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瞑·烟花【下】(纯爱党死开)

九久小说网 2021-11-08 03:51 出处:网络 作者:MRnobody编辑:@春色满园
              瞑·烟花 作者:MRnobody 2014/10/17首发、独发于:春满四合院
              瞑·烟花

作者:MRnobody
2014/10/17首发、独发于:春满四合院


***********************************
         填坑计划第二弹完成,纯爱党请自觉退散
***********************************

好粗。。。好长。。。好大。。。好臭。。。好烫。。。

无论是在蜜穴中抽插的那根人类的鸡巴,还是在嘴里这根狗的鸡巴,都滚烫如岩浆一般,灼烧着萧寒烟残存不多的理智。

短短的几个小时,原本得天独厚的校园女神,“天火”的千金小姐,无数人趋之若鹜的萧寒烟,被迫承受了第一次的口舌侍奉,第一次的深喉口爆,第一次被男人插入开苞,甚至第一次为一条狼狗口交。原本该是令所有人欣羡的天之骄女的生活,在这一刻却如同炼狱般不堪忍受。只是。。。

“唔。。。好深。。。再用力。。。”那从被一条狗鸡巴填满的小嘴中溢出的,分明是愉悦的,满足的呻吟。那个如女神般的少女,此刻正被一个老头和一条狼狗调教的如同娼妓般放荡。

李友明没有拂了佳人的心意,粗长的鸡巴每次插入都直抵花心,抽出的时候带出一截鲜红嫩肉和滚滚白浆。这根曾经捣毁了穆瞳子宫的阳具,在药物长期的滋养下只会更加粗壮,萧寒烟的阴道虽然不如穆瞳那样浅,却是相同的紧窄。李友明的盘结老根仿佛带有无数倒刺般,让幼嫩的阴道壁完全吸附其上,每一下动作,都是带动灵魂颤动的摧残。。。

“婊子,再怎么跟老子装清纯,现在也还是浪起来了吧?”李友明一边干着,一边不忘言语上的羞辱。而他的大手,也毫不留情地重重扇在寒烟的雪臀上,留下殷红的指印。

“不要。。。”从未被人打过的寒烟甫遭痛击,本能地求饶。

“我他妈早就说过了,没有你说不要的份!”又是一巴掌扇出一波臀浪,李友明小人得志的嘴脸表露无遗。

“呃。。我。。。我要尿了。。。”别样的刺激下,寒烟在数百下的抽插中达到了高潮边缘。

李友明哪会放过这个机会,右手大拇指来到两人交合处,按住凸起的阴蒂狠狠揉捏着,鸡巴加速大力抽插,存心要给寒烟一个今生难忘的高潮。

“啊。。啊。。。啊。。。。”寒烟无法再为大毛舔鸡巴了。强烈的快感刺激的她脑中一片空白,双手本能地紧紧抱住骑在脸上的狼狗那毛茸茸的身躯。狗茎被吐出到一边,大毛不满地依旧耸动着,恶臭粗大的鸡巴就贴着寒烟的俏脸来回摩擦。

“大毛,再往前一点。”一面用右手继续揉搓着阴蒂,一面推着狼狗的屁股让它向前移动了一点。然后,粗大卷曲的狗尾被掀起,在主人的引导下,大毛曲着腿坐在寒烟脸上,把污臭的屁眼覆盖上了寒烟的小嘴。。。

“婊子,味道怎么样啊!!!”李友明又加快了速度。第一次奸淫穆瞳的时候,他和周院长就是采取这样的姿势,一边由自己的鸡巴将穆瞳送上高潮,一边让穆瞳舔舐周院长的肮脏屁眼。如今,周院长已经不在,但萧寒烟受到的屈辱更胜于穆瞳当日,那可是一条下贱的畜生啊!

“嗯。。。嗯。。。唔。。。”恶臭钻进鼻息,寒烟想要扭脸躲避,但大毛的臀部依旧快速耸动着,鸡巴贴着琼鼻快速摩擦,两个后爪牢牢地将寒烟的俏脸夹在中间,不容她有半分动作。

李友明狂暴操干的频率再次加快,他也已经到了射精边缘。不过,在那之前,必须让萧寒烟彻底的臣服!

“婊子,伸出舌头,给大毛舔屁眼!”一面肆虐着花心,老头一面强迫着少女。

“唔。。。唔。。。”无法开口,无法摇头,寒烟仅能用呜呜声代表着反抗。

“妈的!给老子张嘴!”连续十几下整根入肉的冲刺。。。

“啊。。。唔。。。”无法控制地大叫出声,却吸入一口腐臭气息,寒烟再次闭紧嘴巴。

“操!老子干死你!”强守着精关,李友明发疯般将寒烟的身体几乎压成对折,龟头犹如钻头般再次达到了一个新的深度!

