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我真没想重生啊555-556

九久小说网 2022-06-16 21:10 出处:网络 作者:porsmm编辑:@春色满园
五百五十五、“王总”比“王工”更好听作者:柳岸花又明傍晚5点多,飞机落在建邺禄口机场,陈汉升带着“老中小”三人组搭车来到天景山小区,受到了胡林语和王梓博两位同志的热烈欢迎。胡林语先是和婆婆打个招呼,然
五百五十五、“王总”比“王工”更好听
作者:柳岸花又明
傍晚5点多,飞机落在建邺禄口机场,陈汉升带着“老中小”三人组搭车来到天景山小区,受到了胡林语和王梓博两位同志的热烈欢迎。
胡林语先是和婆婆打个招呼,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棒棒糖,兴奋的举到阿宁面前:“阿甯,叫姐姐。”
阿甯去年和胡林语一起呆过整个暑假,小胡还是她学习的指导老师,不过半年多没见了,阿宁有些害羞,红着小脸叫道:“姐姐。”
“哎,真乖!”
胡林语喜滋滋的应了一声,扒下糖纸送到阿宁嘴边:“拿着吃吧。”
“谢谢姐姐。”
阿宁很有礼貌,伸出小舌头舔了一下。
胡林语越看越喜欢,索性抱着阿甯上楼了,经过王梓博身边的时候,胡林语摇了摇头:“早就听说理工科大学都是直男,来看孩子连礼物都不知道买一个,下次一定要注意啊。”
王梓博一愣,等到胡林语走远,他才悄悄和陈汉升说道:“我他妈没得罪她啊。”
胡林语和王梓博,一个是沈幼楚的好朋友,一个是陈汉升的发小死党,两人见面的机会非常多,其实也勉强算朋友了,只是没有擦出火花罢了。
小胡当然是没一点坏心的,就是有些过度女权,对男人主导社会发展的风气很不满,她同时还喜欢当老师,所以看到王梓博没带礼物,于是提醒和教育一下。
“她有时候连我都啰嗦两句,不搭理就好了。”
陈汉升把行李丢给王梓博:“不过你也是,喊你过来吃饭,你就真的这么脸大,两个肩膀扛着一张嘴啊。”
“我也带了礼物啊。”
王梓博也很委屈:“只是没拿下来而已。”
两人边聊边回家,小保姆冬儿也在逗着阿宁,她知道今晚人多,特意买了很多菜。
“阿宁,看看梓博哥哥给你买的礼物。”
王梓博被误会了很不爽,他拿起沙发上的双肩包,掏出一个粉红色的芭比娃娃包装盒。
小女孩好像天性就喜欢这些玩意,虽然阿宁以前从没玩过,不过看到洋娃娃以后,注意力马上被吸引了。
只是她不敢收下,可怜巴巴的瞅着沈幼楚。
“不要看你阿姐。”
王梓博撕掉包装盒以后,把里面的金色头髮洋娃娃拿出来,霸气的塞在阿宁怀里:“这是梓博哥哥送给你的,谁都没权利阻拦!”
胡林语本来正在教阿宁数学,她发现王梓博原来早就準备好礼物了,居然还是一个洋娃娃,脸色就有些不太好看。
尤其陈汉升看热闹不嫌事大,咋咋呼呼说道:“哟,还是大洋百货的正品呐,买这么贵的礼物做啥,小孩子用棒棒糖哄哄就好了。”
“哼!”
胡林语重重的冷哼一声,她下午一直在奶茶店忙碌,根本没时间去百货超市,只能临时买了点糖果哄哄阿宁的,结果让王梓博占了上风。
她现在立刻想去买一件更贵的礼物,压倒王梓博的同时,还不必听着狗男人陈汉升的煽风点火。
“阿姐······”
虽然洋娃娃已经在怀里了,阿宁也很想玩,可她还是听话的徵求沈幼楚的同意。
“那要谢谢梓博哥哥啊。”
沈幼楚蹲下来,摸着阿宁的脑袋说道。
“谢谢梓博哥哥!”
阿宁清脆的叫了一声,小心翼翼的拨弄起来。
“冬儿,我们去做饭!”
胡林语眼不见心不烦,索性拉着冬儿去厨房忙活起来。
不过她的技术真是一般,在厨房里忙了半天,烟火缭绕好像炼丹似的,端出来的菜也仅仅是能吃的水平。
······
吃完晚饭以后,
胡林语不想回宿舍,就和沈幼楚挤在一张床上,阿宁睡在两人中间,婆婆和冬儿各睡一个小房间。
三室一厅安排的满满当当,根本不考虑户主陈汉升。
当然了,陈汉升也根本不会住在这里,晚上还要和萧容鱼打电话,在这里根本不方便的。
下楼以后,陈汉升扭扭脖子,深吸一口冷气,建邺的天空总是雾霭沉沉,就连皎月都不如山里的清亮。
不过另一方面,大城市里除了月亮以外,还有那些窗户里流溢出来的万家灯火,虽然只有指甲缝那么一丢丢,却也把城市夜晚衬的更有人间温度。
“你好像懂计算机的吧。”
陈汉升突然说道:“以前看你吹嘘黑客什么的,懂编程吗?”
