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我真没想重生啊557-558

九久小说网 2022-06-16 21:10 出处:网络 作者:porsmm编辑:@春色满园
五百五十七、和陈汉升耍无赖,你够格吗? 作者:柳岸花又明爸爸!”商妍妍弯起眼睛,喜湛湛的叫道,这对她来说没什么难度,毕竟大一时候就这样称呼了。“可以的。”陈汉升满意的点点头,气氛上来了。“爸爸~”商妍
五百五十七、和陈汉升耍无赖,你够格吗?
作者:柳岸花又明
爸爸!”
商妍妍弯起眼睛,喜湛湛的叫道,这对她来说没什么难度,毕竟大一时候就这样称呼了。
“可以的。”
陈汉升满意的点点头,气氛上来了。
“爸爸~”
商妍妍又调皮的叫了一句:“你看,我什么时候都敢这样叫,你什么时候都敢答应吗?”
“啊?······呵呵,呵呵。”
陈汉升乾笑两声,他当然不能随意答应了。
自己还没当爹呢,结果先当了同班女同学的乾爹,要是宣扬出去,2005年财大的BBS热度仅靠这条八卦就能维持住了。
“对了,你家制衣厂生意现在怎么样?”
陈汉升清了清嗓子,生硬的换了换题。
“哼~”
商妍妍看到陈汉升退缩,脸上有些小得意。
不过她很知趣,没有得寸进尺,笑着说道:“有你那200万救急,我爸说可以维持到明年开春,说不定这场行业寒冬已经过去了。”
“那就好,你这成绩也不用考研,毕业后正好去帮帮忙。”
陈汉升把音乐声音关小一点,他现在也有谈话的欲望了。
所以说,尴尬的时候不要慌,叫声“爸爸”暖个场。
“不去。”
商妍妍摇摇头:“我以前就和你说过,我的人生梦想是开一家咖啡和花店,不结婚不谈恋爱,养两只宠物就够了,唯一的要求就是离你近点,可以帮你带带孩子。”
“我操,你这个念头居然还没变啊。”
陈汉升笑了笑:“我以后肯定请保姆的啊,哪里需要你帮忙。”
“上次,你从KTV里拉出我的时候。”
商妍妍调整个姿势,身体倾斜,肩膀抵靠在真皮座椅上,目光炯炯的盯着陈汉升:“我这个念头更强烈了。”
陈汉升没有回复,眼睛一直盯着前方的道路。
“哎~”
商妍妍始终没有等到陈汉升转头,她幽幽的说道:“等到明年我爸生意稳定了,我就借钱在江陵开个咖啡花店,你以后谈生意也有个落脚的地方。”
“这又何必呢。”
半响后,陈汉升默默说道。
“我喜欢啊。”
商妍妍低下头,无意识的用手指捏着厚丝袜拉起,然后“嘣”的鬆开,一下一下弹在大腿上。
这时,奇迹出现了。
刚刚谈感情时,郎心似铁的陈汉升居然捨得转头,用余光打量着这一幕场景。
好像对他来说,还是大长腿更吸引人。
“男人啊男人。”
商妍妍哭笑不得,自己未必能拥有陈汉升的太多感情,但是肉体,说不定有机会拥有一下的。
“好看吗?”
商妍妍后仰着身子,伸直双腿说道:“喜不喜欢?”
“谑,你这就是瞧不起我了,咱可以见过大世面的。”
陈汉升嗤笑一声:“绝对不是满腿都是脑子的男人!”
这句话刚说完,车厢里突然安静下来。
半响后,商妍妍才悄悄说道:“满脑子都是腿吧。”
······
下午1点左右到达沪城青浦区,制衣基地这里依然很荒凉,只有一家制衣厂比较热闹,那就是商妍妍她家的。
流水线已经运作起来,工人进进出出的搬运布料,看来200万的确有效果。
商富荣在门口迎接的时候,对着老婆“啧啧”嘴说道:“上次是淩志,这次是路虎,要不是妍妍三番五次强调陈汉升是白手起家,我真的很难相信。”
“又有什么用。”
商富荣老婆说道:“他又不喜欢妍妍。”
“商叔叔,邱阿姨。”
陈汉升下车后,
笑嘻嘻的打招呼。
“小陈来啦!”
