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久小说网

怎能忘记你

九久小说网 2022-06-24 09:12 出处:网络 作者:llllllxxxxxx编辑:@春色满园
杨宇宁是警校的大一新生,自从加入警校开始,为了锻炼自己,所以他开始每天跑步去学校。完成了在学校的加练,天已经不早了,所以他开始慢跑着往家走。
杨宇宁是警校的大一新生,自从加入警校开始,为了锻炼自己,所以他开始每天跑步去学校。完成了在学校的加练,天已经不早了,所以他开始慢跑着往家走。


一条小巷里,一个男人也在悄悄的跟随着女孩,开始女孩还没有注意他,而当女孩的视线一转时,正好跟他对视一下,发现那个人的目光透出不加掩饰的灼热,不由皱了下眉,别过目光,快速地往前走去。
当两人擦身而过时,杨宇宁扭过头看她,女孩也转头看那个男人,见他还是那副发痴样儿,瞪他一眼,哼了声:“傻b,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杨宇宁还没醒过味来,心道:“她这是骂谁呢?”
  

  突然,男青年加快脚步,快速的将女孩围了起来。
  女孩瞪着他,问道:“你,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你可不要乱来。”
  我想干什么?我当然是想干你了,男青年嘿嘿一笑,对女孩左看右看,露出肮脏的表情,说道:“这里这么偏僻,你一个人难道不害怕?哥们儿几个是想保护你。”
  说着目光扫了一下不远处的杨宇宁。
  女孩冷笑两声,说道:“你给我让开,我警告你,我男朋友很快就来了。”
  男青年笑起来,嘴张得老大,露出泛黄的牙齿来,说道:“咋地?不给我面子,臭婊子,不要给脸不要脸。不能让我们兄弟几个玩玩吗?”
  话音刚落,几个长相歪瓜裂枣的同伙一起轰然大笑。
  女孩还是第一次被人调戏,她怒道:“你快让开,你再不让的话,我喊人了。”
  男青年胸脯一挺,淫笑道:“我让,我让……”
  说完,他用胸口朝着女孩的身体顶来,女孩大声叫道:“你,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我们不想干什么……”
  男青年看了女孩高高吊带衫下高高耸起的酥胸,冷笑道:“就是想让你陪我们哥们儿几个睡一觉。”
  想到自己可能会被眼前这些流氓给轮奸,女孩吓得脸都白了,这次她是真的怕了,眼中满是惊恐,观察着路线,想要绕开对方,逃跑。
男青年反应很灵敏,立刻封住去路,嘿嘿笑道:“美人儿,别走呀,咱们再聊聊。你不是校花吗?我大号叫草鸡,嘿嘿,今天操的就是你。”
  说着,向女孩抓去。是身体却碰到了围在她身后的几个小伙子其中一个的胸口上,她吓得尖叫起来:“啊……救命呀,救命呀!”
  草鸡得意地说道:“你喊也没有用,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说着双臂张开,向女孩抱来,她“啊”地一声,狠狠踩了草鸡一脚,朝着杨宇宁的跑去。
  不得不说,高跟鞋还是相当具有杀伤力的,草鸡被那尖尖的鞋后跟给踩了一下,痛得脸色煞白,连死的心都有了,他气急败坏道:“操你妈,你们看什么看,还不把那个臭婊子给我抓起来……”
  女孩穿的是高跟鞋,走起路来,“噼啪噼啪”作响,的确是很好听,且引人注意,但是用它来跑路?只能是崴脚,摔跤,跌给狗吃屎的结果。
  没跑两步,女孩的高跟鞋就断根了,身后追得最快那人已经拉住了她的吊带裙,用力一扯,“啪”的一声,吊带裙的肩带断开了,露出里面粉红色的文胸。
  “哇……”
  女孩吓的哭了出来,跌倒了。
事情发展到了如此地步杨宇宁不出手是不可能的了,毕竟他是警校学生,经过半年多的警校训练,这几个小流氓杨宇宁还是不放在眼里的。
  