“懂一点,怎么了?”
王梓博看到陈汉升比较认真,他也没敢吹牛逼。
“找点事给你做做。”
陈汉升说道:“以后呢,果壳电子需要一套多人线上办公的内部程序,容升律所需要网络安全防护系统,遇见奶茶店需要一个点单和收银系统,我想着找别人设计,这个钱还不如给你赚。”
“我收你钱做什么。”
王梓博摆摆手:“我妈得骂死我。”
“如果单单是你的话,我就不给钱了。”
陈汉升递过去一支烟:“不过一个人速度太慢了,你得拉上几个同学一起做,他们总要给钱的吧。”
“到时真做出名堂了,你也开个软件网络小公司,说不定边诗诗就更好追了。”
陈汉升拍拍王梓博肩膀:“员工也不用多,十个左右就够了,再多以你的能力也控制不住。”
“真的可以吗?”
其实员工多少无所谓,就是王梓博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也能当老总?
“为啥不行。”
陈汉升嗤笑一声:“王总这个称呼,远比王工好听吧。”
王梓博听了也在笑,建邺理工大学的毕业生基本都是工程师,自己如果毕业了,不出意外那也是一枚“王工”。
“明年回来以后,那就先尝试一下奶茶店的点单和收银系统吧,不过速度要快,奶茶店扩张不需要门槛的,你们不能拖后腿。”
陈汉升说完正事,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个电话:“你下午反省的怎么样啊,好好好,我先联繫的,我是小狗,汪汪汪。”
“今天我做了什么啊?”
大概是小鱼儿在那边询问,陈汉升抬起头,声音没有一点变形,理直气壮的说道:“那当然是上午睡觉,下午打游戏,刚在食堂吃了晚饭,準备去义乌小商品城打游戏的······”
两人走到公交车站台,陈汉升笑嘻嘻的和王梓博告别:“王总,再见!”
王梓博第一次被人这样称呼,他很不适应,尤其站台附近还有别的女大学生,她们好奇的看了一眼王梓博。
不过上了公交以后,王梓博自己也在默默的嘀咕:“王总,王总,好像的确比王工好听啊。”
车窗玻璃上,倒映出一张想笑又不敢笑的质朴脸庞。


五百五十六、叫声“爸爸”热热场子
作者:柳岸花又明
隔天便是新的一周,上午陈汉升跟着室友去了教室,这个月26号就是期末考试,考完就放寒假了。
所以,基本上所有科目课程已经结束,今天的《社会管理实践》也是本学期最后两节了。
任课老师大概也没有讲课的欲望,打开电脑说道:“考试重点已经划完了,今天咱们看电影吧。”
“哗~”
听到放电影,大家立刻就不困了。
在大学课堂上放电影很正常,关掉电灯,拉上窗帘,教室里立刻变得漆黑一片又非常安静,在投影仪上看一部电影,老师和学生都比较轻鬆。
就连陈汉升也会饶有兴致的再温习一遍《肖申克的救赎》、《阿甘正传》、《拯救大兵瑞文》这类的温情或者励志电影。
不过也有一种同学,他们基本是不会看电影的,那就是班级里的考研党。
大二结束时,每个人就能确定自己是否需要考研,大三那就是刻苦和用功的开始。
一般这个时候,如果以“考研”和“非考研”作为判断标準,其实也悄然分成了两个群体。
不过有一部分考研党,大概觉得自己对未来的追求不一样,多少有些心高气傲,虽然没有直接讲出来,不过却清楚的表达在行动上。
比如:
陈汉升组织一次班级活动,他们总要请一回假,陈汉升不批准,那些人也会老老实实的参加,只不过会随身带着一本书。
未必有时间看,甚至可能玩得比谁都疯,不过他们就是表达这么一层意思——爷要考研了!
班级放电影时,他们也拿出书本複习,还经常皱着眉头左右看一看,示意电影声音太大了。
发现没人关注自己,这才悻悻作罢。
宿舍的室友聊天说话时,他们会故意戴上耳机。
戴耳机的动作一定要夸张而猛烈,这样才能体现那种不耐烦的感觉。
······
这一类考研党,上岸率其实并不高,公管二班真正考研党的也有,沈幼楚、白咏姗、陈汉升的港城老乡谭敏。
她们的付出都是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沉下心以后,根本不会在意外界的看法。
“叮铃铃。”
一节课结束以后,任课老师把电影停下来,班级里是一片伸懒腰的声音。
陈汉升和女生借了个指甲刀,漫不经心的剪指甲,还用上面自带的铁锉子打磨一下。
“咯嘣。”
有个指甲飞到旁边的金洋明桌上,他立刻嫌弃的说道:“陈哥,你就不能注意点嘛,恶不噁心啊。”
“哪里噁心了。”
陈汉升半真半假的回道:“这东西可有营养啦,泡在酒里补肾的。”
金洋明根本不信:“当我傻逼吗?”
