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我真没想重生啊579-580

九久小说网 2022-06-22 21:10 出处:网络 作者:porsmm编辑:@春色满园
五百七十九、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作者:柳岸花又明这场高中聚会从傍晚5点半开始,气氛一直高涨,最后一半以上的男生都喝多了。有的倚着沙发呼呼大睡;有的刚刚吐完,坐在墙角思考人生;也有几个人满脸通红的聚在
五百七十九、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作者:柳岸花又明
这场高中聚会从傍晚5点半开始,气氛一直高涨,最后一半以上的男生都喝多了。

有的倚着沙发呼呼大睡;

有的刚刚吐完,坐在墙角思考人生;

也有几个人满脸通红的聚在一起,大声嘶吼着说话。

······

其实很多人毕业后就没了联繫,甚至班级Q群里都很少出声,要说感情真没多少,不过到底是说着家乡话的老同学,再见面时两杯酒一碰,就忍不住就开始高谈阔论了。

陈汉升和王梓博也兴致勃勃的加入了这场关于“祖国统一大业、国际局势分析、边境到底有没有小规模战争”的讨论中。

至于消息来源,大家都是从不靠谱的地摊文学上获得,但是丝毫不影响讨论的热度,反而班级里有个炮兵学院的正规军校生,他就在旁边听着。

每次陈汉升这些小白询问一些内幕,军哥哥都笑着不作答。

清华超级学霸周维那边的热度也稍降,他本来话就不多,还喜欢用“嗯,啊,噢”等语气词回应问题。

当然他也不是敷衍,高中时周维话更少。

至于女生那边,也有好几个喝酒了。

好像在每个班里都有那么两三个女同学,她们成绩不是最顶尖的,长得也不是最漂亮的,但是性格里不拘小节,有一种和男生“称兄道弟”的精神。

平时在班级QQ群里最喜欢说话的就是她们几个,也非常的热心,很有路人缘。

其他女生喝饮料的时候,这些“女哥们”都是直接喝啤酒的,甚至还有喝白酒,其实也要多亏了她们,不然也不会这样热闹。

陈汉升和其中一个“女哥们”碰杯的时候,正想开几句玩笑,突然察觉到有一束眼光投向自己,陈汉升知道这是谁的,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能客客气气说一句“以后多多联繫”。

等到“女哥们”离开后,陈汉升假装不经意的抬起头,小鱼儿果不其然的盯着这边。

“嘿嘿。”

陈汉升笑嘻嘻的举起酒杯,隔空敬了一下萧容鱼。

萧容鱼竖起小拳头示威和提醒,一甩马尾辫和其他女生聊天了。

晚上八点左右,酒宴逐渐走向尾声,班长刘子瑜还安排了楼上KTV唱歌的活动。

这个时候,基本都会有一些人先离开的,班主任徐闻和几个985学霸先离开了,不过大部分同学还是留下来了,包括清华的周维。

五彩霓虹灯闪烁的包厢里,同学们分成了男生女生两个大圈子。

现在大学生都比较懵懂,只会用一个骰子比较大小,更有趣也更複杂的“五个六、七个四、斋”只在酒吧里流行。

大部分男生在这样的情况下都是聊天,因为他们对自己的声音没有自信,尤其还有漂亮异性的情况下。

比如王梓博,他仍然拉着同学辩论“解放军收服台湾到底需要几天”这种话题,所以谁在上面唱歌,他们根本不在意,只会在别人演唱结束的时候,随波逐流的跟着鼓鼓掌。

如果是陈汉升这种熟悉的死党,王梓博就会跟着起哄,起哄完了又有点羡慕。

其实王梓博内心里,他也很渴望像陈汉升这样没脸没皮,明明唱的和驴在嚎叫,偏偏就能站在话筒面前深情的表演,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别人的看法。

“我怎么样才能像小陈那样放得开呢?”

王梓博拿起啤酒灌了一口,每次在这种场合,自己就好像凑数一样,完全没有半点参与感。

“小鱼儿,你要不要和陈汉升来首男女合唱?”