  
  杨宇宁对女孩微微一笑,女孩被杨宇宁的目光看的俏脸一红。
  对面的几个人看杨宇宁不但不理会他们,居然还和女孩对上眼了,可沉不住气了。
  “嘿,你丫活腻了?赶紧滚蛋,别你妈在这碍事,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别他妈找不痛快。”
  草鸡的话让杨宇宁听着真不是滋味,杨宇宁深吸口气,放开了内心狂扁对方的冲动!  只听“蓬”的一声,人影一闪,杨宇宁已经一拳轰了出去,先是一声令人心悸的皮开肉绽的闷响,然后“呼”的一声,草鸡的身体居然被一拳轰得倒飞了出去,“啪”的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
  赫然之间,整个小巷陷入了一阵极度的安静之中,每一个人都是目瞪口呆没有反应过来,如同凝固的雕塑一般。
  时间仿佛静止了,众人感觉到了一种让人沉重到窒息的压力,如同做梦时候被大石压住而呼吸困难的感觉。
  “啊……”
  凄厉的惨叫声终于把众人从梦中惊醒了过来,草鸡躺在地上双手鲜血淋漓的嘴痛苦得身体扭曲在了一起,几颗带着血丝的牙齿散落在地上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
  “滚。”
  杨宇宁大步走到草鸡的身边,双手暗自凝聚着力量。
  “呜呜……”
  草鸡捂住肿得像猪八戒般的嘴,含糊不清道:“打,给我打……”
  杨宇宁冷哼一声,身体猛然发力,先下手为强。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杨宇宁毫不犹豫的欺身而上,脚步灵变,拳头看似漫不经心的挥出,正好撞上了一人迎面打来的拳头。
  “蓬……”
  两只拳头一合即分,这看似并没有多大力量的一拳,却结结实实的让对方哎哟一声,身体向后翻去。
  对方彼此交换了一个心有余悸的眼神,纷纷抄起身边最为适合的家伙,木棍也好,巷边的砖头也罢,一拥而上,手里的家伙齐齐的向着杨宇宁招呼了过来。
  杨宇宁如虎入羊去,踏着碎步,快速出拳踢腿,很快,几乎快的让人窒息。
  至少在场的人里面,没人能看清楚他究竟是如何出招的,不过眨眼的几秒钟时间,那些小流氓里,就已经躺下去三个人,昏了过去。
  其他人有点儿胆怂了,毕竟他们一向都是仗着人多欺负人少,所谓单挑就是让对方单挑他们一群,所谓群殴就是自己一群殴别人一个,遇到杨宇宁这样的恶茬儿,还是第一次。
  杨宇宁很是悠闲的收住了手,站直身体,用嘲讽的眼光看着那几个小流氓,眼睛里的意思似乎是说:“你们不是对手,赶紧收拾收拾走人吧!”
  可是,这些小流氓毕眼看女孩这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就在眼前,到口的肥肉哪肯轻易吐出去?
  因此,他们虽然明显有了怯意,但是色欲熏心,还是再次涌了上来。
  这次,杨宇宁没有再留手,而是一拳一肘,都是用了全力,结结实实的让那些家伙们都挨了一下子,其中一个拿着砖头的家伙,甚至于还被杨宇宁一肘子连砖头一块儿砸在他的脸上,当即血流如注,捂着鼻子在原地哎哟不已,明显鼻梁骨断了……
  这帮家伙也实在有点儿不敢动手了,杨宇宁依旧是用嘲笑的眼光看着他们,女孩站在他身后,开始是惊愕的张大了嘴巴,然后就兴高采烈的跳着鼓掌,为杨宇宁叫起好来。流氓全部倒地,女孩拍手叫好,形式一片大好之下杨振宇放松了起来。

“小心”女孩大喊。
杨宇宁尚且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没有回过神来。一阵酸麻的感觉从身上袭来,迅速传遍了全身。一股热流从小腹之上迅速的开始向上奔腾,如大江大河滔滔不绝。
“噗!”杨宇宁喉头一甜,一大口鲜血从口中喷出。小混混也没有少做停留,全部溜之大吉了。见杨振宇受了伤,女孩叫来救护车将杨振宇送到了医院。并且和杨振宇相互留了联系方式。



