠头在收缩的影像,笔尖碰到的瞬间,绑得像人粽的胴体只微颤了一下,那是她唯一能有的反应,但抽筋紧握的脚趾却将奶头扯长。

那家伙拿着毛笔,笔尖一直追逐急着想缩住却又合不起来的直肠头,不顾上面有孕在身的人妻已经痛苦到快休克。

「喂!阳痿男,也要画我喔!把我的老二兇猛的样子画像一点!」全裸躺在地上,用毛笔折磨我妻子的囚犯大声说。

「呃...」

忽然一声激烈喉音,整颗人粽不受控制痉挛,连铁架都在摇动,夹在奶头的乳栓硬生生被自己脚趾扯掉,足足几十秒都在无声中高潮...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