有个女生这样提议了。

“好啊。”

萧容鱼落落大方的从座位上站起来,挑选了一首任贤齐和杨千嬅的《花好月圆夜》。

这首歌目前是KTV里最流行的合唱金曲,甚至以后十多年都很风靡。

“就在这花好月圆夜,两心相爱心相悦,在这花好月圆夜,有情人儿成双对······”

小鱼儿声音可比陈汉升好听多了,不过她一点也不嫌弃陈汉升,尤其唱到副歌的时候,她还甜甜的一笑,主动牵起陈汉升的手。

后面的男同学眼神里都非常羡慕,包括周维。

谁说学霸就没有青春期的暗恋,不过高中就是这样好,如果成了遗憾了,男生们也只会放在心里。

也许多年以后,他们会想起曾经喜欢过高中校花,可是校花却倾心于一个没有什么特长的痞子。

······

时间超过9点半,同学们的家长开始电话催促了,提醒他们早点回去。

虽然大三已经成年,可是在父母看来,只要还在读书就是孩子,就连梁美娟都打电话询问陈汉升喝多了没有。

萧容鱼就更夸张了,老萧的电话都打到了陈汉升手机上了。

“萧叔你放心,我一定亲自把她送回家,你不用来接的······”

陈汉升走到萧容鱼面前拎起包:“走吧鱼主任,再不走你爹就要过来了。”

“别乱叫!”

小鱼儿轻轻拧了一下陈汉升,开始和班长和同学们告别。

萧容鱼一站起来,稀稀拉拉一堆人都要走,刘子瑜索性宣布聚会到此结束,大家一起离开。

走出KTV已经快10点了,街面上非常的宁静,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几乎没有行人,只有橘黄色的路灯在清冷的寒风中伫立。

“还是荒凉啊。”

陈汉升撇撇嘴,这要是在建邺,晚上10点钟的夜生活刚刚拉开序幕,哪里像这种苏北小城市,过了10点大家都钻被窝了。

“噹啷~”

陈汉升手里本来拿着啤酒易拉罐,几口喝完以后,突然一脚就把易拉罐高高的踢起,落在地上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响声,也吓坏了正在告别的班级同学。

不过,大家看到“肇事者”是陈汉升以后,全部苦笑一声,有女生还抵了抵萧容鱼:“陈汉升高中时就很皮,大学以后还是一样啊。”

“小陈!”

萧容鱼瓜子脸红了一下,叉着细腰怒视陈汉升。

陈汉升浑不在意的挥挥手,结果又拉上王梓博去踢易拉罐了。

萧容鱼只能无奈的摇摇头,继续在“噹啷,噹啷”的噪声中说话。

周学霸眉头皱的更深了,今晚他喝了两罐啤酒,到现在也没想明白,考面对陈汉升这样的痞子,自己到底输在了哪里?

可惜这注定只是一场暗恋,大家告别后就彻底散开了,下一次再见面也不知是何年何月。

周维转头看了看,萧容鱼正亲密的挽着陈汉升,两人一路走一路说笑,他们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很长,好像是大写的“幸福”二字。

“哎!”

周学霸心里歎一口气,也默默的走回家。
十年以后,当周维这一代人工作或者结婚以后,坐在电影院里看着《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女孩》、《左耳》、《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这些电影,内心一定是无比的唏嘘。

五百八十、那些可爱又要面子的父母们
作者:柳岸花又明
陈汉升要送萧容鱼回家,王梓博双手插兜跟在后面,他也不觉得狗粮难吃,总是又不是第一次。

不过还没到苍梧绿园小区,三个人远远的就看到萧宏伟站在小区门口,他嘴边还有一点火星燃烧,小区的保安队长在旁边陪着说笑。

本来老萧有些不耐烦的应付,眼睛一直眺望着马路,等到陈汉升和小鱼儿两个身影出现以后,老萧的肩膀很明显松垮下来,也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保安队长聊天了。

小鱼儿超过10点没回家,“女儿奴”老萧已经坐不住了,要不是陈汉升也在场,他早就去接闺女了。

“萧叔,在这里等了好久啊?”