一个成熟美妇举止娴雅地走出汽车,见她穿了一袭黑色的ol制服,黑色丝袜,一双细高跟鞋。丰满挺拔的酥胸,袅袅轻盈的纤腰,将她衬托得更显肌骨莹润,一派雍容华贵的气质。

原本就国色天姿的大美人,在这薄粉淡妆的点缀下,更增几分楚楚秀质,直美得让人不敢逼视。

剪裁合体的黑色ol制服紧紧包裹着她那丰膄的身体,本就丰满的显得更加高耸挺拔,制服好像是为她量身定制的,衣服自肋下突然收紧,然后至臀部放开,恰到好处的勾勒岀她那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肢,更突出了那圆润的,短裙仅及膝盖,后面高高的开叉直到圆润的丰臀处,只见她走动时双乳微颤,呼之欲出,小腹处微微凸起,两腿摆动间,前面的三角区以及后面的两片臀瓣忽隐忽现,成人的魅力展现无遗。

陈丹虹,今年已经是三十八随,但望上去却好似30多岁,仍然风华绝代、徐娘未老、风韵犹存,水汪汪的双眼有神而透着迷人风情,芙蓉玉面、眼角虽有淡淡地鱼尾纹但不减其风采反而增添了几分成熟、高雅、端庄、秀丽的中年美妇的媚态。

短裙下摆处裸露出来的玉腿包裹着黑色半透明丝袜,乳黑色的高根鞋,一切都显得那么端庄优雅,看得出来她绝对不是一般的看重自己的外在形象,美目流转,顾盼生辉。成熟美妇走动之间,柳腰款摆,丰腴肥美的臀瓣在合体的制服下,包裹得紧绷绷的,更加浑圆翘挺,两条雪白修长的玉腿随着走动从短裙开叉处裸露出来,黑色的半透明丝袜下面的肌肤十分白皙,在阳光照射下泛起暧昧之色,丰满的大腿和丝袜的花边也若隐若现,配上黑色的高根鞋,显得那么雍容华贵贤淑高雅,而且又那么性感撩人,浑身上下洋溢着成熟美妇的丰韵和风情。


宝贝儿子每天都会准时到家,就算是有事情也会提前通知她,可是今天却晚了许多,打了电话才知道儿子受了伤。陈丹虹心里仿佛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表面上仍然淡定自若,来到了医院。

“妈!”随着一阵熟悉的声音,只见杨宇宁穿着一件白色衬衣,当他微笑的出现在陈丹虹面前的时候,那鼻子、耳朵、眉毛、轮廓、线条都跟梦里的情境一样,只是陈丹虹觉得杨宇宁比他昨天看起来仿佛瘦了很多。

只见男孩俊美绝伦,脸如镌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泥,但眼里不注意表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蔑视。一头黝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颀长的桃子树花眼,布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候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颜。

“我的宝贝宁儿……你担心死我了!”陈丹虹忍不住眼眶中的泪水,紧紧的拥抱着这位每天令她牵肠挂肚的儿子,双手捧起儿子的脸庞,仔细端详了一番,仿佛这才证实杨宇宁千真万确是自己的儿子,随后一把将儿子深深地拥在怀里,光洁白腻的脸摩挲着儿子的脸,轻拍着儿子的越来越宽厚的背部,此刻她但愿时光停止流逝,永远这样抱着儿子,母子永远不分离。而杨宇宁的双手贴在陈丹虹的怀里,贴体感受着她的体温,感受着她那光洁嫩滑如缎的雪肤,双臂张开,缓缓地滑过她的肋部、背部,紧搂着她那丰腴柔软的腰身,感觉到陈丹虹全身竟然敏感一颤,随即平复如初。杨宇宁把俊脸紧贴在陈丹虹的心脏处,静静地倾听着她的脉搏律动,也感受到了她的硕大傲挺,贪婪地嗅着她那醉人的体香,“让我好好瞧瞧,看看你,怎么一下子身体就瘦这么多……”她怜惜的摸着杨宇宁的头发说道。