“这是真的。”
老戴也凑过来说道:“武侠小说里就是这样写的,老六不如拿起来嚼一嚼,说不定还是甜的。”
“还可能是十三香的。”
陈汉升咧嘴笑道。
“切~”
金洋明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些什么,突然想起一件正事,他压低声音说道:“四哥,我想给冬儿买个手机。”
“她不是有个小灵通吗?”
陈汉升奇怪的说道。
“那个是她爸的,已经用了好多年了,我想给她买个新的。”
金洋明歎一口气:“不然她来了建邺,我什么都没做,怪不好意思的。”
“那就随便了。”
陈汉升无所谓说道,不过他也叮嘱一句:“你不许单独去天景山小区那边了啊,沈幼楚婆婆和妹妹过来了,不太合适。”
“我从来没有单独过去啊。”
金洋明大呼冤枉:“没有你的同意,
谁敢去啊。”
“那就好,其实冬儿每天都出来买菜的,你有空就陪着她去菜市场吧,或者约着出来逛逛街,这些都是可以的······”
陈汉升正说着,鼻子突然里闻道一阵浓烈的香水味。
大学生本来就很少有这样喷香水的,在公管二班里只有妖豔贱货商妍妍了。
小金以前被商妍妍耍过,知道这女人不是自己能hold住的,撇撇嘴找老杨吹牛逼。
“有事?”
陈汉升头也不抬,只是耷拉着眼皮磨指甲了,时不时还“呼”的吹一下。
商妍妍今天穿着白色短羽绒服,下面穿搭着一件很短的百褶小黑裙,裙子下面裹着“保暖神器”。
所谓“保暖神器”其实就是厚厚的黑色丝袜,这是爱美女性的冬天必备品,既可以保暖,又可以显示身材。
小鱼儿偶尔也会穿,不过她总是搭配着长长的羽绒服,只露出小腿以下的部份;
哪里像商妍妍这样,故意穿个小短裙,真是担心弯腰时遮不住屁股。
男人也是贱,虽然大家都知道下面还有黑色丝袜呢,不过总是按捺不住想撩起短裙看一看。
“班长,你下午方便吗?”
商妍妍款款坐在陈汉升对面,她居然也不嫌弃,随意捡起一个指甲看了看,嘴里说道:“我想回家一下。”
“我在哪里都能方便,反正学校里到处都是厕所。”
陈汉升不乐意当司机,故意装傻道:“不需要跟着你回家方便。”
“鹅鹅鹅······”
商妍妍捂住嘴巴笑了笑:“我爸刚才联繫我,他说打你电话没通,好像地皮那里有些事,有一户要价很高,不过他家位置又很重要,所以想请你去看一看。”
“这样啊,乾脆现在就去你家方便吧。”
陈汉升看了看时间,现在上午9点半左右,快去快回应该赶得上。
今晚他答应要和小鱼儿吃饭,就当是赔礼道歉了。
“好呀,就去我家方便。”
商妍妍牙齿咬着红唇,趁着沈幼楚不在意,沖着陈汉升抛了个媚眼。
陈汉升先和沈幼楚说明,有点事需要离开,晚上让她和胡林语吃饭,接着又把路虎开到教学楼下,示意背着小坤包的商妍妍上车。
商妍妍先把手放在副驾驶的门把上,眼睛一直盯着陈汉升,只要他有稍微发火的徵兆,自己就坐到后面去。
不过等了一、二、三秒以后,陈汉升没有任何反应,商妍妍这才欢呼一声,马上打开副驾驶坐上去。
商妍妍一点也不觉得卑微,自己是不能和沈幼楚比的,能够偶尔坐坐陈汉升的副驾驶,已经是偷来的欢愉。
陈汉升没那么多百转千折的心思,副驾驶好说话,也方便看腿。
商妍妍上车后,两条长腿摞在一起,左右打量一下内饰:“这辆车不便宜吧。”
“市场价快100万吧,不过这是水车,便宜了一半。”
陈汉升解释一句,发动油门开上建沪高速。
车厢里放着悠闲的音乐,陈汉升也没有刻意和商妍妍搭话,稍微打开一点窗户,吹着汩汩涌进的冷风,心情都舒畅起来。
不过商妍妍很不满意,自己好不容易和陈汉升单独相处一次,这样的机会可不多啊。
“班长,咱们之间的气氛不应该这么冷清啊。”
商妍妍气鼓鼓的说道。
“你想怎么样?”
陈汉升瞟了她一眼:“要不,你先叫声爸爸热热场子?”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