走近了以后,陈汉升笑眯眯的问道。

“没等。”

萧宏伟举了举手上的烟头:“在家里抽烟影响你吕姨,我就主动下来抽烟而已。”

大概还有保安这些外人在,可爱的老萧同志觉得自己一个实权部门领导,眼巴巴的在小区门口等女儿,传出去有些折损威名,还故意装着不承认。

“萧局,您不就是在等女儿嘛。”

可是保安队长太实诚,居然无情的戳破了这个谎言:“您都盯着马路多久了,快20分钟了吧。”

“······咳!”

老萧乾咳一声:“班级聚会结束了啊,那你们就先上去吧,我再抽根烟的。”

“结束啦。”

萧容鱼乖巧的说道:“我们也在这里等着吧。”

“哎呀,外面多冷啊,那爸爸不抽了。”

老萧马上就把打火机塞回口袋:“一起上去吧。”

“萧局慢走。”

保安队长客气的告辞,儘量想给小区里的“大人物”留下深刻印象。

萧宏伟点点头不说话,反倒是陈汉升专门弹出一根中华烟,甩给了保安队长:“辛苦辛苦啊。”

保安队长接过以后,对着陈汉升殷勤的笑了笑。

老萧看了一眼,不过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关心的问着小鱼儿“想吃什么水果,爸爸可以帮着削皮······”

回家以后,萧宏伟和萧容鱼自然不会有任何拘束心里,陈汉升也不懂啥叫客气,只有王梓博突然有些紧张。

以前小时候读书,每个人似乎都有“粪土当年万户侯”的豪迈气概,那时,不要说萧宏伟一个公安局副局长,就算是港城市长都不放在眼里。

不过接触社会以后,这才逐渐发现,原来地市的公安局副局长这么牛逼啊。

尤其小鱼儿家里的装修虽然看着典雅清淡,不过还是能在细微处瞧出花钱的痕迹,再加上吕阿姨清清冷冷的气质,家庭条件最普通的王梓博有些不太自在。

“小陈。”

陈汉升换好拖鞋正好去客厅,王梓博突然拉了他一下,指着鞋柜悄悄说道:“没男拖鞋啦。”

“没拖鞋,你和我说个屁啊。”

陈汉升忍不住笑道:“要和吕姨说啊,让她给你拿双新的。”

王梓博犹豫了一下,结结巴巴说道:“你更熟悉,你帮我说吧。”

“······我真他妈的服了!”

陈汉升无语的摇摇头,他也懒得说,直接把脚上拖鞋踢给王梓博,自己就赤着脚走向客厅。

陈汉升赤着脚,还真没人会说什么,王梓博赤着脚,说不定吕玉清就要皱眉了。

萧奶奶已经切好了哈密瓜放在玻璃茶几上,每块上面还插着牙籤,陈汉升也没谦虚,他今晚喝了酒,嘴里正有点乾燥,一个人“稀里哗啦”的干掉大部分哈密瓜,最后才想起来还有王梓博。

“你吃不?”

陈汉升端过去,示意王梓博尝几口。

“不用,不用。”

坐在沙发尾端的王梓博瞅了一眼诱人多水的哈密瓜,嗓子里咽了一口唾沫,笑着摆摆手拒绝道。

当然王梓博也很渴,不过性格里不自信的那一面,在这样的环境里被放大了,所以刚才不敢提要求新拖鞋,现在也不好意思吃水果,总觉的会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其实他完全想多了,萧宏伟和吕玉清两口子只把王梓博看成“女儿和女婿”的高中同学,并不会太关注他。

“不吃拉倒。”

陈汉升默默嘀咕一声,他自己全部吃完后,抽出纸巾边擦嘴边和萧容鱼说道:“我明天要去建邺了,你开学那天我儘量回来接你,接不了的话你就让萧叔送一下。”

“啊?”

