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我真没想重生啊577-578

九久小说网 2022-06-22 21:10 出处:网络 作者:porsmm编辑:@春色满园
五百七十七、那年21,同学聚会,卑微如喽啰(上) 作者:柳岸花又明大年初三以后,走亲戚的活动就逐渐变少,这个时候对大学生来说,基本就进入了同学聚会+网吧游戏+通宵打牌的时候了。苦苦久等的寒假,大概就是为了
五百七十七、那年21,同学聚会,卑微如喽啰(上)
作者:柳岸花又明
大年初三以后,走亲戚的活动就逐渐变少,这个时候对大学生来说,基本就进入了同学聚会+网吧游戏+通宵打牌的时候了。

苦苦久等的寒假,大概就是为了这段快乐的时光。

其实对年轻人来说,同学聚会也远比走亲戚有意思的多。

因为同学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选择疏远或者靠近,但是亲戚不行啊,这个没得选,所以往往最后,同学之间可以成为很要好的死党,亲戚最后却反目成仇。

与此同时,果壳电子的的管理层开始陆续上班了,孔御姐初四已经回到建邺,拟定计划準备接受那些“叛变”的新世纪员工。

陈汉升参加完高中班级聚会,应该也要提前返回建邺了。

初五的上午,陈汉升还在睡觉呢,王梓博电话就打来了。

“起床没啊?”

王梓博提醒道:“今天班级聚会,你可别忘记了。”

“操,我昨晚玩电脑玩到3点!”

陈汉升起床气很大,直接在被窝里骂开了:“你这么早叫我做什么啊,聚会安排在包子铺吗?”

“我是担心你忘记了······”

王梓博也有自己的理由:“你要是忘记了,那我也不想去了,可毕业三年我还没参加过聚会呢。”

“哎~”

陈汉升歎一口气,这种班级聚会都是看“小团体”的,一般在QQ群或者电话收到班长的聚会通知后,往往都是好朋友之间先联繫,然后约好一起过去的。

当然,也有懒得搭理的。

比如,其中一个说:“聚会全是看那几个傻吊在装逼,我才不去呢。”

另一个觉得的确如此啊:“你不去啊,那我也不去了。”

······

前两年陈汉升和萧容鱼没去聚会,王梓博和另外几个女生也都没去。

今年陈汉升和萧容鱼在班长那里报名以后,小团体连拉带拽的,这次班级聚会“哗啦”一下多了十几个人。

“午饭后你过来找我吧。”

陈汉升说道:“我们约上小鱼儿还有其他同学,先找个地方坐坐,傍晚再一起过去吃饭。”

王梓博犹豫了一下:“我已经从家里出来了。”

“·····”

陈汉升在电话里沉默半响,半响后才说道:“牛逼,那你上我家吧,我还要再睡会。”

“······其实,我已经在你家楼下了。”

王梓博吭哧吭哧的说道。

“服了。”

陈汉升终于忍不住了:“这就是一次单纯的高中同学聚餐啊,你他妈以为是结婚啊,真是比刘子瑜还积极啊。”

刘子瑜就是高中时的班长,每年的班级聚会都是靠她联繫的,她目前在燕京读大学。

一般来说,苏东学子的高考首选都是建邺,除了那些可以去清华和燕大的牛逼大佬。

建邺以外,省内选择还有彭城和镇江等高校聚集城市。

如果实在“被迫”出省的话,去往燕京和沪城的比较多。

王梓博也知道自己有些过分在意了,不过他也不知道为啥,虽然很多同学在街上就能碰到,不过突然聚会了,他昨晚内心总有一股子紧张情绪。

陈汉升开门后,发现王梓博穿的羽绒服下面穿着格子小西装,头髮上面还喷着啫喱水,根根锃亮发光。

“你也太搞笑了。”

陈汉升要去拨弄王梓博头髮,王梓博赶紧用手挡住:“你先去睡觉吧,我玩会电脑。”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你以后可能都不想再参加了。”

陈汉升摇摇头走向卫生间。

王梓博的心态似乎能理解,就是聚会时担心大家把目光转移到自己身上,所以下意识的做好所有準备。

“什么意思?”