“放心,妈妈,没事,才一天没见而已,而且受的只是小伤,不碍事的……”杨宇宁细心地笑着安慰妈妈陈丹虹。陈丹虹此刻是那样骄傲、充实、陶醉,是啊,一个母亲有什么能比得过娇儿在怀厮磨耍娇来得充实、陶醉、满足呢?儿子顽皮的手儿抚摸着自己的身体,还不经意地滑过自己那寂寞的傲挺,那双越来越强壮的臂膀紧紧地搂着自己的腰身,竟让自己的身体敏感一颤,呵呵,儿子这双与众不同富有电力饱含魔力无限魅力的手啊不知以后要害了多少女孩!

她们两人人很快在病房的餐桌旁坐了下来。

只听到妈妈陈丹虹对着杨宇宁柔轻声的回忆着他当初小时候是如何、如何的调皮……,此时杨宇宁把玩着桌上的筷子,一不小心筷子掉到餐桌底下,当他弯身下去寻找之时,陈丹虹还忙着活在记忆时空当中。

对于心目中近乎女神的妈妈陈丹虹,林杨宇宁开始还不敢非礼窥视,他觉得那是对心目中女神的一种亵渎。可是他实在禁不住内心的躁动。这少年的双眼中此刻闪耀着光芒,在餐桌下他色眯眯地注视着他的妈妈弯曲的膝盖间…,这使他内心升起一个强烈的性兴奋,他记得从懂事以来,就深深的为一些女性的贴身物品所迷恋,尤其是妈妈裙下那双穿着黑色丝袜的美腿搭配上细跟尖头的高跟鞋,更是会令他全身欲火高涨。杨宇宁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太阳边的脉搏因刺激而加速着节拍,额头上滚大的汗珠伴随着目光探索到妈妈那裙下迷人的而慢慢滑落到脸庞,杨宇宁对于自己这种疯狂几近病态的恋物癖有着深刻的了解,但他就是无法刻制住这种冲动,而他也心甘情愿的让自己的堕落到这卑贱的嗜好中享受着别人无法了解的快感。

突然,在这有限的空间里的,妈妈似乎是有意的变换着坐姿,这使得杨宇宁清楚的看明白妈妈的那一双浑圆结实、肌肉均匀的大腿,那黑色半透明丝袜顶端装饰着实的刺绣,再往上的地方,如丝绸般发光的肌肤白晰而耀眼,精致的紫色蕾丝边内裤,与她黑色的袜带刚好形成强烈的对照。啊!多么美的悦人眼目。

林杨宇宁感觉到自己生理上疯狂的冲动着,藏在裤档里的宝贝愤怒的想要冲出牢笼似的,他忽然颤抖着举起自己的右手,恍惚间不知不觉的伸上前去想要抚摸妈妈腿上那双迷人的黑色半透明丝袜……

“宁儿啊!”他妈妈陈丹虹的声音从这张桌子上方清楚的传到他的耳朵里,“餐桌下的宝贝好不好啊?”

少年突然像从梦中被人惊醒般的坐回到他的座位上,手上摇着那只掉到地上的刀叉:“没甚么,我只是在找这个筷子。”他解释着。

“宁儿,你还好吧!”陈丹虹慈祥的关心他,“你头上为甚么流那么多汗?你没有不舒服吧?”

“没事,我很好,只是突然觉得这里热了许多……”杨宇宁红着脸说道。

“亲爱的男孩,看来你需要一双新的筷子。”妈妈娇羞妩媚地瞪了坏坏的儿子一眼。
“宁儿,你过来”陈丹虹极具温柔的召唤道。杨宇宁随即像一个孩子一样依偎在妈妈的身上,呼吸着芬芳的香水味。

“你觉得妈妈还漂亮吗?”