商富荣又恢复了以前的气质了,整齐的油头和板正的西装,胳肢窝夹个鳄鱼皮包,鼓鼓胀胀的好像塞满了百元大钞,一副有钱人的形象。
“商老闆还是帅的啦。”
陈汉升模仿沪城方言:“远远看过来,好像郭富城的啦。”
“小陈,你就别调侃我啦。”
商富荣搂着陈汉升肩膀:“我订了一个包厢,早就想带你尝尝我们当地的白灼明虾了。”
“商叔,搞点盒饭算了。”
陈汉升指了指手錶:“去酒楼吃饭太耽误时间,晚上我还有事,咱们喝酒机会多得很。”
“那······也行吧。”
陈汉升帮了那么大忙,自己一顿饭都没有请,老商心里很过意不去。
不过陈汉升今天明显有事,他就带着陈汉升去往事发地点,边走边讲述具体过程。
原来,商富荣已经悄悄完成了陈汉升的嘱託,正好周围很多家邻居都想卖地,他就挑了一块风水好,面积比较完整的圆形地皮商谈。
陈汉升也颇为满意,风水是一方面,离着马路也不远,交通和运输都比较方便。
这块地皮上面住着四户人家,前面三户都很好商量,交钱、签协议、搬家、走人,看在多年邻居的份上,双方都没有么蛾子。
哪知道第四户这里出现了问题,他们看到商富荣这样着急买地,以为奇货可居,突然不同意之前谈好的300万价格了。
“偏偏这户位置是最重要的。”
商富荣用手比划成一个圆圈:“他们家正好在中间位置,如果不搬走,原来的实心圆就变成了空心圆,影响风水不说,你也没办法在这里开厂了。”
“这户要价多少?”陈汉升问道。
“1000万。”
商富荣想起来就生气:“谈好的价格又不认了,这个老瘪三!”
“村委会呢,那边咋说?”
陈汉升要知道官家的态度。
“村委会当然也帮着劝啦。”
商富荣说道:“每卖一块地,村委会都有提成的,这样办手续更快。”
陈汉升点点头,正说着的时候,一行人已经来到地皮旁边。
果然,其他三户空蕩蕩,仅剩下最中间那户冒着炊烟在做饭。
“他妈个逼的。”
陈汉升围着地皮绕了一圈,抬起头笑道:“这家还真是最重要的,有点难搞。”
“真的难搞。”
商富荣推门而入,有个中年妇女正在水龙头下面洗菜,她看到商富荣以后,沖着堂屋喊道:“死人头,你出来一下,老商又来了。”
门帘掀开,从里面走出两个男人,中年人个头不高,秃顶地中海,脑门闪着油光。
另一个应该是他儿子,头髮蓬鬆刚刚起床的样子,看到商妍妍以后,眼睛就专门往人家下三路逡巡。
“老谢。”
商富荣也不介绍陈汉升,只是认真的说道:“今天你再给个最后底价,最低的那种。”
秃顶中年人打量着陈汉升,眼神转得飞快,透着一股机灵劲。
商富荣是不可能买这么多地皮的,很明显他给人家当了“白手套”,看来这个年轻人才是幕后买主了,所以老商才会强调底价。
“底价嘛~”
这个叫“老谢”的秃顶中年人端起瓷杯,舒坦的抿上一口,不急不缓的说道:“990万吧,这就是底价了。”
“我操你个十三点,居然就少10万?”