王梓博有些没理解。

“这么说吧,我这样白手起家,上过省级电视台的创业明星都不是真正焦点。”

陈汉升正在刷牙,嘴里喷着牙膏沫:“其实大家只会关注那么几个人,萧容鱼算一个、刘子瑜算一个、我们班那个考上清华的也要算一个,还有班主任老徐,我最多大概因为萧容鱼的原因,勉强算半个吧。”

“你都不算焦点吗?”

王梓博不相信,陈汉升在大学里呼风唤雨,回到在港城的同学聚会居然还要蹭萧容鱼的热度。

“高中聚会就是这样的。”

陈汉升“咕嘟嘟”的漱口,说话也嘟嘟囔囔的:“只要我们没有走上社会,你只要仔细观察,还是那些非常漂亮的、成绩特别好的、还有以前的班干部控制节奏。”

“走上社会呢?”

王梓博追问道。

“走上社会啊。”

陈汉升拍了拍自己胸口:“那你们有一个算一个,排队向陈总敬酒啦,臭弟弟!”

······

中午吃完饭,陈汉升联繫萧容鱼以后,她已经和几个同学在市区一家冷饮休闲吧里了。

“小陈,你快点行不行,真鸡把磨蹭!”

听到萧容鱼他们已经到达以后,王梓博就有点忍不住了,他性格就是这样,总觉得一帮同学已经坐在那里,自己再过去的话,心里就有一种非常被动的感觉。

“急啥,我还要拉个屎呢。”

陈汉升笑嘻嘻的说道:“慢一点才好啊,这样你的小酷头才能给所有人看见了。”

“妈的,闲人屎尿多!”

王梓博只能无奈的骂了一句,但是也得耐心的等着。

等到陈汉升全部收拾完毕,就连萧容鱼都打了两个电话过来催促了。

两人来到楼下,陈汉升也不开车,径直走出小区。

“我以为你会开路虎呢。”

王梓博有些诧异。

“不是不开,冷饮店那边人太多了。”

陈汉升解释道:“到时车上最多坐5个人,剩下来同学咋办,还不如一起走路过去。”

王梓博想了想:“好像也对。”

······

两人拦了个电动三轮车,一路上摇摇晃晃来到冷饮店门口,不过离着还有二百多米的时候,王梓博突然对师傅说道:“师傅,能不能靠边停一下。”

陈汉升多聪明,他瞬间就明白了王梓博的意图,毫不掩饰的嗤笑道:“你狗日的太真实了,坐个三轮车还担心同学看到。”

“嘿嘿~”

王梓博摸了摸自己后脑勺,付了两块钱给三轮车师傅,整理着衣服走向冷饮店。

陈汉升在路上接到了孔静的电话,聊天时忍不住放慢脚步,等到事情说完,这才看见王梓博站在冷饮店外面,傻乎乎的等着自己。

“你为啥不进去呢?”

陈汉升问道。

“我刚才看到了很多同学。”

王梓博老老实实说道:“还是你先进吧。”

“你妈的······”

陈汉升真想弄一下王梓博。

王梓博也很为难:“这里面要是刀山火海, 我肯定毫不犹豫沖进去,怂一下我是孙子,就是这么多熟人,我真有点······”

“行了行了。”

陈汉升不耐烦的打断,他知道王梓博没有说谎,前面有危险,以王梓博的秉性,他是可以为自己捨身的。

不过,这并不影响陈汉升鄙视的啐了一口,“咯吱”一声推开玻璃门走进去,冷饮店里瞬间传来一阵阵欢呼。

“哇······陈汉升终于来了啊,你居然真的把萧公主追到手了!”

“呼~”

王梓博在陈汉升背后,脸上带着笑容,心里也悄悄的松一口气。

“还好没有先进来,不然我肯定不知道说啥。”


五百七十八、那年21,同学聚会,卑微如喽啰(下)
作者:柳岸花又明
市区这家冷饮店里的一个大卡座上,满满的坐着一圈高中同学,陈汉升推门而入,十几双眼睛马上齐刷刷的看过来。