“当然漂亮,我觉得妈妈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陈丹虹娇躯微颤,美目之中增添了一丝怜爱之情。


杨宇宁不禁一怔,俊美的脸上微微红了一下。不等他开口说话,陈丹虹又开口道“宁儿,你不要让妈妈担心好吗?”

“好,当然好!妈妈是我一生一世最爱的的人!我以后再也不让妈妈担心了”杨宇宁信誓旦旦的说道!


陈丹虹爱怜的在杨宇宁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静,真静!可是,陈丹虹和杨宇宁都发现,自己很享受这种奇怪的沉静,有一点紧张,有一点尴尬,同时还有一点暧昧,就像情窦初开时懵懂的初恋,只是一个成熟美妇,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孩,多了一份年龄辈分上的暧昧禁忌,越发显得刺激诱人!


杨宇宁朝前凑了凑,深深地望进陈丹虹的双眼,道:“妈妈你太美了。”

每个女人都是爱受人夸的,陈丹虹也不例外,何况杨宇宁本身也长得英俊,自己对他的爱早已经超出了母亲对儿子的爱。只是她自己尚不知道而已。


杨宇宁只觉一股香气吹入鼻中,令他全身酸麻起来,一转头,映入眼中的是妈妈美丽的脸,两张脸靠的那么近,杨宇宁转头的动作令得两张嘴唇就要碰在一起了。。。。。

杨宇宁的动作令陈丹虹也吓了一跳,杨宇宁的火热的气息就喷在她的脸上,令她的脸火辣辣的红起来,自己了还能引起大男孩的兴趣,这种感觉令陈丹虹升起一种刺激感,更有一种虚荣心的满足感。。。。。。

陈丹虹是一名教师,丈夫杨志豪是一名刑警。由于杨志豪工作出色,嫉恶如仇,所以现在已经坐到了副队长的外置。随着职位的升迁,工作也更加忙碌起来,让本来就聚少离多的夫妻见面更加少了。全家上下都是陈丹虹一人在打理。随着儿子慢慢长大,杨宇宁竟然对父亲更加崇拜起来。他也想做一名人民警察,像父亲一样为民除害。虽然有理想是好事,但是陈丹虹还是为儿子担心的。由于丈夫的忙碌,儿子仿佛成了她唯一的心理依靠,眼见儿子也走上了警查这条道路,她的心理是有些惆怅的。这还没毕业,就受伤了,让他对儿子更加担心起来。
由于伤本来就不重,而且杨宇宁身体素质又好,所以只是在医院呆了一晚就回家修养了。


妈妈将手里的托盘放在床头柜上,上面有干净的毛巾和两只白色的小瓶子。

杨宇宁这才好整以暇地打量妈妈,看来她就一直没有闲下来,所以身上还穿上了的白大褂,赛霜胜雪的绝美容颜没有一丝可挑剔的瑕疵,雪白的娇颜透出淡淡红晕,清秀可人,一双剪水瞳仁,清澈若泉,那唇角微弧,喜中含笑,娴静中带有似水温柔。乌黑头发自后方梳起,盘云高挽,碧玉钗簪着的如云秀发散落在香肩两侧,如柳丝般的秀发随风飘散。碧玉钗上那颗漆黑的珍珠映衬着乌黑秀发熠熠生辉,医生白大褂制服让丰满玲珑的身体更显万种风情。
妈妈微笑着说:“这瓶子里面是白药水,效果奇好,宁儿,妈妈先帮你洗干净身子……”说着,她就过来掀杨宇宁身上的薄毯。

杨宇宁一下子慌了,口中支支吾吾地说道:“妈妈,这怎么行啊?我自己洗吧……”
杨宇宁从初中之后也偷看过许多岛国的片子,阅尽岛国春色,对男女的身体早就不陌生,但是杨宇宁至今还没有让成年女性看过自己的身子,如今见妈妈要来脱衣服,虽然说妈妈是自己的妈妈,自己从小就是妈妈给洗澡的。但是一想到现在全身都要被她看到,难免会脸红心跳,急忙极力阻拦。