小鱼儿正在看电视,马上转过身子问道:“为什么这么早?”

“公司有点事。”

陈汉升打了个饱嗝:“我必须提前回去。”

“新世纪的事情吗?”

萧容鱼追问。

陈汉升也不说清楚,只是点点头:“的确和新世纪有关。”

“噢。”

小鱼儿闷闷的答应了,总之她只要和陈汉升分开太久,心里就有点不高兴。

“汉升又开公司了?”

萧宏伟也很好奇,火箭101好像破产才几个月啊,他又找到路子了?

“小公司,正式员工还不到10个人。”

陈汉升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其实他也没撒谎,果壳现在的正式员工真的不到10个人。

“你小子就是能折腾,精力太旺盛了。”

老萧问道:“这次是哪方面的,还是快递吗?”

“电子产品这一类的。”

陈汉升又解释的细緻点:“大概是MP4和手机。”

“哦,我们也不懂这些。”

萧宏伟点点头:“总之你现在有经验了,稳住脚步不要心急,一定可以再次成功的。”

吕玉清也难得关心了几句,以她清清冷冷,甚至可以说有些“自私”的性子,主动询问已经是把陈汉升看成自家人了。

王梓博看了看这和谐的“一家四口”,心想小陈工厂都开起来了,其实对他来说,成功是必然的,只是考虑的是何时成功吧。

接下来又聊了下萧容鱼开学后去美国的準备,吕玉清想请假跟在女儿身边。

“不需要啊。”

陈汉升大大咧咧的说道:“我陪着就行了,你们何必请假呢。”

老萧还是很担忧:“听说美国那里比较乱啊。”

“这也分具体情况的嘛。”

陈汉升碾了碾手指:“美国那个地方,只有你身上有钱,哪里都是天堂,处处都是天使,没钱的话处处都是地狱,周围都是恶棍。”

“噢······”

萧宏伟有些奇怪,陈汉升对美国的定义,好像不同于现在的一般大学生。

局里有些刚毕业的小年轻,他们对美国的态度就是两个极端,一种觉得美国就是“自由的空气,甘甜的雨露,惹人怜爱的制度”,另一种就是恨不得捐工资打美国,刺刀见红的拼个你死我活。

陈汉升的态度说不上公正,不过非常的实际,这也让老萧有些放心。

“我们请假去美国其实比较麻烦,手续上很繁琐。”

老萧想了想说道:“到时再看看吧。”

萧宏伟和吕玉清都是体制内领导干部,他们出国的话审查制度会严格一点。

又坐了一会,陈汉升和王梓博起身告辞,两个大男人也不担心有人劫财劫色,匆匆忙忙跑回家里。

陈汉升开门后,发现客厅里亮着一盏壁灯,其他地方都是黑漆漆的,父母卧室的门缝里也溜出一点微黄的光亮。

陈汉升正小心翼翼换衣服的时候,梁太后突然喊道:“陈汉升吗?”

声音有些疲惫,还夹杂着有着浓浓的困意。

“昂。”

陈汉升担心被骂,赶紧答道:“妈,你还没睡啊。”

“神经病,这么晚才回来。”

梁太后果然还是骂了:“同学那么好,你不如跟着他们回家好了!”

接着,只听“嘭”的一声响,父母卧室的房门这才彻底关起来。

“嘿嘿。”

陈汉升笑了笑,为什么父母都这么嘴硬啊,梁太后明明在等着自己,偏偏要凶巴巴的表达。

想着想着,陈汉升就不知不觉哼起了黄蓉的《爸爸妈妈》。

哦嘿妈妈

那天你再次为我悄悄流下泪;

你可知道它已化作伤痛,滴滴落在我心扉;

······

哦嘿爸爸

从小就给我最多保护那个人;

你为什么总是低着头,一直的抽烟不说话;

······

哼,真是一群可爱又要面子的父母!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