“呃。。。太深了。。。不要。。。”花心几乎被干开,寒烟唯有发出悲鸣。但呼叫声中蕴含更多的,却是即将攀上顶点的浪媚。。。

“不要就算了。”李友明的龟头抵住花心,停止了抽插。

“唔。。。不要停下。。。”即将享受到绝顶快感的寒烟被老头吊在半空,焦急地挺动着屁股想要对方继续。

“乖乖地服侍大毛,老子让你爽个够。”李友明没有动作,只是提出屈辱的交换条件。

“我。。。我不要。。。啊!”拒绝声刚出口,寒烟便迎来一记直贯花心的插入。

“要不要!”

“不要。。。啊!”又是一记,寒烟感觉到,自己娇羞的子宫口,似乎一点点张开了。。。

“要不要!”

“我。。。啊!”连犹豫的时间都不给,第三次直抵心窝的操弄。。。

“要不要!”

“呜。。。”终于屈服了。。。寒烟流着泪水,伸出粉红的香舌,舐在了脸上的狼狗那乌黑腐臭的屁眼上。

“把舌头插进去!”

“呜。。。”尽管屈辱地哭泣着,寒烟还是听从对方的命令,舌尖一点点送入畜生的肛门。。。

“真乖,老子现在就让你爽!”

看到清纯少女已完全不做反抗,李友明也不再压抑,半蹲着身子,粗大的鸡巴如君临天下般自上而下地贯通了寒烟的阴道,疯狂地动作起来。

“呃。。呃。。。”舌头被畜生的肛门夹住,寒烟只能发出些不成音节的浪叫,同时本能地舔舐着眼前的肮脏肠道。

“操,你个小婊子,跟穆瞳一样都是天生贱货!”狂乱地整根插入有整根拔出。穆瞳之后,再没有女人能让李友明如此兴奋过,想到今后能将世上最完美的两个女人同时收为禁脔,他就好像吃了成桶的兴奋剂,刺激的无以复加。

“干死你!老子干死你!”从上而下的操干,肉眼几乎无法捕捉的超高速频率,此刻的李友明,仿佛一台真正的打桩机,而被开采的,就是萧寒烟神圣的花穴!

“啊。。。我要。。。死了。。。死了。。。”

“老子也来了,射死你个婊子!”

粗大的龟头终于顶开了子宫口,一股浓精潮水般灌进了从未有任何东西触及到的温热花房,圣洁的女神,在此刻彻底的被玷污了。。。

“呜。。。”但是应该感觉到屈辱的萧寒烟,却是在极度的高潮下抽噎着流出了喜悦的泪水。同时喷出的,还有阴道中爆发的花蜜浪潮,尿道中涌出的失禁尿液,以及覆盖了整张俏脸的,半透明的狼狗的精液。。。

“呼。。。”在阴道最深处连续发射了十几下,李有明终于长出一口气,小腹和阴毛已经被寒烟的潮吹喷射的湿成一片,滴滴答答地落在床单上,而高潮之际喷出的淡黄尿液更是直达胸口。前夜喝了不少啤酒,寒烟一尿便停不下来。一时间,两人一狗都安静着,室内只有水柱喷出后沿着老头身体滑落的淅淅沥沥声。

等到寒烟终于尿完,床单已经被淫水尿汁浸透,下陷成一个微黄的水坑。而寒烟就如女神般躺在其中,周身都被自己分泌的液体打湿,脸上还糊着不属于人类的下贱白浊。

“大毛!”李友明呼叱一声,长期以来早已与主人形成默契的狼狗便明白了下一步的动作。一人一狗很快交换了位置。李友明跨坐在寒烟脸上,双手抓住寒烟的脚踝举过头顶,让少女将刚刚高潮过还在漏尿流水的阴户完全挺出,同时让她用口舌清理着肉棒上的白浆。而大毛则是趴在寒烟胯间,伸出细长粗糙的舌头舔食着由阴道中滚滚而出的精液。

“唔。。。”经历那一波欲仙欲死的高潮后,微颤阴道口的敏感程度更胜平时,此时被那仿佛遍布柔软倒刺的舌头舔舐,带来的刺激不啻于再次被插入。寒烟战栗着,卖力地吸吮着那条夺去自己贞操的鸡巴,小脚丫紧握着享受着一条狗给她带来的侍奉快感。