商富荣大怒。
老商是做生意的,吃喝玩赌什么都会,气质上也流里流气,这一生气还真是吓到了秃顶中年人。
“总之,这就是这个价了。”
秃顶中年人想起来现在是法治社会,稍稍安定下来,看着陈汉升说道:“990万。不可能少一分钱的。”
他知道陈汉升是真正的买主,不值得和商富荣生气。
“妈的,你是仙人吧,跳得还挺高。”
陈汉升笑了笑,直接说出这家在仙人跳讹钱。
秃顶中年人也不生气,这块地要是真卖了990万,别说被损两句,就是打两下都无所谓。
“做生意,大家都讲究个实价,其他人300万,你要900万,这就不是诚心想卖的。”
陈汉升掏出烟散了起来,包括那个秃顶中年人和他那个软蔫蔫的儿子都拿到一支。
“卖是可以卖,不过要按照我说的价格。”
秃顶中年人“吧嗒,吧嗒”的抽着烟。
“990万是不可能的。”
陈汉升竖起两个手指:“这样吧,我给你加这个数字。”
“200万?”
秃顶中年人一核计,这也才500万啊,远远不够格的。
“汉升。”
商富荣赶紧拉住陈汉升,再加200万溢价太多了,根本不值得。
“不是200万,20万,320万买地。”陈汉升说道。
“哈哈哈~”
秃顶中年人好像听到一个超级大笑话,还专门掀开帘子,对着自己老婆喊道:“这个小赤······小朋友320万就想买地皮,你说可笑不可笑!”
他酣畅淋漓的笑完,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噗”的吐掉嘴里的茶叶:“20万,算个毛!”
“你不要耍无赖。”
陈汉升眉眼挑动着凶光:“20万不行还能再谈谈,你这个态度,我就会让你知道,20万其实能做很多事的。”
“怎么滴,你买兇杀人啊?”
秃顶中年人掏出小灵通,作势欲拨:“信不信我马上报警。”
“随便。”
陈汉升把烟头直接丢在秃顶中年人的白色瓷杯里,立刻发出“滋滋”的响声,他无所谓的说道:“报警说我污染你一杯茶水吗?”
陈汉升说完直接走了出去,商富荣紧跟着说道:“先等等吧,总之你也不急,给点时间我和他慢慢磨。”
“我是不急,等几年都没关係。”
陈汉升解开羽绒服,双手叉着腰:“就是见不得这种傻逼。”
“什么人都有的,突然几百万横财降落头上,心态扭曲很正常。”商富荣安慰道。
“我不能受一肚子气回去。”
陈汉升想了想说道:“商叔认识建筑工程队吗?”
商富荣点点头:“认识。”
“那你给我请几辆铲车过来,老子要铲平它!”
陈汉升大声说道。
“喂,110吗?”
秃顶中年人听到后,马上打电话报警:“有人要刨掉我家啊······”
商富荣也在劝阻:“不要别意气用事,这是犯法的。”
“什么犯法?”
陈汉升嗤笑一声:“我铲自己的东西也犯法啊,先把外面的三户铲掉,只留下这一户。”
“啥?”
秃顶中年人听到也愣住了,感情不是铲自己家啊。
“我是个混子,大把时间可以消耗。”
陈汉升沖着秃顶中年人笑了笑:“我随便说几种办法,就问问你怕不怕。”
“温和点的,我就盖一座座猪圈把你家围起来,活活臭死你。”
“严厉点的,沿着你家院子建一条高墙,你以后能看到太阳,那就算我输。”
“最后一种,老子把这里改成墓地,让你家出门就见坟头!”
陈汉升狠狠啐了一口:“和我耍无赖,你够格吗?”


五百五十八、真男人就应该站在爆炸中心!