谑,这架势,难怪王梓博不愿意打头阵,还是有点小恐怖。

“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陈汉升迎着这些目光,笑哈哈的走过去。

其实大部分同学都能认识,比如谢婉秋、刘小萌和高嘉良这种经常见面的。

也有实在叫不出名字的,这就说明高中毕业后,彼此再没见过。

不过,有些男同学看见陈汉升以后,神情突然複杂起来,因为他们实在难以相信,陈汉升真的和萧容鱼在一起了。

萧容鱼那是港城一中的公主,长得漂亮,学习优秀,家庭背景又好,还会弹奏乐器。

陈汉升呢,成绩中等偏下,上过网,打过架,逃过课,最后考了一所二本。

这样的男生,感觉和萧容鱼世界差得太远了。

不过女同学就不一样了,她们要热情的多,萧容鱼身边的刘小萌特意往旁边挪了挪,招招手喊道:“陈汉升快过来,这个位置我让给你。”

陈汉升坐下来以后,注意到他和萧容鱼肩身体紧紧的挨着,萧容鱼还一脸甜蜜的和陈汉升说着悄悄话,这就表示两人感情已经很好了。

随后而来的是几秒钟的气氛安静和凝滞。

这种情况很常见,比如一帮人正说的兴高采烈,突然有个新朋友过来了,打招呼寒暄的同时,也无意中终止了正在闲聊的话题,重新落座以后,大家都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

不过很快,就有其他女生开口了。

她们自然还是好奇“陈汉升怎么追到萧容鱼的,什么时候确定的关係”等等。

“纯粹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吧。”

陈汉升笑了笑,半真半假的说道:“我们大一的时候,东大和财大是对门,所以经常在一起玩,就这样不知不觉搞在了一起。”

“呸,就知道胡说!”

这个“搞”字太难听,萧容鱼噘着嘴,轻轻打了一下陈汉升。

“哦~原来是这样啊。”

大家都点点头,高嘉良端起面前的饮料,默默的灌了一大口。

酒入愁肠,吨吨吨吨吨······

虽然他现在有女朋友了,对方家里也挺有钱的,不过又如何能比得上萧容鱼呢。

不过高中聚会有一点比较好,那就是没有强行找茬的现象,也不会有人因为嫉妒,故意去碰瓷陈汉升。

彼此父母可能都会认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偶尔假装生气的骂一句“陈汉升,你他妈真是太幸运了”,这几乎就是极限了。

大家都是邻居和老乡,装这种逼实在丢人。

场面上很快又热闹起来,另外话题也没有一直缠绕在陈汉升身上,甚至没多少人打听火箭101。

“小陈说的没错,大家没毕业前,很少关注对方拥有的社会资源。”

王梓博心里有些吃惊。

他虽然用心打扮了很久,不过没有坐在中间的资格,很自觉的坐在卡座边上,客客气气的和旁边同学打个招呼,然后礼貌的看着其他人聊天。

只有偶尔谈及“建邺理工”的时候,他才会插一句嘴。

······

一直聊到下午4点多,班长刘子瑜打电话过来召集,一帮人才走出冷饮店,三两成群的向班级聚会的地点。

从冷饮店过去的距离并不远,萧容鱼也没有顾忌,亲热的挽着陈汉升胳膊,还调皮的把冰冰凉的手掌贴在陈汉升脸上。

这个场景落在很多男生眼里,他们心里酸涩的同时,还要假装什么事没发生,佯装镇定的和其他人开玩笑。

吨吨吨吨吨······

走到酒店包厢以后,班长刘子瑜和部分同学已经等在这里了。

大家见面了又是一阵拥抱和吹牛逼,交了份子钱和签到后,开始很自觉地形成几个圈子。

首先是男生和女生泾渭分明,女生里萧容鱼是一个小圈子,大概属于“高颜值代表派”,刘子瑜是一个小核心,大概属于“公共事务管理派”。

两个圈子很和谐,偶尔凑在一起讨论化妆品和明星一类的。

男生也有两个圈子,第一个圈子只有4、5个人,他们戴着眼镜,气质文雅,交流的内容都是“考研、课题、国企offer”等比较高端的内容。

这是当年考上985的男生,很明显能感觉出来他们身上有一层淡淡的优越感。

儘管每当有其同学和他们打招呼,“985学霸”也非常客气的回应,然后扶了扶眼镜框,继续谈着这些高端的话题。

另一个圈子就比较“屌丝”了,人也更多,抽烟的也多,脸上露着“大家都懂的”神情,偶尔还爆发一阵哄堂大笑,这就是同学聚会的“开车群”了。

陈汉升和王梓博也混在里面,这边气氛热络,不像“985圈子”那样寡淡。

也有男生不忿的指着陈汉升抱怨:“老陈,为什么你可以追到萧容鱼呢,妈的太过分了!”