“不行!不要!”惊觉到吃完精液的狼狗将两只前爪搭在自己的乳房上,粗大的阴茎试图破开阴道长驱直入,萧寒烟急忙惊呼。但是身躯被牢牢控制着动弹不得,大毛又在长期的训练调教中早已养成了“主人干完就该我”的惯性思维,任凭寒烟如何哀求,那条下贱的鸡巴,终于还是插入了圣洁的阴户。

一切顺从,一切屈辱,在此刻都变成了无谓的牺牲。萧寒烟,终于还是被一条狗强奸了。。。

“不行。。。太长了。。。会裂开。。。拔出去啊。。。”比李友明的鸡巴更长的狗茎,一经插入便急于向最深处勘探。以之前李老头的长度便已快要插入子宫,此刻这条鸡巴,仿佛顶着寒烟的五脏六腑向里深入,带给她挤压的痛苦的同时,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满胀感。

“好胀。。。我已经装不下了。。。别再往里面了。。。”娇声发出对方根本听不懂的哀求,寒烟从未感觉到自己被塞得这么满过。如果可以看到,想必整条阴道都被撑成一张薄膜了吧。。。

终于到底了。。。一条二十多公分的狗鸡巴,终于完全插入了一个几小时前还是处女的女神的阴道。

“啊。。。别这么着急。。。慢一点!”大毛完全插入后,便开始耸动起来。狗在性交时的频率远远快过人类,即使刚刚李友明最全力的抽插,也抵不上此刻大毛的速度。仅仅几十秒的时间,寒烟便觉得阴道被摩擦的要起火一般,麻木、滚烫、酥软。。。

“婊子,被狗干一次,以后可都不会想男人了呢。”李友明一边在寒烟嘴里抽插着鸡巴,一边观赏着淫乱美景,“自从穆瞳被大毛干了几次,她可就没办法被我操上高潮了,每次都是大毛干她前面,我干她的屁眼。”

说着令寒烟震惊的难以置信的话语,李友明仿佛在讲述一个引以为傲的故事一般。

那个女人,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

现在的自己,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一直将穆瞳当做偶像的萧寒烟做梦也没有想到,两个女人唯一的相同之处,就是会被同一个男人,同一条狗强奸。。。

“别着急,一会就让你享受那个感觉,绝对爽的你再尿出来!”

寒烟已经听不清楚李友明的话了。刚刚高潮过的无比敏感的阴户在狼狗的高速抽插下连绵不断地传来一波又一波强烈的快感,连绵不断的高潮像是海浪般将她完全淹没。。。她,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一滴液体滴在脸上,是大毛的口水。也许是因为太热,那条猩红的舌头此刻被吐出在尖尖的狗嘴外面,随着抽插操干的频率晃动着,不断滴落腥臭的津液。

寒烟不由自主地伸出香舌,将滴在嘴边肮脏液体卷进口中。。。味道很好呢。。。

她抬起头,含住了那条舌头。。。



===========================================================================


叮咚!叮咚!

门铃声响起。于娇和李建分开了吻在一起的嘴唇,疑惑地看着对方。

难道是萧寒烟又回来了?

整理好在忘情拥吻中揉的乱成一团的衣服,李建去打开了门。

“请问,萧寒烟在这里吗?”

站在门口的两个男人,一个是位穿着唐装,精神矍铄的五十岁左右的老人,另一个,是个留着长发束在脑后,目光透漏着玩世不恭的年轻帅哥。

“不好意思,她今早已经离开了。”

从没见过这两个人,想必应该是寒烟的家仆或保镖之类,李建礼貌地回应。

“方便让我们进去看一下吗?”

没有等李建回答,老人径自走进了房间。李建有点不悦,但心里没鬼,他也没有阻拦。

在客厅绕了一圈,两人走进了卧室。在那面穿衣镜前,拿在年轻男人手中的追踪器开始快速闪烁着红光。

向老人打了个眼色,年轻男子的手在镜面上触摸着,很快他就发现,这是和组织里审讯室一样的构造。

“请问隔壁住的是?”老人问于娇。

“是我们的房东。”

“那么,不好意思,打扰了。”

两个男人出声告辞。



“糟糕!”

于娇卧室发生的一切,被李友明清清楚楚地看在眼里。他意识到寒烟身上一定有巧妙隐藏的定位装置,但此刻已经不容他多想。

此刻的寒烟,刚刚被大毛干上一波绝顶高潮。狼狗粗大的茎结正卡在阴道深处,源源不断地喷涌着精液。顾不得少女和狼狗都爽的无法动弹。李友明使尽全力将一人一狗抱起,连同寒烟的衣物一起扔进了密室关上门。此时,

房门已经响起咔咔的声音——那两个男人并不准备敲门,而是要撬锁进来!