作者:柳岸花又明
商富荣听了陈汉升的话,心想这是个好办法,对付无赖的办法,只有比他更无赖才行,再加上自己和村委会熟悉,不管开猪圈还是盖房子都没问题的。
就算什么都不做,也能吓一吓这个无赖。
商富荣做生意人脉关係很广,很快就联繫了附近的建筑工程队,要求马上租赁两辆铲车。
不过与此同时,附近的派出所民警也过来了,一瞅当事人还都是村里熟面孔。
商富荣,本地制衣厂的老闆,规模也是属于前几的,巅峰的时候开宝马、进会所,也是按摩店的老熟客了。
不过,前阵子行业寒冬,青浦区除了那几家超大型的制衣企业,这种家庭作坊全部倒闭了,商富荣开始也没撑过去。
后来,商富荣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笔钱,制衣厂起死回生不说,他还四处买地皮,这些事在村里都不是新闻,据说老商只是“白手套”,他替别人收购的。
不过派出所又不是银监会,只要不产生纠纷和矛盾,他们才不会管谁在背后出资。
至于秃顶中年人,他大名叫谢敬春,绰号“谢二”或者“老谢”,一家人都没什么正经工作,偶尔在厂子里打杂挣钱。
本地人嘛,生活开支也不怎么高,家里再种点菜,一家三口已经够了。
“商老闆,怎么回事啊?”
为首一个四十多岁的民警开口问道。
这里就有一个细节,报警的明明是谢敬春,可是民警到现场后,直接问起了商富荣。
“小事,一点误会。”
商富荣掏出烟,民警看到还有陈汉升这个生人,摆摆手拒绝了。
基层民警主要以协调为主,毕竟都是鸡毛蒜皮的邻里纠纷,真有人命官司了,刑警队就会接手了,根本不用基层民警负责。
“你们也知道,我最近一直在收购地皮。”
商富荣努努嘴,指了指谢敬春的房子说道:“本来已经谈好了价格,结果快交易的时候,他突然又翻了三倍多,狗日的太没诚信了。”
“怎么,不行吗?”
谢敬春振振有词的说道:“我家的房子,我家的地,喜欢开多少钱那是我的自由,警察这也要管吗?”
“谢二,你先离我远点!”
民警下意识的撇了撇头:“口水都喷我脸上了,买卖我们不管,可你报警是怎么回事啊?”
“他!”
谢敬春指着陈汉升:“我刚才听到,他说要把我家的房子铲掉!”
“你是谁?”
民警打量着陈汉升:“身份证掏出来。”
“我女儿的大学同学。”
商富荣走过来解释道:“那个······一起帮忙看地的。”
老商说的含含糊糊,不过民警听懂了,原来这位就是背后的出资人啊,看着很年轻的,居然还是一名大学生。
民警接过陈汉升的身份证,简单登记一下号码,又把身份证还了回去。
“谈生意嘛,难免有口舌之争。”
民警提醒道:“不要放狠话,和气才能生财嘛。”
中年民警以为“铲房子”只是狠话,毕竟谢敬春做事不地道,突然翻倍要价,买家生气也很正常。
不过派出所还真不好插手,正如谢二所说,这是他的地,他的房子,开价多少是他的自由。
“好的,你们辛苦了。”
陈汉升主动伸出手握了一下。
中年民警笑了笑,看看这个素质,不愧是买得起地皮的人。
派出所了解情况后就準备收工,谢敬春不依不饶,他举着瓷杯到民警面前:“你们就这样走了啊,他还把烟头扔到我茶里了。”
“那你再换杯新的就行了嘛。

民警非常无语,“唰啦”一下把茶水全部倒掉:“谢二,你再因为这点小事报警,那就是涉嫌浪费公共资源,我就要请你去坐坐了。”
“牛逼啥。”
谢敬春摸摸自己脑袋上一点毛髮,小声嘀咕道:“没我们缴税,你发得了工资吗?”
民警听完也不搭理,基层工作遇到这种声音太正常了,总不能期待每个人都像陈汉升这样的小伙子,通情又达理吧。
“腾腾腾·····”
民警正要上车的时候,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马达声,两辆大铲车正往这边开过来。
“这什么意思?”
民警呐呐的问道。
“你看到没,铲车过来了啊,他不是说说而已啊!”
谢敬春赶紧拦在警车前面,不放他们离开。
“铲车是你的?”