他们似乎是装出来的,还要生气的抢走陈汉升的中华烟,陈汉升嘻嘻哈哈的也不在意。

不过,多少真心话都是以开玩笑的方式说出来的。

······

聚会的第一波高潮是班主任徐闻到来,他的出现引起了全场轰动,大家都在鼓掌和尖叫。

说起来也很奇怪,高中毕业暑假时的那次聚会,老徐其实没有这么受欢迎,不过大家读了三四年大学了,好像对曾经的班主任突然亲切起来了,曾经的往事和不愉快都消失了。

“吁~~~”

陈汉升鼓掌的同时,甚至还乱叫和吹口哨。

老徐还是那个地中海髮型,笑着和所有同学挥手致意。

还是像高中时候一样,班长刘子瑜走过去招呼老徐,老徐也跟着刘子瑜前往女生圈子。

他正了解大家现况的时候,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一扭头是个高大的身影,脸上的笑容肆无忌惮。

“嘿,你小子啊!”

老徐笑着掏出烟散给陈汉升,他烟瘾很大,也不会说顾忌女生在场。

这些都是自己的弟子,现实情况里没有那么多矫情的讲究。

老徐指着陈汉升夸奖道:“大家都过得不错,不过你是最让我意外,首先是和萧容鱼谈恋爱,其次就是创业登上了电视台,汉升不走寻常路啊。”

老徐是个中年人,他看问题就不会浮于表面了,同时也知道“学习成绩好”和“混得好”并不划等号。

陈汉升另闢蹊径,不以成绩论英雄,以后真有可能走出自己的一条路。

“都是信手拈来的小事,不值当一提的。”

陈汉升抽烟吹着牛逼,引得其他女生都跟着娇声指责,追到了港城一中的公主还是“小事”。

看到徐闻很快抽完一支烟,正要掏第二支烟的时候,陈汉升拦住道:“老徐你要你注意点啊,小心以后得肺癌。”

徐闻真就是肺癌走掉的,陈汉升无论如何都不想看到这种情况。

说来也怪,“得肺癌”这种话要是其他人说,总是有些不太妥当,偏偏陈汉升这种性格讲出来,老徐就完全当成玩笑了。

“戒又戒不掉。”

老徐摇摇头歎一口气:“又有什么办法呢。”

“你这样的中年烟民,每年做一次X光吧。”

陈汉升提醒道:“我就不信你胸口不会闷。”

“会倒是会,只是没往心里去······”

老徐话没说完,突然酒店包厢里突然又响起了一阵欢呼。

这阵欢呼比刚才的还大声,陈汉升看了看,原来是班级里考上清华大学周维过来了。

如果说大家面对“985高校”的同学,多少还是有一点亲近感,对这种高考成绩全省前五十的超级学霸那就完全是顶礼膜拜的佩服了。

班长刘子瑜兴沖沖的走上去,大声说道:“我们班的骄傲来了,港城一中的骄傲来了。”

“哗啦啦~”

包厢里又是一阵掌声,这话真是没错。

如果说之前对老徐的鼓掌,大家还有一点戏谑成分,这次所有人鼓掌都是真心实意的。

就连徐闻都丢下陈汉升,主动走上去打招呼。

清华和燕大啊,这两所高校并不是努力就能考上的,还需要一定的学习天赋,港城一中之所以能维持“名校尊严”,除了居高不下的本科率以外,还有就是每年考上清华燕大的几十个学生在撑场子。

有时候港城一中校长出去开会,大家一开口就是“你们学校,今年考上多少个清华燕大啊?”