妈妈微笑着摇了摇头:“杨宇宁,你身上再不洗的话,就要大臭了,你和那些臭流氓打了半天,又是汗又是土又是灰,就算身体不发臭,伤口也要上药啊。”

杨宇宁想想也是,可是当着妈妈的面脱光衣服,尽管是要上药,但心里还是害臊得很。

妈妈又说:“不要装正经了,妈妈知道你长大了,可是我们是母子还有什么这个顾忌那个顾忌的呢?……”

杨宇宁闻言更加脸红,低头琢磨:“第一次让这样貌美温柔的妈妈亲自看病,简直是太幸福了。”

妈妈掀开杨宇宁身上的薄毯,一边说:“医生已经帮你上了一次药,来,薄毯压住了。”杨宇宁配合着抬起,很快薄毯完全掀到一边,身上早就只剩下一条小底裤,古铜色的肌肤和线条分明的肌肉显出大男孩青春阳刚而又健硕的体魄。

杨宇宁有些不好意思,夹紧了双腿。

妈妈看到杨宇宁底裤撑起的小帐篷,羞红脸掩着口偷笑了一声,然后转过身将湿毛巾拿过来,细心地帮杨宇宁清洗全身的每一处肌肤,杨宇宁身上有三处伤,分别在右臂、右腿和后臀部,当清洗到伤口的时候,妈妈尽可能放轻力量,但是杨宇宁依然疼得龇牙咧嘴。

妈妈关切地说:“杨宇宁,不会很疼吧?你要是忍不住,就告诉我啊。”

杨宇宁摆出一张笑脸:“妈妈我没事,你的手好温柔啊!要是换成医院那些医生,恐怕还不行呢。”

妈妈带着和蔼的笑容说:“那当然,那些男医生粗手粗脚,一来我看你伤不重,二来我也不放心,再说医院外科医生动不动就是手术,再说,我总是帮你爸爸处理伤口,早就成了名医了。他们也不懂得按摩,杨宇宁,你转过身,妈妈要将你的底裤也脱下来。”

杨宇宁心中一热,轻声问:“也要脱?”

妈妈没有说话,粉面愈发羞红娇媚,可是明亮的眸子中带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杨宇宁见状吃力地翻转过身,朝下躺好后,就感觉到一双温柔至极的纤滑玉手摸到自己的后臀上,接着就从大腿上被脱下去。

浑身赤裸的杨宇宁,脸上的红云一下子烧到耳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在女人面前脱光过呢!好在是脸朝下,不然都要曝光了……一想到,杨宇宁感觉它正在膨胀。

略带着一丝冰凉的湿毛巾温柔地擦拭着杨宇宁的腿窝,清洗干净后,妈妈让杨宇宁别动继续保持这个姿势,她则转身拿起装有白药水的白瓷小瓶,将两种药水倒在掌心,然后将手掌覆盖在杨宇宁的后臀上,一股泌入心扉的清凉加上那温暖的手掌,让杨宇宁忘记了本有的疼痛,美滋滋地享受着娇美妈妈的按摩。他偷偷看一眼,妈妈眼中满是关爱的母子之情。

“妈妈,真是好舒服,一点也不疼。”杨宇宁赞赏道。

妈妈嗯了一声:“妈妈没有骗你吧!杨宇宁你就放心吧,多说一个星期,保你完全康复!”妈妈一边说着,一边细心的抚摸着。
此处无声胜有声,妈妈手下愈发温柔有加尽心尽力抚摸按摩,杨宇宁闭上眼睛享受妈妈芊芊玉手的温柔。

妈妈那柔滑的玉手,在杨宇宁后臀上按摩了足足一柱香时间,问道:“宁儿,感觉清爽了吗?”

杨宇宁点头,说:“妈妈的手法真好,赶得上妙手回春的神医了。”

妈妈轻笑道:“我本就学过护理,又经过你爸爸的多次陪练,早就成了名医了!”