警察看着陈汉升。
“昂。”
陈汉升毫不迟疑的点点头。
“我······”
民警仿佛被噎了一口气,亏得自己还在夸陈汉升“通情又搭理”呢,结果一转眼,他就真带着两辆铲车来抄家了。
“嗯,不愧是买得起地皮的人!”
民警心里又说了一遍,两句话虽然一模一样,不过含义完全不同。
第一遍,夸奖陈汉升是个儒雅随和的大学生;
第二遍,手段真狠,果然玩地皮都有一脉相承的特点。
铲车很快就过来了,工人伸出头喊道:“哪位是老闆啊,队长让我们过来干个小活。”
“我是老闆。”
陈汉升挥挥手,指着这一片地皮说道:“看到这些房子没有,全部铲平了。”
“不能铲!”
“不许铲!”
民警和谢二同时出声。
“你想做什么?”
民警严肃的批评道:“你知道冲动的后果吗,这样要坐牢的。”
谢二看到有警察撑腰,得意洋洋的说道:“你有种铲一下试试!”
“这么可爱的要求,真让人难以抗拒。”
陈汉升笑了笑,转身对民警说道:“我又不铲他家的,外面三户是我买的房子,我买的地,喜欢铲喜欢留是我的自由,警察这也要管吗?”
“······”
陈汉升套用谢敬春的句式,拿出来反击谢敬春,“以彼之道,还之彼身”的打脸,真他妈的爽快。
“这样啊。”
民警看着陈汉升:“有相关证明吗?”
“有的!”
一个30多岁的胖子从远处跑过来,这是本地的村委会主任,又是警车又是铲车的,他早就被惊动了,主任掏出文件说道:“这是购买地皮的协议複印件,陈总······咳,老商的确是合理购买的。”
陈汉升笑嘻嘻的村主任握了握手,不过没有寒暄什么,所有手续都是商富荣从中斡旋的,陈汉升只负责出钱。
现在,皮球又被踢回来了,正如陈汉升所说,这是他买的房子,他买的地,喜欢铲喜欢留是人生自由。
民警觉得有点头大,这一个小时的剧情真是跌宕起伏般翻转,头都大了。
不过,赢家好像还是陈汉升。
“开动。”
这次轮到陈汉升洋洋得意的指挥了:“给老子铲平了!”
“好勒!”
工人们看到事情尘埃落定,直接驾着铲车上前。
谢敬春一看不好,赶紧跑到前面张开双臂拦住:“你们敢铲,就从我身上······”
“我去你妈的!”
谢敬春一句话没说完,就被陈汉升双手抓住衣襟,远远的扔出去了。
“你敢打我爸!”
谢二那个蔫蔫的儿子拿起木棒就要跑过来,还没走近,就听见陈汉升大喝一声:“滚!”
陈汉升脱掉羽绒服,随意往商妍妍怀里一扔,用食指点着谢敬春儿子说道:“别动,乖乖的看着。”
大冷的天气,陈汉升只穿着一件针织衫,嚣张跋扈的举止和形象,硬生生吓的那个儿子停住了脚步。
民警也走出去,站在两人中间隔离开来,不过没有阻拦铲车的行动。
“哗啦~”
随着一户人家的大门被铲倒,后面再无阻拦,谢敬春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周围成为一片废墟。
漫天的灰尘很快飞扬起来,看热闹的人都往后退了一点,只有陈汉升仍然呆在原地,静静的注视着铲车的行动。
“这才是敢于承担的真男人啊。”
商妍妍看着陈汉升的背影,心情激蕩起伏,忍不住跑过去说道:“班长,你是我遇到过最牛逼的男人,比电影上的还酷,他们是从不回头看爆炸,可你就是站在爆炸中心啊。”
“啥玩意?”
陈汉升艰难的睁开眼睛:“我他妈是被沙子迷住视线了,看不到回去的路而已,赶快扶朕离开,咳咳······呛死爹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