这就是硬指标和脸面,至于老徐为什么喜欢周维,据说当年周学霸的成绩出来后,徐闻作为班主任,年度绩效奖学金多发了一万块。

周学霸话不是很多,身材有些削瘦,他只是沖着大家点点头,默默走向985那个圈子里。

陈汉升叉腰看着,他心里也颇为感慨,这就是闪着光的简历啊,自己以后赚再多的钱,可能在世人眼里也充满着铜臭味道,可是提到“清华和燕大”两个字,那就是一种油然而生的敬佩感。

“你妈的。”

陈汉升掏出手机,打开wap上网搜寻。

现在还是2G时代,wap手机上网是最常见的方式,它的特点是速度较慢、网费较高、流量消耗比较大······

通常,那些土豪购买套餐后才敢冲浪。

萧容鱼看到自家男友正在玩手机,她就好奇的走过去瞥了一眼,发现陈汉升正聚精会神的搜寻一个问题。

“如何成为清华和燕大的客座教授?”

“成为清华和燕大的客座教授,现实里需要什么身份?”

“苏东省首富,可以成为清华燕大的经济学客座教授吗?”

······

“扑哧~”

小鱼儿忍不住笑了一下。

“你干嘛?”

陈汉升老脸一红,收起手机说道:“居然偷窥我的隐私。”

“没有呀。”

萧容鱼抿着迷人的梨涡:“小陈,你的脑回路为什么和大家不一样呢,我们刚才都在想要不要考清华的研究生,你却直接跳过了,还迂回着要成为清华的客座教授。”

“咳,反正都差不多嘛。”

陈汉升乾咳一声,心想我刚才好像忘记搜索“清华保研需要什么条件了?”

就这样胡乱吹嘘到傍晚5点半,刘子瑜招呼大家入座,这个高中班长在大学时也进入学生会了。

好像高中时的班长,大学时都会进入学生会了,无一例外。

酒宴的主座自然是班主任徐闻,他左手的位置是清华学霸周维,右手位置是班长刘子瑜。

刘子瑜旁边是萧容鱼,下面是刘小萌,后面的位置就不重要了,大家随意乱坐。

陈汉升这种开着路虎、拥有沪城的地皮、手里还有一个480亩电子厂的有钱人毫无意外的被忽略了,他和王梓博坐在一堆同学中间。

“下面,我们邀请老班讲几句话。”

刘子瑜很会来事,鼓掌说道。

“老班”就是班主任徐闻了,他也不推辞,端着酒杯站起来:“俗话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现在都三年过来了,我就发现一个事实,你们都变帅变漂亮了,只有老班我是变老变丑了。”

同学们都发出一阵善意的哄笑,老徐继续说道:“我这个年纪基本没什么追求了,不过看到以前的学生成熟了,懂事了,有的在最高学府里进修,有的当了学生会干部,有的还创业当了老闆,心里依然很感动······”

听到这句话,不少同学目光向陈汉升投来,这里能用“当老闆”形容的,也只有陈汉升了。

不过也仅此而已,看完就忘记了。

“······所以我提议,能喝酒的喝酒,不能喝的喝饮料,第一杯大家干了!”

酒席开始以后,氛围也从拘谨到逐渐放开,大三的学生已经略懂人情世故了,他们也开始互相敬酒。

老徐肯定是被敬酒次数最多的人,除此之外,周学霸当属第一。

很多同学端着酒杯或者饮料走上去,腼腆的拍了拍周维肩膀,礼貌的喝完一杯。

大学生喝酒还不会说太多的客气话,最常见的只是一句“以后多联繫啊”。

也有不少女生和萧容鱼碰杯,不过她们喝的都是汇源果汁。

至于创业大明星陈汉升,除了谢婉秋跑过来敬了一杯,其他人就是喝着。

“小陈。”

王梓博悄悄的说道:“果然没出乎你的所料啊,长得漂亮、成绩好的、还有班干部就是焦点。”

“那当然了。”陈汉升耸耸肩膀。

“你要去敬周学霸吗?”

王梓博问道。

“我不去。”

陈汉升摇摇头:“他又不能给我什么,来,咱哥俩喝一杯。”

王梓博点点头,陈汉升不去,那自己也不去了,他拎起酒瓶给陈汉升和自己倒满。

“OK!”

陈汉升刚要灌进肚子里。

“等等。”

王梓博拦住了他:“说两句话啊,要不作首诗也可以。”

“作诗啊。”

陈汉升想了想,咧嘴一笑:“那年二十一,同学聚会,卑微如喽啰。”




编辑 - 2022-06-21T21:21:02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