杨宇宁感慨地说:“妈妈,你真好,我一辈子记着你的好。”

妈妈笑着在杨宇宁的后臀上轻轻打一巴掌:“臭小子,上学净学会了油嘴滑舌,又在给我送高帽子啊,好了,按摩完了,转过身子来,我帮你按腿。”

杨宇宁哎了一声,转过身来,眼见赤裸的精壮身体、坚挺茁壮的巨蟒,即使妈妈虽为人母,但此刻玉颊不由得通红,从怀中掏出香帕丢给杨宇宁:“快把你的丑东西盖起来。”

妈妈嘴里骂着丑东西,美目却忍不住窥去,差点失声惊呼出来。只见儿子杨宇宁的那根赫然已经翘的老高,就像是巨炮一样对准半空。和小时候软不耷拉相比,后的无论是长度还是直径都相当惊人,起码是老公杨志豪的两倍。尤其是那三角形的龟头,又粗又大而且黑中发红,看上去极其狰狞。

“难道……我真的对他有这样大的吸引力?还是按摩让他产生了性冲动?”

妈妈想到这里满脸通红,再看看那根比老公雄伟的多的男性象征,一颗心紧张的砰砰直跳,双腿没来由的就是一阵酸软,心里仍有一丝丝的凄楚。

杨宇宁低头看了雄壮的小弟弟一眼,不由得脸一红,刚才只顾着和妈妈说话,居然忘了,小弟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甘寂寞地抬起头竖得笔直,他急忙将那一方带着幽香的香帕盖住。

妈妈羞红着脸,将两种药水在掌心混合,然后开始涂抹在杨宇宁大腿上的摔伤处,大腿的伤比上的伤要严重,而且神经较多,稍微一碰就有彻骨般的疼痛,看来那些小混混也不是吃素的,虽然在实际上碾压,但是免不了也要受一些伤。要不是妈妈手法娴熟,动作轻柔,杨宇宁差一点就要叫出声了。

妈妈看得出杨宇宁在刻意忍着疼痛,于是她手上的动作尽可能温柔,而且还不住地和杨宇宁说话,向他打听一些学校的情况,用来分散杨宇宁的注意力。

不知不觉中,杨宇宁大腿上的摔伤已经处理完毕,妈妈放下杨宇宁的大腿,然后坐到杨宇宁身边,拿起杨宇宁的右臂搁在自己的大腿上,轻轻按揉起来。

杨宇宁感受着胳膊下面那包裹在肉色透明水晶丝袜里面极富弹性的玉腿,虽然隔着医生白大褂、里面短裙和亵裤三层衣服,但是身体那温暖光滑的感觉还是透过裙子传递过来,尤其是妈妈身上那一股幽幽的香气,薰得杨宇宁如同坠入仙境,浑身都飘飘欲仙。

直到按摩完毕后,妈妈才笑着将杨宇宁的胳膊从自己包裹在肉色透明水晶丝袜的玉腿上拿开,轻轻放在床头上:“杨宇宁,记住不要乱动受伤的手,你要是渴了、饿了,只管喊人就是了。”

妈妈站起来,擦拭额头的汗水,对杨宇宁微微一笑后,端起盛药水的托盘,转身向屋外走,当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回头对杨宇宁说:“儿子,等到晚上睡觉前,我再帮你按摩一次。”说罢,给杨宇宁留下一片温馨的回忆便走了。

在妈妈的精心照料下,杨宇宁的伤好的很快。警校也知道了杨宇宁的英勇事迹,并且要对杨宇宁进行表彰。杨志豪深深的为儿子感到自豪,于是破天荒的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参加了杨宇宁的表彰大会。
表彰大会很隆重,警校的校长亲自为杨宇宁授予奖章。授勋完毕,免不了校长与家长进行一番寒暄。当杨志豪和校长姚强握手的时候,两个人都愣住了。他们都互相认出了对方。姚强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杨志豪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但是两个人都心照不宣,表面上一团和气。

杨志豪的思绪回到了十年前。。。。。。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