胡乱地穿上衣服,李友明刚走到门边,门已经被打开,年轻男子没有说话,直接将匕首抵上了他的咽喉。

“数到三,告诉我萧寒烟在哪,否则,你死。”老人说话了,语气如腊月寒风般阴冷。

“一!”年轻人开始计数,李友明的汗水大滴落下,对方根本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

“二!”

“在密室!”感觉到脖子已经被划破一个小伤口,李友明为求保命,只得招供。

密室里,大毛终于射完精液,从寒烟体内抽出鸡巴。但是她并未离开寒烟的身体,舌头一直在那饱满的乳房上舔舐着,眼里流露出的兽欲宣示着它还想再干一次!

“不要。。。不要再来了。。。”连续的高潮让寒烟腿脚酸软,唯有用双手支撑着身体后退。但很快,裸背靠上墙壁,退无可退。

“求求你,别再来了。。。”说着对方听不懂的哀求,寒烟的双手在墙壁上胡乱摸索,却不经意摸到一个按钮。

“穆瞳,对不起。。。”泪水滑落,寒烟按了下去。

吊在空中的女体被放下,摆成趴伏的姿势。大毛看到自己的玩物出现,欢快地跑了过去。。。



无论再怎样拖延,李友明最终还是被迫打开了密室的门。他算准大毛应该已经恢复了体力,那条狗,是他唯一的希望。。。

“嗷呜!”门忽然被打开,狼狗看到主人遇险,狂吠一声扑了过去。

只是,在门打开的前一秒,它的阴茎还深深地插在穆瞳的蜜穴里。尽管不顾一切地强行拔出,却终究是慢了一步。

早已被玩弄到脱垂的子宫被强行带出了体外,只是,被调教淫虐过无数次的身体却并不因此而痛苦,那个曾经光环无数的绝世偶像在这一下刺激中仰起头发出无声的呐喊,喷泄着花蜜达到了高潮。

与此同时,根本看不清老人何时从何处抽出一把匕首,面对狼狗凶狠的飞扑毫不慌乱,右手斜斜递出,将刀刃送进了它的咽喉。。。

寒烟刚刚手忙脚乱地穿好了衣服,看到门口的老人,哭叫着扑进了他的怀中。

“青龙叔叔,花豹哥哥。。。呜。。。”

“杀了他!”感受着怀里少女的悲恸,老人伤心欲碎,咬牙挤出三个字。

“求。。。”连求饶都来不及说出口,被称为花豹的青年第一时间隔开了李友明的咽喉。。。



“寒烟,对不起,我们来晚了。先离开这里再说吧。”青龙拍着寒烟的背柔声安慰。虽然不知道这个从小被自己视如己出的女孩刚刚经历了什么,但那恐怕将会是缠绕她一生的噩梦吧。。。

“嗯。。。”抬起梨花带雨的俏脸,寒烟应承着。

“花豹,善后。”

“等等,花豹哥哥,把你的枪借我。”青龙正准备带着寒烟离开的时候,少女忽然停下脚步回过头。

接过递来的手枪,寒烟一步步慢慢走到穆瞳面前,冰冷的枪管抵上了她的额头。

目不能视,耳不能听,口不能言。感觉到接触到硬物,那个曾出现在无数男人梦中的女孩,却只是本能地抬起头,伸出舌头舔舐起枪口。

“对不起。。。”两行清泪滑落,寒烟扣动了扳机。。。





瞑·烟花  完结








后记:

这一篇是以肉戏为主,最主要的目的,是给那些被《催眠》结局坑到不行的读者一个交代,也就是给萧寒烟一场真刀真枪的床戏——虽然貌似口味重了一点,但请读者们不要误会,我仍是那个纯爱类写手。。。

除了肉戏,本篇也交代了一点剧情。

瞑,是汉语中闭目的意思。暗示着“瞳”的消失。

烟花,则是代表着萧寒烟的花苞初放。

所以,本篇既是《盲》的收尾,也是《催眠》的前传。同时,也是对《夜深人静》情节的补充,再同时,结尾出现的青龙与花豹,也将会是我不知何时完成的作品《天火》中的主要角色。短短两万字的文章真是有很大的信息量呢。。。

无论如何,我又填了一个坑,可喜可贺。。。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